心中虽然一阵嘀咕,但他还是不敢怠慢二人。

    李老爷虽然是京城屈指可数的富商,但与黄诚泰这位王爷比起来,他的地位,就显得低下得多了。

    或许他仗着国舅爷的身份,很少会有人不给他点面子,但这并不代表,他可以在京城横行无忌,得罪了朝廷命官,他一样要受到黄启才的咆哮。

    与其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,更何况,这是凌王府的事情,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了?

    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,他自己府上的事情都忙不过来,哪里还有闲功夫去管凌王府究竟是谁当家了?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他就更加不能得罪了。

    毕竟五千两的银子已经交给了他,如果因为自己一时口快,惹得他心下不快,那自己这五千两银子,岂不是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不再谈论这些零碎的琐事,李老爷带着二人径直朝着后院二院。

    当世的府邸风格,大抵是前院以供客人逗留赏玩,后院则是女眷休息所用之地,一般来说,很少会有人将客人带进后院之中去的。

    黄诚泰见到李老爷所走的方向有些正是后院,他背心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,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见过女人,只是一府后院,乃是整个府邸的禁地,别说是他只是一个凌王了,就算是圣上亲自前来,如果不得到李老爷的允许,他也绝对不能进入后院的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避嫌!

    虽然说那些女眷或许比不上皇宫的妃子们,但他们毕竟是李老爷的女眷,如果传出去的话,不仅对李老爷的名声有影响,就是自己的清誉也难以保全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进入后院之后,会发生什么事情,即使再正直的人,也会遭受他人的诟病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明哲保身的一种做法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看见武长风大大咧咧的朝着后院而去,似乎并不知道哪里是李府的后院,忍不住提醒道:“长风,咱们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有李老爷在,他后半句话不方便出口,毕竟这句话已经极为明显了,再说下去,就有些亵渎李府亲眷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微微皱了皱眉道:“是不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李老爷所选的地方是哪里,只是跟着李老爷前行罢了,至于后院的情形,武长风已经看见了,里面虽然大多都是女子,但这些人都只是坐在一起闲聊,并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进去之后,不用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出来,不会碍着那些女眷的,所以当黄诚泰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武长风有些发懵,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李老爷眼见,看出了黄诚泰的担忧,微微一笑道:“二位放心吧,这些人都是我最信任的人,二位前来的事情,他们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被李老爷识破了,自己话中的意思,黄诚泰倒有些尴尬起来,皱眉问道:“李老爷,难道就不能换个地方,非要放在后院?”

    提及后院二字时,黄诚泰的语气明显有些别扭,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有些明白过来,后院确实不是自己能够随便进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劝李老爷一番,却听李老爷说道:“那冲而起的石柱少说也有二十米高,其地基之宽阔可想而知,二位也看见了,前院均是荷塘,哪里还有地方放这样一个石柱了?”

    见两人一副要出言辩驳的模样,不等二人说出来,李老爷已经抢先一步说道:“再说了,我修石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人前炫耀,只是那些女眷哭着闹着也要弄一个那样的石柱,没有办法之下,我才会求到府上去的,至于这根石柱,如果放在前院,她们倒有些不方便了,如此一来,就有违我建造石柱的本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如此说来,黄诚泰这才明白过来,武长风来这里的目的,只是为了给李府修建石柱,至于目的,自然是要给李源难堪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说过,匠人不会再建造石柱,武长风的想法则很简单,一直造下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但能够有效的引起其他人的关注,也能让李源的名声扫地。

    只是,黄诚泰觉得他这么做有些吃亏不讨好了。

    毕竟今天早朝的时候,李源已经说明了事情的原委,他府上的那根石柱,就是武长风弄成的,如此一来的话,武长风虽然四处建造石柱,但在朝堂只想,地李源的威胁就显得微乎其微了。

    凑近武长风耳边,小声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,随后便提醒道: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这点银子不赚也罢,如果咱们进入后院的事情传出去,到时候咱们就成了大周最大的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一切,武长风自然了然于胸,对于李源的这番话,他也没有漏掉,他之所以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,还要坚持来李府,可以说是因为信誉的缘故,但更重要的原因,还是要对付李源。

    至于这其中的关键,他一时半会不能解释给黄诚泰听,只是点了点头,同样小声说道:“这件事我知道,你切看着就是了,如果你怕收到连累的话,可以站在外边等我!”

    听见连累二字,黄诚泰心中的担忧一扫而光,这说的什么话,难道自己就是那样一个趋利避害的小人?

    他虽然很清楚自己进入李府后院这件事的后果,但与武长风这句带着酸味的话比起来,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情。

    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,但被武长风如此看轻,他心里着实不好受。

    一咬牙,狠狠说道:“谁说我怕连累了,既然你打定了主意,咱们进去又何妨了?”

    正欲踏进后院的院门,武长风却一把将他拉住了。

    缓缓摇头道:“二公子,我没有讥讽你的意思,这件事关乎你的名声,确实需要谨慎,我不过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即使这件事被人知道了,也不过是说我行为不检,你将我赶出王府便能了事,但如果你牵扯进来,你的王位恐怕就不保了,难道,你不想查出……”

    想继续说下去,却发现李老爷还站在一旁这才收住了话头,一脸歉然的望着黄诚泰。

    对于他刚才的言行,武长风却是有些愧疚,这件事倒是他没有考虑周全,差点就将二公子牵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见黄诚泰犹豫了片刻之后,这才艰难的点头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我可是李老爷请来的工匠,他不会为难我的,更何况,你就站在这里,真出了什么事情,我喊一声你就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黄诚泰这才点了点头,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说道:“好,你自己小心些!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与李老爷一同进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见到李老爷一脸的不快之色,武长风赔笑道:“李老爷,您别见怪,府上的安全咱们自然不会担心,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,咱们还是谨慎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解释,李老爷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无妨,小心驶得万年船嘛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两人已经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李府的后院与前院相比,就显得简洁了许多,或许是因为居住的地方,又活着是这些女眷的喜好,后院之中并没有花圃之类的地方,能看见花草的地方,都是通向各房各门的道路之上,余下的地方,皆是空空如也的空地。

    看地上的痕迹,这里似乎才是那些女眷活动的地方,满地的瓜子壳以及水果皮,足以证明这一点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到来,这些女眷此时都挤在院中两处凉亭之中,凉亭虽然极为宽大,但却显得有些拥挤,其中有不少小孩半个身子都在栏杆外面,武长风摇了摇头,不禁露出婉尔之色来。

    不过是建造一个石柱而已,有必要亲眼目睹一番吗?而且她们这样挤在一处,等一下自己还要考虑她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低声在李老爷耳边说道:“李老爷,让这些女眷都回屋去吧,我怕等一下建造石柱的时候,会伤到了他们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这句话,李老爷脸上不禁露出难色来。

    这些妇人先前看见丞相府突然冒出一个二十米高的石柱,便一直不停的在自己耳边唠叨个没完,等知道自己请到了工匠,能够一个人在一炷香的时间离弄出一根二十米高的石柱来,这些女眷却又嚷嚷着一定要亲眼瞧瞧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武长风所说的,他也有些警觉起来,自己的原配以及那些小妾还好,他们毕竟都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,即使脸上身上划破些什么倒没什么关系,但自己的子女也都在其中,万一出了个好歹,自己可就因小失大了。

    正犹豫之际,却听武长风说道:“既然李老爷如此为难,我看就算了,让她们看着也无妨,只是一定提醒她们一下,千万将身上的首饰收好,免得等下被卷进石柱之中,就追悔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能够催动天尊诀带动石块,也能将她们身上的首饰一并带过来,虽然他有那个本事能够操纵那些首饰单独停在一个地方,但这些首饰之中也不乏那些尖利之物,譬如发簪之类,如果一个不留神,将她们这些人的脸蛋划上一下,自己到时候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李老爷如释重负的朝着凉亭跑去。

    很快,武长风便看见那些女眷一边埋怨的李老爷,一边已经开始取首饰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些人虽然不怎么高兴,但还是在意自己那张脸蛋的。

    等众人收拾得差不多了,武长风高喝一声道:“看住身边的小孩,别等下被大风刮走了!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这句话,众人脸上神色微微一变,特别是那些小妾,已经紧张的去找自己的孩子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过来花容月貌的年纪,能够继续留在李府,很大原因,是因为她们为李家开枝散叶,如果孩子有什么散失,她们以后的日子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这些人站稳,武长风已经站在了李老爷指定的位置,催动天尊诀之下,一股极为强劲的劲风已经朝着武长风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其中所夹裹的摆在地上的石块,也缓缓悬浮了起来,只片刻的功夫,那些弱不禁风的女子,已经有些摇摇欲坠起来,匆忙之际,也顾不得身边是人事物,伸手便朝身边抓了过去,只要能抓住一个牢固的东西,她们才能保证不会这股大风所吹到。

    而还没来得及会转过身来的李老爷,此时则成了众人抓挠的最大目标。

    这些女眷哪一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,被人主抓之后,自然是将对方甩开,但李老爷心疼这些女子,虽然身上被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,也只是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等他身上已经布满了近十只手,身上所能忍受疼痛的程度已经到了极限的时候,他忽然觉得身子一松,原本那股刚猛的劲风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一个冲天而起的石柱已经建成,抬头仰望之际,石柱似乎直达天际,将李府与上天连接起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奇景,李老爷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,细细观察石柱之下,只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忽然,石柱之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,李老爷以为武长风没有将石柱搭建牢靠,上面飞下来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虽然说只是一块小小的石头,离凉亭又极远,担心之下,李老爷还是惊呼一声,示意众人尽量靠近凉亭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从二十米高空之下落下来的石头,如果砸中了人,很可能会将人当场砸死,而既然上面已经掉落了一块石头,就很有可能再掉下来一块,让众人离远一些,也是为了这些人的安危着想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看清那个黑点之后,整个老脸不禁有些发红起来,刚才心中还在责备武长风的想法,此时也已经变成了羞愧。

    那个黑点哪里是没事石块了,分明是从天而降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武长风是怎么将石柱建成的,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从上面下来的,他现在最为担心的,就是石柱是否牢靠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石柱上面不会突然掉下石头来吧!”

    被他如此一问,武长风也有些哑然,虽然这根石柱是他亲手建成的,但究竟牢不牢靠,他自己也没有底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在石柱里面踢蹬踹点的爬到石柱顶,石柱并没有任何坍塌的迹象,只是有些不确信的说道:“应该不会吧,如果李老爷不放心的话,可以另外找泥瓦匠在上面浇筑一层,这样的话,就能万无一失了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李老爷脸上更加狐疑起来,朝石柱靠近了两步,却没有勇气上前!

    到了他这个年纪,又有如此多的财富,他可不想死!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只能无奈的走近石柱,抬起脚来猛然在石柱上踹了一脚,偌大的石柱之上,赫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脚印,然而,石柱只是抖了抖,并没有一块石头落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形,李老爷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,脸有尴尬之色道:“武大总管也看见了,这里都是些女眷,如果真有什么差错,我可要追悔莫及了,多有冒犯之处,还请武大总管原谅!”

    李老爷现在的口气,已经显得恭敬了许多,一个人的实力,才能获得别人真正的尊重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,便朝着院外而去,至于凉亭之中突然爆发出来的惊呼之声,到是在武长风的意料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