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辛苦一番,却被武长风三言两语打破,心中早就对他存了不满,只是不敢耽误了两位当家的大事,这才将恶气憋在心中。

    此时听二当家的发话,众人如同发了疯一般,一窝蜂朝着武长风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这瘸腿老二居然会突然转来围攻自己,就连一直藏在暗中没有出手的刘云星,此时也朝自己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惊讶,却没有丝毫惧色,只是微微一笑,便直朝东边而去。

    自己轻功虽然不如李鑫,但想要留住自己,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见武长风要逃,众人又开始围堵起他来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比李鑫要难缠得多,让这些人心里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如果说李鑫轻功决定,自己望尘莫及,追不上他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但武长风的做法,则要让这些人觉得自己就想是个傻子,被他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本来自己这些人煞费苦心的围堵,眼见便要将他围住,可是就在缺口就要关上的时候,他却突然变了方向,直朝缺口而去。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了,难道他有读心术,知道咱们心里所想?还是说他知道咱们的暗语,明白二当家的给自己的命令?

    武长风既不会读心术这等不切实际的武功,也不懂他们那些暗语,他所拥有的,只是一双能够扫视方圆五里的眼睛。

    配合上不远万里的轻身功夫,想要逃脱这些人的围追堵截,确实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如此做,目的就是为了拖垮这些人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人多势众,但论到武功,也只有两位当家的能与自己比肩,而自己与李鑫轻功都不差,只要不与二人纠缠,就不会出现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他最为头疼的,就是他们人数众多,只要拖上一时半会,就能给那瘸腿老二制造出不少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选择也很简单,将这些人累垮,然后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果然,在武长风的故意为之之下,只小半个时辰的功夫,就有不少人喘气粗气来。

    眼见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,瘸腿老二高喝道:“有种的和我堂堂正正的比上一场,躲躲藏藏的,算什么英雄好汉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阵无语,这年头还有人用激将法的?

    心中暗自好笑,脚下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见李鑫有些着恼,忙喝道:“我连老婆都没有,哪里来的种?你如果承认是我儿子,我下来和你比上一场也无妨!”

    看着仍旧奔行向前的武长风,瘸腿老二差点没将一口牙咬坏,良久,这才平复下心中翻滚的情绪。

    高喝道:“缩头乌龟一样的东西,也想娶妻生子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没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恼怒之际,正欲与他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,你丫骂我什么都可以,唯独单身狗老子不承认。

    只是回过头来,却见李鑫已经与瘸腿老二斗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见李鑫如此,武长风这才发觉,这个李鑫,似乎也是一条单身狗,而且,还是一条老单身狗。

    只是眼见两人拆了三招,李鑫便被对方死死压住,不出意外的,二十招之内,绝对能将李鑫拿下。

    以己之短,攻敌之长,这是兵家的大忌,没想到简简单单的两句话,居然将自己逼到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眼见李鑫不敌,武长风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当下绕了两圈,已经转到了李鑫身后,沉声道:“李兄,那个刘星云交给你,这个我来应付。”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也没有把握胜过对方,但自己有眼力加持之下,总能好受许多,而且刘星云与他有旧,即使动起手来,也不会下死手。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李鑫精神顿时一震,疾走两步,已经跳出了圈子,望武长风身后一站,挡住了尾随而来的刘云星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你又老婆孩子了,不知道你娃娃听见你怎么一句话,会作何感想?”武长风并没有急着动手,只是冷冷注视着眼前这个瘸子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看到,对方那原本得意的脸色,在听了自己所言之后,陡然间变得涨红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你特么的也没有娶妻生子,单身狗何必为难单身狗了?

    冷笑道:“原来你也是没种的,看来这场架咱们是不用打了。”说完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瘸腿老二好容易将二人骗来,如何能轻易放二人去,冷冷道:“只要将你二人拿下,以后老子要多少种有多少种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模样,武长风心中一阵痛快,你丫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,看你还乱不乱说话。

    当下却是微微摇头道:“我还年轻,以后未必不能娶妻生子,你却是人老珠黄,又有点那个,我还是不与你计较,你自己慢慢玩吧!”

    脚尖一点,已然跳出了圈外。

    李鑫一直在武长风身后,早就将他所言听了去,此时见武长风已经抽身,自己也没有必要在纠结先前的话。

    当下亦是飘身而起,远远落在了一株树巅之上。

    看着气急败坏的二人,李鑫只觉得,今天这一遭遇,是自己生平以来,最为痛快的一次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武长风,真的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眼见二人又要逃走,一人忽然冷冷说道:“你们倒是跑得快,就不管管这小子了啊?”

    两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人被抛在了凉亭之中,不是先前纵马逃走的王文平,还能是谁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刚欲动身,却被李鑫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朝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大总管,咱们最好还是别出手的好,这个人,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见李鑫一脸严肃的模样,武长风不禁打量起来人来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一件大红怕加身,嘴角边有一刻豌豆大小的痣,其上生出一缕似是胡须的毛发。

    微微皱眉道:“难道说,他就是五华寨大当家的?”

    见李鑫缓缓点了点头,脸上除了郑重,就只剩下小心谨慎了,知道眼前这个人,可没有先前二人那般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当下低声道:“如果发现情况不对,你先行离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转过身来微微笑道:“劳烦寨主亲自相迎,在下真是好大的面子,烦请看在我的面上,将我那兄弟放了,其他事情,咱们都好商量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