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了凉亭,三人便见一人端坐其中,一双拐杖竖在一旁,似乎是个残疾之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过激的反应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便当先进了凉亭,而李鑫见了对方之后,脸上神情明显一僵,但只是片刻,便跟在了武长风身后。

    等李鑫走进凉亭,那端坐之人这才开口道:“老六,见了你二哥,也不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点了点头,心道,果然是有备而来的。

    只见李鑫淡然说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这个瘸腿的二哥,李鑫并没有什么好感,当初自己入寨之时与他本就没有什么交情,及至自己成了五华寨第六位当家,这人也没有对自己露出半点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现在蓦然出现,却与自己这般亲近,很显然,对方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入了五华寨,就是五华寨的人,现在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,算不算自食其言?”瘸腿之人冷笑两声,一脸阴沉望着李鑫。

    “当初是我无知,才会进山寨,我已经出走这么多年,早就不是五华寨的人了,你若是没什么事的话,烦请闭上嘴。”李鑫并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,脸上已经显得极为不快了。

    “好得很,翅膀硬了,想要飞走了?只要你将宝贝交出来,咱们之前的帐一笔勾销,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,咱们过咱们的独木桥。”瘸腿之人本来阴沉的脸才,此时忽然露出一丝暴戾之气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的东西,还是别沾惹的好,更何况,那宝贝又不是五华寨的,凭什么让我交出来?”李鑫丝毫不为所动,只是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说当初他们六人合力,这才将藏佛砚偷了出来,但真正进去偷盗的,却是他李鑫。

    或许其他五人也有不少功劳,但藏佛砚的正主,却可以说是他李鑫,更何况,他当初进入山寨,也为山寨做了不少事情,让这些人帮自己偷出藏佛砚,也算是作为自己的补偿了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是不打算将东西交出来了?”瘸腿之人说话之时,已经将双拐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李鑫淡淡瞥了对方一眼,缓缓点了点头,他神情看似轻松,全身却早已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刘云星武功虽然不差,但毕竟与自己有些交情,下手之时,多少会留些余地,但眼前这个瘸腿的老二,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只要出手,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做法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武功更在老三刘云星之上,自然轻视不得。

    得到李鑫的恢复,瘸腿老二神色郑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肯交出来,那我只有亲自动手拿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双拐轻轻一点,直朝李鑫右腿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杖法?

    看见对方出手,武长风没有微皱,自己可谓见多识广,天下几乎没有自己不认识的武功,但瘸腿之人的这一招,自己却是见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瘸腿之人看似缓慢的一点,却如同惊鸿一瞥般迅速,只一次呼吸的时间,杖尖已经点在了李鑫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饶是李鑫这般轻身功夫一流的好手,在全神戒备之下,也只是堪堪躲开他着一点。

    而后,便见被双拐点中,足有壮汉腰身粗细额凉亭石柱之上,已然出现了一指深的小洞。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心惊,如此迅捷的一杖,即使是自己,恐怕也难以躲过吧。

    在此看向那个瘸腿的老者之时,原本不屑的脸上,也变得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瘸腿老二似乎并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,杖尖轻点之下,人也追着李鑫奔出了凉亭。

    无处清楚瞧见,对方所过之处,方式双拐我经之地,必然留下一指深的小洞来。

    只要被他点中一拐,身上必然出现一个血骷髅。

    而于此同时,武长风清楚瞧见,在瘸腿老者动手之时,躲在暗处的那些人,也已经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瞧李鑫所奔逃的方向,正好是对方埋伏之地,忍不住说道:“李兄,望东边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武长风也不敢大意,提起王文平,将他远远甩在马上,而后弹射而出,一脚踹在马屁之上,可怜那枣红马吃痛,甩开四蹄,直朝东边而去。

    有眼力加持,武长风能清楚看见对方的布局,现在只有东边防守最为稀疏,也只能从东边逃脱出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不仅是瘸腿的老二在,就连当日使出排云掌法的老三刘云星,也躲在暗处,他虽然不惧二人,但想胜过对方,也是极为艰难之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方除了这两人意外,还有不少人躲在暗处,冷不防给自己来一下,自己真没地方苦。

    不打没把握的仗,所以武长风选择明智的撤退。

    听得武长风叫喊,李鑫立时反应过来,两个折转,便朝着东边而去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上一次之后,他对武长风生出一股莫名的信任来,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自己往东边逃,但听他的应该没错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丝毫的犹豫之下,李鑫的突然变向,让瘸腿老二微微一愣之后,便紧追李鑫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留着李鑫,所以在李鑫改变方向之后,所有人也在第一时间朝着东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眼见众人又朝东边围了过去,似乎并没有人打算找自己麻烦,所以在送走了王文平之后,便跃上了凉亭的顶尖。

    看着树林中穿梭奔行的人影,只片刻的功夫,便将东边的必经之路给堵住了,只得高喝一声道:“李兄,现在转北,他们又将东边的路堵住了!”

    李鑫早就瞧见不少人朝着东边而动,只是他们没有武长风的眼力,不知道前面究竟是什么情况,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当下毫不迟疑,立时改了方向,朝着北边而行。

    瘸腿老二,气鼓着腮帮,恶狠狠朝武长风方向瞪了一眼,而后见李鑫已经甩出自己半里地,当下一拐重重点在一块巨石之上。

    那足有磨盘大小的巨石,在他这一拐之下化为了粉末。

    重重哼了一声道:“先将凉亭上那小子拿下,堵住他的嘴,便让他再坏了咱们的事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