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天明,太和殿上!

    “听闻丞相府昨日出现了奇观,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朝廷诸事议毕,黄启才忽然问道,脸上虽然漫不经心,但眼神却时不时瞧上丞相李源两眼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今天的李源很显然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,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,仿佛昨天所发生的一切,都和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什么奇观,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!”

    对于昨天的事情,他不想过多的提起,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,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丞相,难道你还要瞒着朕?二十米高的石柱,站在其上能俯瞰整个皇城,都已经传遍整个皇城的事情,在丞相眼中只是小把戏?”

    丞相府昨天发生的事情,他并不知情,只是作为一个少年,好奇心重了些而已。

    他即使登上了皇位,但却没有闲暇去观望一眼‘自己’的天下,每日里朝堂上的政务,总能让他一直忙道晚上,特别是大周与商国开战之后,他更是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大周军队的顶梁柱,在两个月前走了,现在能对抗商国军队的,也只有靠那些后辈了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样重重压力之下,黄启才已经有些撑不下去了,他很想看看,自己所管理的天下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丞相府既然出现了这样的一根石柱,他很想去观摩一番,甚至于,自己站在石柱上观望一番,亲眼看看‘自己’的子民是怎样生活的!

    所以,在听见丞相府突然出现了一个二十米高的石柱之后,他只是略微的惊讶一番,如果不是有人说能够从石柱上面看见整个皇城,他压根就不会在朝堂之上提起此事来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,能不能吸引这位天子的眼球,还要看这件事对于他来说,是否有什么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在李源听见黄启才这样的问话之后,原本春风拂面的脸上,竟然露出了微不可查的惊慌。

    天子的震怒,是任何人都不能承受的,即使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也不得不屈服在黄启才这个一人之下之下!

    “俯瞰整个凌王城的事情不假,但想要登上石柱的顶端,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,圣上龙体珍贵,又怎能冒如此大的险,去石柱顶端了?”

    李源之所以能够登上丞相之位,依靠的可不仅仅是他那过人的本事,真重要的是,是他懂得揣度圣意。

    圣意不代表圣上的想法,只是代表圣上的意图罢了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府中的那根石柱,别说是黄启才不到三十的年轻人,就算是自己,也有一种跃上石柱的冲动。

    终于在武长风走后不久,他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在众多府卫的努力之下,他还是没有登上二十米高的石柱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高了,不是一般人能够到达其上的,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,是因为府上最顶级的武师黑影,在武长风离开之前,也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黑影这种人的生死,他本来不放在眼中的,即使他是府卫中武功最高的一位,对于李源来说,也只是一个寻常人罢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将黑影的死放在心上,也不是因为没有人能够送自己到石柱之上,只要有十天半月的光景,府卫必然能够相处一个到达石柱的办法,将自己安全送上去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放心不下的,是黑影背后的叶归来,以及那个铸成了石柱这种惊天奇观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或许,他现在的手底下的能力不足以灭掉武长风,但对于叶归来来说,可是轻而易举之事。

    他可是十年前就名动江湖的人物,武学上的造诣,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

    对于知道自己秘密的武长风,他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,为此,昨晚他已经命人将黑影死去的消息,送到叶归来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而对于黑影的是因,李源只是将责任推脱到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而黑影毕竟是叶归来的得意门徒,他的死正好给了自己一个请叶归来出山的借口。

    有黑影这样的存在在,他的大计就能更快的实行下去了。

    黄启才略微顿了顿,点了点头道:“不知道是哪一位能工巧匠,竟然能做出如此惊天壮举来,如果可以的话,丞相不妨引荐一番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说辞,李源已经听了无数次了,即使只隔了一晚的时间,也有不少豪门贵族前来拜见他。

    老是说,对于这样的应酬,李源早就已经厌烦了,但对于昨天去丞相府的那些人,李源还是亲自接见了他们。

    这可是千载难分的机会,能够拉拢不少豪强加入自己的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失望的是,这些人大部分都带着重礼前来,在得知无法联系到巧匠之后,都悻悻离开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李源也成功的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拉拢住了京城的两家豪门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还要感谢武长风,如果不是他铸就的石柱在皇城引起了轰动,也不会有如此多的豪强登门拜访了。

    而与这些人的对话,也早就让李源知道了如何应付黄启才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当世能够被人称之为奇观的,不够那几处而已,圣上可知道,这是为什么?”见黄启才轻轻的晃动着脑袋,李源继续说道:“正因为物以稀为贵,所以这些奇观才会被称之为奇观,如果到处都是这样的奇观,其他不是奇观的地方,反而成了奇观,不知道这样的说法,圣上可赞同?”

    黄启才沉默了片刻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李源所说的,确实是他这样的道理,如果整个京城都是这样的石柱,那也就没有什么好稀罕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这位能工巧匠,是不愿意再出手了?”

    面对黄启才一脸失望的询问,李源知道自己终于摆脱了他的纠缠,点了点头道:“恐怕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之后,黄启才又问道:“不知道这位能工巧匠的名字,丞相可愿意告诉朕,能够做出这样奇观的人,恐怕不会仅限于此吧!”

    对于黄启才的问话,李源很清楚他的用意,他是想对方下一次出手的时候,能够将这样的奇观带进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缓缓摇了摇头,便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场景的黄诚泰,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及心情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厌恶。

    厚颜无耻之徒,居然能将围杀说得如此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,走出众列,奏道:“圣上,臣有一事禀报!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到了散朝的时间,朝廷上的诸事已经议毕,只是因为黄启才的一时兴起,所以才会问李源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得知石柱无法在皇宫建成之后,他的心情明显变得不好了,虽然黄诚泰是刚刚册封的凌王,但对于这样一个半大的小子,黄启才没有丝毫的尊重。

    淡淡道:“有什么事快说!”

    面对黄启才一脸不快的神色,黄诚泰并没有显得惊慌失措,只是缓缓将李源的计划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说完之后,黄诚泰还不忘询问李源一句。

    “李丞相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做法,黄诚泰是不知道的,在开头的时候加上一个听闻,在结尾的时候,再问上李源一声,这种老练的做法,也只有武长风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他让黄诚泰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为了破坏李源的计划。

    很显然,现在李源如果点头承认了这件事,作为大周的皇帝,绝对不可能对这件事坐视不理,而如果他不承认这件事情,李源以后也将不可能在黄启才面前说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的结果,是李源所有的行库忙碌都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黄诚泰的意料,李源并没有直接回答黄诚泰这句问话,只是转过身去,对黄启才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圣上明鉴,臣所做的一切圣上都有目共睹,作为大周的丞相,对大周的兴盛,臣自然责无旁贷,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一统天下,臣不会不奏报陛下,但如果时机不成熟,臣自然不会提及任何关于挑起战事的事情,如果圣上相信凌王所言,臣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面对已经跪伏在地的李源,黄启才狠狠等了黄诚泰一眼。

    对于李源这样位高权重的臣子,他所采用的大都是安抚之策,整个大周成千上万的百姓,他自己一个人如何管理过来,如果不是这些朝臣门帮忙分忧,他日夜不停也不可能完成如此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此时因为黄诚泰的一句话,竟然让自己处在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地位,想要斥责李源已经不能,但好言相劝,似乎此事与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最终,黄启才还是选择了后者,也算是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,给黄诚泰一个机会吧!

    “丞相请起,朕又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!”见李源故作艰难的站起身来,黄启才也只能使个眼色,让身旁的侍卫搀扶一把。

    “丞相为大周殚精竭虑,尽心尽力的举动,朝堂之上,哪一个不是看在眼里了,凌王刚才已经说过了,他也只是听说而已,丞相切莫当真!”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的贸然开口,黄启才之所如此快的原谅他,正是因为他开篇便加上了听说二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两个字,他真不知道自己如何劝说这位分量极重的丞相。

    然而,让朝堂之上所有人意外的是,刚刚被搀扶起来的李源,在听见黄启才这番话之后,有跪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举动,引起了朝堂之上的极大震动,就连黄启才在内,也不知道他为何又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臣有罪,是臣的过失!”

    这句突如其来的话,两黄启才彻底的搞懵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有何过失,需要如此惊慌?”

    李源仍旧跪倒之地,痛哭流涕道:“臣位居高位多年,早就让有心之人看不顺眼了,臣平常的一举一动,居然能让人生出这样的猜忌来,臣并不担心自己的下场会如何,只是放心不下整个大周的安危,如果臣继续担任丞相一职,这样的传言,恐怕不会断绝,为了大周的兴盛,为了圣上不再听见这些流言蜚语,臣决定请辞!”

    先前那些让人头皮发麻,鸡皮疙瘩都能掉上一地的话,在李源说出最后这句话是,竟然变得如此的名正言顺起来。

    而听见李源请辞的说辞,满朝文武发出了轻轻的低叹之声,随后,安静的大殿之上,竟然变得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丞相,是一国的首府,掌管的事情远在一般人的想象之中,而其中涉及到的很多事情,更是关乎整个国家的命运,更换丞相一事,不仅会在整个大周引起轰动,更会让其他诸国留意大周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一旦新任的丞相不堪大任,他们很可能乘机进犯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此时正是大周与商国交战之际,如果丞相更换,首先冲击的将会是大周的军队。

    那些身在眼前的将士,在听见朝廷有如此重大变故的消息之后,必然会生出各种猜忌来。

    弄不好,极有可能造成兵变,是整个大周陷入内忧外患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很清楚,黄启才也没有阻止众人的意思,他现在只是用一双埋怨的眼神盯着黄诚泰,仿佛千万把利刃直刺黄诚泰。

    看,都是你干的好事,这下让我怎么收场?

    而对于李源的这套说辞,黄诚泰心中是窃喜的,虽然不知道武长风所说的是否属实,丞相的举动是否会成为现实,但有这样的可能存在,作为大周的凌王,作为黄启才最亲近的族人,他有责任和义务扫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对于李源的请辞,他真想拍手称快,李源只要不在朝堂之上,他就不用再担心大周可能出现的战火了。

    然而,被黄启才用怨毒的眼神看着,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不就是一个丞相吗,至于如此看着我吗?

    而且你没有看出来吗,他只是在做戏而已,他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舍得放弃丞相的职位了?

    刚想开口,指责李源一番,却被身边一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黄诚泰微微一愣,这人不是别人,真是成王,按照辈分来算,他应该是自己的亲叔叔,和父亲是同母的兄弟。

    随后,黄诚泰一脸疑惑的望向成王,却只见对方暗暗摇头,并不对自己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疑惑,但黄诚泰还是忍住了话头,重新退了回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