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腿平平无奇,没有丝毫的威势可言,对方似乎只是无意间的提出这一腿,只是想在武长风身上占一些便宜而已。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武长风越是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只是一般人,这一腿的威势武长风自然不放在眼里,但刚才他右脚的那一股势道,将骨骼已经经过改造的武长风的手臂,都震得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的武功,能差到哪里去?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踢出的一腿,又怎么会没有任何的威势可言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断定,他只所以悄无声息的踢出这一腿,目的就是为了不引起自己的注意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测真的没错的话,对方的武功,应该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能收罗到如此高手,看来丞相李源的计划已经是铁了心的要做了。

    收起心思,武长风反手抓住对方的右腿,脚尖一点之下,已然压着对方的腿倒立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,武长风当然知道凶险万分,此时只要对方左腿上抬,膝盖就能轻易撞上自己脑门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对方无声无息的那一腿,武长风真的没有把握全身而退,出此下策,也只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果然如武长风所料一般,对方趁着身子下沉的同时,左腿微曲之下,膝盖已经朝着自己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此举虽然凶险,但好在已经在武长风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的膝盖抬起,武长风已经伸出左手,护住了自己面门,随后他只觉自己手骨传来一阵炸响,仿佛市场上卖猪肉的贩子,用榔头敲碎骨头一般。

    一股剧痛,随着武长风的手掌传遍整个手臂。

    武长风从疼痛之中惊醒过来,右手猛然用力之下,同样听见‘咔嚓’一声响,而后,便听见如同杀猪般的叫声,铺天盖地的传入自己耳中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没有想到的事,眼前这个冷峻的汉子,居然如此的怕疼。

    趁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武长风抽出身子,急急朝后退开几步,与中年汉子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手,武长风还是第一次遇见,对方如果真不要命起来,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是丞相府,他还不知道丞相府中有没有其他高手,自己手臂左手已经碎掉了,不能久战下去。

    萌生了退意,武长风眼神不禁朝四周打量起来,以期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,趁机逃出丞相府去。

    在众人眼力,这里是高高在上的丞相府,任何路过的人,在经过丞相府门前的时候,都会生出一种敬畏之情,这样的敬畏之情,来至于对李源身份的崇拜,以及对丞相府的未知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,也有一种这样的敬畏之情,只不过,他敬畏的不是李源的身份,而是丞相府之中隐藏的高手。

    外人都想进入其中,但武长风现在只想逃离这里面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心头一紧的是,两遍围墙之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四个人了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,分别站着两人。

    看这些人的眼神中震惊的神情,武长风知道这些人的武功,一定在倒地呻吟的中年男子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受伤的话,可以从任何一处冲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他,别说是使用左手了,就连让自己不发出惨叫声来,已经算是做到极致了,想要凭借自己的身法与一只手,武长风断然没有信心冲出去。

    目光冷冷注视着倒在地上的男子,眼角余光却一直留意着墙垣之上的人。

    只要机会何时,武长风便会不顾一切的冲出去,只要回到凌王府,即使是丞相李源,也不可能为难自己了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见倒地不起的男子仍在哪里呻吟,武长风缓缓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站在墙垣之上的四人,也没有想到武长风会又如此举动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到底的男子发生了什么事情,便倒在地上呻吟起来,在他们眼中,刚才与武长风过招,他占尽了上风,此时局势的忽然逆转,倒让这些人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缓缓朝男子走了过去,四人并没有立时行动,对于他们来说,中年男子的生死与否,与他们半点关系没有,他们负责的,只是留住武长风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死了中年男子,他们得到重用的机会就更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离中年男子一丈远的时候,四人并没有动,当武长风离中年男子七尺远的时候,四人还是没有动,当武长风走到中年男子脚下时,四人还是稳稳守住了墙垣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道:“看见了吗?这就是和你一起的人,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对方看着武长风的眼睛,莫名生出一种恐惧来,这中眼神仿佛来自地狱,是那样的深邃,又是那样的纯粹,仿佛他的眼睛是一个无底洞,能将自己整个人都吞噬下去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他并不陌生,更准确的说,他自己就拥有这样的眼神,只不过,这样的眼神,是自己面临濒死之人的时候,才会从对方惊惧的眼神中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却能亲眼见到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仍然站在墙头上的四人,那人只是重重哼了一声,面对生死之际,他强行忍住了腿上传来的剧痛。

    侧过头去,不再看武长风的眼神,淡淡道:“我与他们,并不是一伙的,想要我求饶,你还是省省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惊,不禁细细打量起这人来。

    离得如此之近,武长风这才发现,自己先前的感觉并没有错,自己确实与他见过。

    而让武长风惊讶的,并不是因为他见过这个人,而是他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不是一伙?你们都为李源效力,怎么可能不是一伙的?虽然他们无情无义了一些,也不至于用这样的话哄骗我吧!

    心中不解之际,却发现了对方傲慢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,武长风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自己确实见过他,只是没有与他交过手而已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跟在叶归来身边的那个人么?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武长风原本已经有些清晰的思路,又开始纷乱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背着叶归来投靠了李源,还是说叶归来也投靠了李源?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的话,那李源所说的一切,即使没有黄启才同意,恐怕也会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叶归来这样的强者都能笼络到,更何况其他小宗门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忽然问道:“你们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有说完,对方已经急切的打断了武长风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,别扯那些没用的,你别以为伤了我一条腿,就能杀了我!”

    说完,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他与李源有怎样的瓜葛,武长风都没有杀他的意思,然而看见他的举动之后,武长风心里只冒出了一个念头,找死!

    只见对方左手猛然一点,整个身子便从地上弹了起来,于此同时,他右手捏成的拳头,也已经朝武长风面门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垂死挣扎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留情,抬起左脚,朝着他腋下踢去。

    论起距离来,武长风的左腿,终究还是比他的手臂要长一些,不等对方的一转砸中自己,武长风已经借着左腿揣在他腋下的势道,急急朝后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因为,就在他动手的时候,墙垣上的四人已经同时动了!

   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武长风可不想如此丧失掉。

    至于中年男子的下场,武长风已经没有功夫去看了,不过从自己左脚软绵的程度,以及一声极为短暂的尖叫看来,自己这一脚似乎直接取了他性命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什么负担,他只是一个该死之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跟在叶归来身边,恐怕没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!

    而自己还有一笔账要和叶归来算,他这样的下场,只是迟早而已。

    不再想这些,武长风已经将不远万里催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现在的武长风,就如同一道道残影一般,让人看不真实,似乎整个院子之中,都是武长风的身影,但细细瞧去,却觉得院子中根本就没有武长风这个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第一次连续不断的使用不远万里,所产生的效果,让他自己也极为惊讶。

    等适应了之后,武长风故意在院子花圃之中多停留了片刻,随后一跃而上,奔上了墙头!

    眼见四人已经朝着花圃方向追了过去,武长风心中窃喜的同时,心中已经暗暗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骗过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脸上的笑容化开,武长风只觉眼前人影一晃,一人已经挡住了自己了自己去路。

    大惊之下,武长风忽然折转身形,差点撞在了石柱之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阵疏疏落落的掌声想起,寻着目光望去,武长风见到了进去之后的李源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源一脸的从容之色,或许是因为他身边站着的两个人,让他极为放心,但武长风见到他一脸得意洋洋的神色之后,真有一股同归于尽的冲动。

    只听李源朗声道:“想不到你武功居然如此了得,倒是我小瞧你了,我现在忽然改了主意,只要你愿意跟随我,以后三军的统帅,就是你了!”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的一人嘴角明显牵动了一下,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沉默的站在了李源身后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李源又补充道:“放心好了,即使你不是统帅,主将的位置之上,必然有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李源对先前那人说的,原本他脸上的不忿之色,也在听了这句话之后,平复了许多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不怎么淡定了,他这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三军统帅,可不是他一个丞相应该过问的事情,兵部尚书的位置虽然也是武官出身,但毕竟实在朝廷中办事,李源身为百官之首,自然可以操作一番。

    但三军统帅,一直以来都是由圣上亲自提名,而唯恐兵权落入心怀不轨之人的手中,统帅的位置一直是交由皇族血脉中的人掌握的,即使黄启才再忌惮李源,也绝对不会让他指派三军的统帅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,向自己许诺这样的职位了?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武长风不敢想,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即使只是说说,也又可能落得满门抄斩的地步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只是一脸狐疑的玩着自己,李源忽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机会我可给你了,至于能不能把握住,就看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时还没明白他的真正意图,却见李源在两人耳边低语了几句,便又回到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武长风神经紧绷着,天尊诀自然而然的运转开来,李源说话声音虽小,但他还是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如果不同意,三军统帅还是你的,至于他如何处置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对于李源的这句话,武长风再明白不过了,一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地位的人,有朝一日落在自己手上,最终的结果,不用想便能知道。

    虽然三军统帅的地位极高,一番操作之下,便可轻而易举的取皇位而代之,但武长风没有这样的野心,也不想让自己别上一个叛国的罪名。

    三军统帅能给予他最大的好处,就是在有朝一日自己找到了幕后真凶之时,能够帮助自己以外,其他时间对于他来说,都只是一个负担而已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畏惧庙堂的心思,也没有号令三军的想法,他只是想报他自己的仇,走他自己想走的路。

    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,让他不得不在生与死之间,选择自己以后的路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武长风忽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原本看着他的众人,在看见他这双眼睛之后,都又一种上前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气势,这股气势之中所夹裹的,只有两个字,勇气!

    在这种气势的威压之下,众人只觉得自己变得渺小起来,仿佛大海之上的一个孤舟,又如同万千世界之中的一只蝼蚁。

    真正活着的人,才有这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下一刻,如约而至的回答,证实了众人的这一种猜想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机会,你们自己拿去吧!”

    很简单的一句话,给众人的感觉却是一种震撼。

    这种震撼来至于随意!

    三军统帅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职位,即使自己当不了三军统帅,哪怕是见到统帅一面,也能让人兴奋好一阵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机会摆在武长风面前,就如同一根狗骨头,放在了猫前面一样,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来。

    众人呆了片刻,便听一人忽然高喝一声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气,顿时席卷了整个丞相府!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,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但见过这种微笑的人,如今已经没有活人了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