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并没有与李源针锋相对的意思,反而还有些畏惧李源,只是对方既然找上门来了,他总不能听之任之吧!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凌王府来说,最大的支柱无疑是黄诚泰,如果他在朝中的官职被压,或者他在朝廷没有足够的权利,不禁老凌王的死无法查出来,就连凌王府都有些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今天朝堂之上李源已经对二公子表现出不满,如果不能正面予以还击的话,以后黄诚泰在朝中,将会显得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源能有今天的成就,绝对不会是他外面看上去那样的无害,能够把持朝政的,又有多少人不会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了?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做得不够好,被别人知道了便是辞官还乡,像李源这样的,自然是没有被发觉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相信,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李源的想法,而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如果不是自己武功胜过那些人,恐怕早就命丧丞相府了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李源会放过自己,只是一时之间还没有找到妥善的法子罢了,而自己又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今天朝堂之上如果没有二公子主动提出这件事情来,他也会想尽办法的压制凌王。

    与其被动受敌,倒不如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至于石柱的事情,自然不用其他人操心。

    黄诚泰思量了片刻,便选定了一个地方,只是武长风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等到天亮之际,黄诚泰快要上朝的时候,他才依法施为,又弄出了一个空心的石柱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石柱的外形与丞相府的一般无二,看上去不过显得略大了一些,但石柱的高度,却比丞相府的那一座要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众人还没有从丞相府那根石柱带给自己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,就看见凌王府也出现了同样的石柱,一时之间,整个皇城一带都震动了。

    原本上街叫卖的小贩,在见到这等情形之后,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将摊位迅速挪到了凌王府的大门之外,因为来的早,他轻而易举抢到了一个极为不错的位置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时,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朝着凌王府过来了。

    京城之地,不乏凑热闹的人,而这些人之中,尤其以那些富家子弟居多,虽然有下人准备好早上所用的饭菜,但他们听下人禀报了凌王府石柱的事情以后,便马不停蹄的朝凌王府过来,至于早饭,自然是忘记吃了。

    此时见道凌王府门前有人贩卖吃食,这些人便不客气的要上一些,随后边吃边看,让机智的小贩,很是大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而这些富家子弟之中,很多人见到石柱之后,脸上表现出来的,都是极为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昨天他们可没少花银子打点,不然他们也无法见上丞相一面,可惜的是,丞相告诉他们的是,匠人为了打造他府邸的石柱,已经疲惫不堪,短时间能,不会再造同样的石柱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觉得丞相说得有理,便告辞离开了,可没有想到的是,只是一晚上的功夫,凌王府便出现了这样一根石柱。

    那丞相所说的那些话,岂不是在蒙骗他们了?

    这些人越看越觉得有气,三五成群商量了一番之后,决定还是先去丞相府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虽然说李源是当朝的丞相,他们不敢轻易得罪,但这些人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被李源如此戏耍一番,他们觉得脸上无光,如果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,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所以很快,武长风便看见这些来到门外的人在门外停留了片刻,便一脸怒气冲冲的朝着丞相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没有给李源建造石柱的意思,如果不是怕伤及无辜,那根二十米高石柱上的石块,会将半个丞相府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自己的一念之仁,居然会弄出一个奇景来,而这样的奇景,更是让京城富贵人家争相追捧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口气中武长风可以听出来,即使是五千两银子的价钱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已经和石柱本身没有了什么关系,而只是一个脸面问题了。

    钱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他们需要的是用钱来买面子而已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丞相身为朝廷的首府,身份地位自然崇高无比,如果自己府上有一根他府邸一样的石柱,这件事不用说,别人就能对自己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会不惜大价钱,想弄一个一模一样的石柱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在得到李源的答复之后,他们心中的这点算计,也变得虚无缥缈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是李源在故意搪塞自己,但这个理由至少还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凌王府居然出现了同样的石柱,其高度也比丞相府的那一根高上了许多,不管凌王府与丞相李源是什么关系,也不管凌王府是什么皇亲国戚,现在的凌王府,毕竟已经没有丝毫的兵权可言,这样的一座府邸,怎么配拥有比丞相府还要高的石柱?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一定是凌王府给了丞相李源足够多的好处,对方才会将匠人的下落告诉给凌王府,如此一来,岂不是他李源明面上欺负他们这些人吗?

    越想越是气闷的这些人,并没有逃过武长风的双眼,这件事对于他来说,当真是一件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看这些人一脸不善的离开,恐怕丞相府今天也不会安宁了!

    对于丞相府他倒没有什么好留心的,那里不过是李源的一座府邸而已。

    即使这些人前去大闹一通,气愤之下将整个丞相府拆了,只要李源还在,他随时可以再弄出一个规模更为宏大的府邸来。

    想要弄垮丞相府,关键还是要整垮李源才行。

    然而他对于此事并不抱有任何希望,只是存着一丝侥幸的心里罢了,毕竟只是一根石柱的事情,还不至于将他李源扳倒。

    话虽然如此说,但朝堂之上的李源,此时却不怎么好受。

    从早朝开始之后,黄启才就一直用一张冷冰冰的脸看着他,李源很清楚,他这是对自己又意见啊!

    昨天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物依稀为贵,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使出了如此低劣的招数。

    招数虽然低劣,但对于他来说,可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欺君的罪名,可不是他一个丞相能够担当得起的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朝堂之上的事情,他今天并没有任何意见,现在的他,正琢磨着如何解释凌王府出现的这根石柱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朝堂之上的其他人,对于李源异样的表现也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凌王府那根三十米高的石柱,从晨曦撒向大地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就已经知道了,有些因为离得近的,甚是是亲眼看着那个石柱便建起来的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工匠,也没有一点声音,那三十米高的石柱,就那般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凌王府的方向。

    众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他们可以肯定,今天朝堂之上绝对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没有李源干预的早朝,开的各位的顺利,众人各抒己见,将自己昨晚拟好的事情都呈报上去,而黄启才对于大部分的事情都只是简单的询问一番,便点头同意让他们重新拟定一份奏折。

    很快,早朝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了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忽然变得安静下来,由于昨天早朝时间太久,那些回府之后被夫人责骂了一番的大臣,此时也没有急着离开。

    好戏才刚刚开始,他们怎么舍得离开了?

    见众人都不说话了,一直埋头翻阅奏折的黄启才抬起头来,扫视了众人一遍,见这些人都埋着脑袋,一副看戏的模样,忍不住说道:“无事奏报的话,就退朝吧!”

    虽然李源的所作所为,确实有欺君的嫌疑,但对于大周来说,现在的李源还极为有用,他并不想因为此事,而真的将李源怎么了,当然,斥责的话他早就准备好了,只等这些大臣离去,他便劈头盖脸的痛骂李源一番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黄启才意料的事,众人只是齐齐应了一声,之后大殿之中再无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黄启才好奇抬起头来,只见这些人仍旧低着头,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很想将心中扥?,一股脑发泄在这些人身上,但他毕竟是大周的皇帝,此时又在大殿之上,对这些人的表现即使再不满,他也不能表现朝一丝一毫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淡淡的问道:“怎么?各位爱卿不走,难道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对于始作俑者的黄诚泰来说,他自然不甘心就如此放过李源,毕竟昨天自己吃了他的亏,今天武长风又因为此事而大费周折,如果不能在百官面前让李源拉下脸的话,这些事不就是白做了吗?

    听黄启才问话,黄诚泰踏前一步说道:“启禀圣上,朝中之事已经议毕,臣等理应退去,只是丞相昨日说了一句物以稀为贵的话,不知道圣上可记得?”

    黄启才之所以憋着一肚子的火,就是因为李源的这句话,昨天他就是用这样的理由拒绝自己,不让匠人在皇宫之中建造一根如此规模的石柱,却没有想到,今天在凌王府之中,居然出现了同样的一根。

    而且,凌王府的石柱要比他丞相府的石柱还要高上些许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帝王来说,没有什么比尊严更重要的了,李源昨天的一番话,加上今天凌王府所出现的石柱,这两件事加起来,他帝王的尊严在李源面前,竟然是如此的低贱。

    自己是三岁的小孩吗?用这样的话哄骗自己?

    他还承认自己是圣上吗?不然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?

    心中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,朝着李源喝道:“李丞相,难道你不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在黄启才这句话刚出口的时候,李源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跪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臣有罪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诚惶诚恐的李源,黄启才脸上并没有丝毫的高兴之意,作为一个君王,自己无上的权威被挑衅,难道是一句道歉的话能够解决的吗?

    淡淡问道:“哦?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李源此时整个身子都在颤抖,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模样,因为他的头低伏与地,看不见他的脸,众人并不知道他是真害怕圣上会责罚于他,还是他故意装出来的,众人只是淡淡的看着他,看他如今还有什么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只听李源用还能听清的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欺君之罪!”

    众人原本屏息的一口气,此时终于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一直骑在他们头上拉屎的丞相,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啊。

    虽然说李源是一等技师,这样的品级,在整个周国也仅他一人而已,但李源毕竟是寒门出身,与他们这些世代为官之人想必,众人总觉得他低着自己一头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样一个低着自己一头的人,却总是对自己吆五喝六的,这样的感觉,就好像自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诗人,却要一个目不识丁的人教自己作诗一般,如果不是畏惧他丞相的职位,这些人将李源活活打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眼下,众人亲耳听见李源承认自己的罪责,而欺君的大罪足以诛杀九族,圣上恼怒之下,现在就能将他拖出宫门斩了!

    想到自己以后再也不用看李源的眼色行事,这些人如何能不松一口气了?

    然而,黄启才虽然恼怒,但他并没有意气用事,只是淡淡的问道:“因为何事?”

    虽然李源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责,他不用多问,便能将李源杀了,但这里毕竟是朝堂之上,即使在衙门审问犯人,也需要有理有据,更何况是这里?如果不问个清楚明白,又岂能让李源心服口服?

    然而,李源之后的话,却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神经,也在这一刻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担心圣上安危,所以没有如实说出那建造石柱的匠人的身份,以至于犯了欺君之罪,望圣上责罚!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黄诚泰已经是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能撒谎撒到这般境界的,恐怕也只有他李源了,什么叫担心圣上安危,所以没有如实说出建造石柱匠人的身份?你分明是心里有鬼想要杀人灭口好不好,哪里来的半点担心了?而那些匠人并不是什么匠人,而是我府上的大管家好不好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一阵鄙夷,但黄诚泰并没有急着开口,他很想知道,李源究竟准备用什么样的说辞,来取得黄启才的信任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