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脸上的笑意是那样的灿烂,那样的让人迷醉,仿佛六月里那不可或缺的池水,又如同春日里那舒适的春风,看上一眼,整个人的心情都为之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或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存在,或是隐居世间的高手,但在这样一张柔和的笑脸之下,他们仿佛成了天真烂漫的小孩,眼前的武长风,也已经不是一个让他们憎恨的少年,活像是一个领着他们,带给他们无限温暖的大哥哥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生出一种幻觉来,这样的幻觉,让然手上的动作为之一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呆的瞬间,武长风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怒火。

    这一股怒火的源头,只是因为绝地之境的绝望,转换成背水一战的勇气。

    我本与你们无仇,奈何你们非要致我于死地?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的怒意,在这一刻,清楚的传递给了在场的所有人,即使隔着门缝偷偷观望的李源,在见到这股滔天的气势以后,脸上从容的笑意,毕竟变得有些后怕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的这一次决定真的错了?

    下一刻,武长风证实了的他想法。

    众人清楚的看见,武长风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滔天气势,在眨眼的功夫只见,已然变成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一种力量并非来自精神上,而是来自于武长风四周。

    原本平静无波的王府,在这股气势开始蔓延的时候,不知不觉之间,众人只觉得一股极为强劲的劲风,朝着武长风所在的方向刮去。

    无论何地,无论何人,这样的感受,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众人只能感觉到细微的砂石朝着武长风飞去,随后,便在他身边徐徐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但只是片刻的功夫,王府中院之中那些鸡蛋大小的石块,如同被人扔出去一般,直朝着武长风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原本还向着围攻武长风的众人,现在已经停住了脚步,因为身后飞来的石块砸在身上,让他们后背如同下雨一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已经顾不上武长风了,只能微眯着双眼背向武长风,衣袖拂动之下,尽可能多的挥去击向自己的石块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石块实在太多了,他们虽然全力应付之下,也只能挡掉其中的一部分,剩下的一部分,则直接砸在了他们的身上和脸上,其中的两人或许是因为武功不济,又或者正好被石块砸中眼睛,堂他们看不清眼前的景象,被随后飞来的石块一通乱砸之后,已经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王府中的这些武师,现在所能做的,只能是奋力自保,至于其他的东西,他们已经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众人清楚听见一个声音,是李源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玉佩,别让他飞走了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巨大的吸力面前,李源腰间的玉佩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拖离了他的腰带,顺着门板的夹缝滑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这块玉佩的来头,自然不用多说了,李源身上的东西,能有普通之物吗?

    等众人回过神来,这才看见一块通体洁白的荧玉,在日光的照射之下,显得更加洁白无瑕了,这样一块美玉,谁不想得到了?

    然而,众武师虽然有心想要立下这一功劳,好求李源赏赐,但他们现在自顾不暇,哪里还顾得上玉佩了?只有两个伸手去抓玉佩的人,想要表现的比其他人更加勇猛一些,但代价却是,鸡蛋大的石头砸在了脑门之上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形,有心抢夺会玉佩的众人,这才绝了抓住玉佩的心思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,一步一步朝着武长风飞去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一瞥,让原本动作如飞的他们,都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玉佩出了什么事情,而是他们已经看不见武长风的银子了。

    因为长时间的吸引,武长风周身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石块围了起来,这些石块又不是静止不动的,而是呈现一个极为规律的方向,急速旋转着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象,恐怕只有生活在西丘之地的罗刹宗才见过,因为龙卷风夹裹的沙尘,就是这样一番情形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武长风的这个‘龙卷风’,与真正的龙卷风比起来,实在要小太多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众人也是背脊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他将砂石吸附过去的时候,自己都难以招架住,如果他将吸附过去的砂石全部射出来,自己又如何躲避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也想建功立业,也想功成名就,但这样的前提,是要自己活着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死人来说,世间说有的一切,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什么三军统帅,什么兵部尚书,在脆弱的生命面前,都显得如此的渺小与脆弱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他们想走,却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因为飞向武长风的砂石并没有结束,处在砂石必经之处的他们,想要避开砂石已经极为困难,想要逃走,除非自己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世间不缺乏聪明人,更不缺乏那些危难之时能想出逃生办法的人,其中的两人此时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,找到了一丝能够存活下去的机会,便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砂石虽然继续朝着武长风飞去,但贴近地面滚动的石块,足够拳头大小,这样的石块虽多,但毕竟是贴着地面滚动过去,对于他们习武之人来说,即使撞上了,也不过是些皮外伤而已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行之有效的办法,自然会引来不少人跟风。

    很快,原本站着抵挡飞石的众人,已经全部趴在了地上,整个中原之中还站着的,就只要那些急速转动而形成的石柱和处在石柱中心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捏着手中晶莹的玉佩,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起来,整个身子猛然一抖,原本飞速而来的石块,变得更加迅猛起来。

    丞相府之中,竟然出现了呼呼刺耳的风声,让不少途径丞相府门前的人,都忍不住侧目瞧上两眼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便见到,原本高高围起来的城墙之上,忽然出现了一个缓慢增高的石柱。

    石柱看起来不大,三个人便能合抱起来,但让众人惊讶的是,石柱四周并没有人在摆弄,那偌大的石柱竟然一点一点的拔高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奇异的景象,让众人忍不住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就是丞相府,果然大手笔啊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丞相府突然出现一个自己会生长的石柱的事情,迅速在整个皇城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极想进去看看,丞相到底请了哪里的能人异士,竟然能做出如此惊天壮举来。

    作为丞相府的主人李源,却没有想到石柱的突然出现,会让街上那些寻常百姓如此的仰慕自己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只是一脸惊惧的站在门口,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奇景,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见过世面的丞相,这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这可是会见过无数使臣的丞相。

    如果说,天底下还有什么是他李源没有见到过的,那这件事必定是天下人都没有见到过的。

    能让他这样的人惊讶,足以表明石柱带给他的震撼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凌王府的这根石柱还在不断的升高,速度虽然比不上最初见到的情形,但石柱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。

    众人只是呆呆的看着石柱变高,如同看着襁褓中的婴儿慢慢长大一样。

    一米。

    三米。

    五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众人忽然发现石柱的高度已经不再增加,原本松散的石块,却在停顿的时候,忽然变得凝实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根石柱并不是刚刚铸就而成,而是他本来就存在在这里,而且一直都是。

    有人预判了石柱的高度,大概在二十米开外,这样的规模,即使在皇宫之中,也是不多见的。

    众人真的想不出来,李源是从哪里招来的能工巧匠,居然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少富贵人家在见到这样的情形之后,已经萌生了一种想法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也要向李源打听到这些匠人们的下落,只要在自己府中弄上这么一根石柱,站在上面,岂不是可以看见整个皇城的景象了?

    即使不能做到丞相府这般高度,做些其他形状的突然,自己脸上也多少能有些光不是!

    李源也没有想到,在之后的几天里,他府上尽然慕名前来的名流,将他的门槛都踩地了一截。

    而面对他们所提出的问题,李源只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他现在已经出现在了凌王府之中。

    从二十米高的空心石柱中出来,对于他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,难的是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居然能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点,自然要归功于他的不远万里。

    随着天准金的补全,在加上藏佛砚中的秘籍辅助,武长风的轻功虽然不能真的达到一步万里的地步,但一步百米的事情,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寻常了。

    原本想要毁掉丞相府一切的他,之所以没有将石柱发散出去,是因为他身在石柱之中,却察觉到了丞相府之外的众人。

    一旦石柱激射出去,毁掉的将不仅仅是丞相府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些趴在地上的武师,在武长风急速运转天尊诀之下,原本在地上滚动的石块飞速朝这些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行动首先,飞石又是突然而知,将这些措手不及的武师,打了个脑浆迸裂,唯一幸存的以为,现在也已经变得痴傻了。

    既然得罪自己的人都受到了惩罚,自然没有必要伤及无辜了。

    至于丞相李源,武长风现在还不能动他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不敢,而是他不愿将刚刚受封的凌王黄诚泰拉下水。

    丞相遇刺,凶手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这件事传出去,多少会对凌王府不利。

    等时机成熟之后,自己再来找他算账便是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源的把柄已经落在了武长风手上,相信只要二公子操作一番,他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不日便能下台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武长风回到王府之后,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黄诚泰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李源是想鼓动圣上,一统天下?”

    黄诚泰微微皱起了眉头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仿佛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听他的口气,已经确定无疑,只是想要让他承认这件事,恐怕要费不少周折。”

    虽然李源亲口想自己说明了他的用意,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,人微言轻之下,又如何能让别人相信李源会有这样的举动?

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,武长风绝对不会做,所以在拿到李源真正的把柄以前,他不会贸然出面指证李源。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沉吟了片刻说道:“无妨,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过头来,一脸狐疑的打量了武长风一眼,小心翼翼问道:“他告诉你如此重要的事情,难道就这样放你离开了?”

    从黄诚泰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只看见了关心二字,至于猜忌狐疑,却半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暗叹一声,二公子还是太相信自己了,如果自己真答应了李源,他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?

    没有直接回答黄诚泰的问话,反而问道:“我如果已经答应了李源的条件,二公子还会如此信任我吗?”

    让武长风诧异的是,黄诚泰并没有回答自己这句话,只是缓缓说道:“如果你答应了,你就不是武长风了!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赞许,也没有丝毫的责备,黄诚泰说出这句话时,只是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平淡而朴实,仿佛只是在述说眼见事实一般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所带给武长风的震撼,却是发自心灵的。

    如果你答应了,你就不是武长风了!

    是啊,如果自己答应了李源的条件,自己还是自己么?

    这句话之中所蕴含的,不仅仅是黄诚泰对自己的信任,更是对自己的了解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对自己极为熟悉的人,才会如此肯定自己所说的一切,至于自己所作所为,他不用过问,就能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自己只需要告诉他事情的起因与结果,过程他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人生能得到这样一个知己,武长风觉得此生已经无憾了!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便不再提及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倒是黄诚泰忽然的问话,让武长风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府的那根柱子,是你弄出来的?”见武长风点了点头之后,黄诚泰一脸羡慕的说道:“什么时候,也给王府来一根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