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东林寺得知消息以前,另外一群人却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
    五华寨,宽敞的大殿之中,一人满脸通红的站在殿中。

    “损失了三十八个兄弟,却不知道是谁下的手?”大殿之上,一人厉声喝道,使得殿中那人脸更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能将六弟抓来,却没有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时,此人脸上的通红,已经与头顶那一缕红发一个颜色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局促不安的模样,下手一人站起身来说道:“寨主,我看老三也是无心之失,所以才着了那小子的道,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夜蝠抓回来,逼他说出下手之人。”

    此人一脸清瘦模样,一派仙风道骨,看上去清清爽爽,似乎是个正常人,但再看其身侧,则能看见放在桌旁的一双拐棍。

    别看此人双腿残疾,却在五华寨排名第二,武功能胜过他的,也只有他们这位寨主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不能让老三去,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咱们五华寨的脸面怕是要丢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阴阳怪气说话的,是智谋最多的老五,此人看上去斯斯文文,仿佛一个文弱书生,但说气话来,却娘里娘气的,让人听着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你即使再骂老三,那三十几个弟兄也活不过来,咱们不先想办法将此人揪出来,在这里窝里斗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出面解围的,仍旧是双腿残疾的老二,听他如此说,阴阳怪气的老五这才不情愿的哼了一声,退回了座位。

    只是,大殿之上坐着的那人却没有开口,只是一脸沉思望着远方,半晌之后,这才对堂下一人说道:“老四,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四,这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只见此人一个铮亮的光头,显得极为显眼,光头之上有着明显的戒疤,一看便知是佛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!”

    只说了这么一句,光头之人便退回了椅中。

    听见他说出这句话,大殿之中众人都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正如老四所言,当初如果不是一念之仁,五华寨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大殿之上那人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老二与老三一同前往,这一次,一定要将那姓刘的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躬身领命,那人又补充道:“还有,以后别用六弟这个称呼了,他既然不仁,咱们又何必讲这般义气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云星还想说些什么,却见到大殿之上那人脸上的阴沉,不寒而栗之下,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安排,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论武功,李鑫不是二人的对手,但说道轻功,也只有二人能与李鑫一较高下,如果说两人都抓不住李鑫的话,也只有大当家的亲自出手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没有异议,寨主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离去,而后又单独将老四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与你关系最为密切,你最近可得小心些!”看着老四头顶的戒疤,寨主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寨主关心,只要不走漏了风声,相信不会将他们引来。”老四躬身答谢,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,如果发现他们来了,你知道该怎么做!”寨主一双眼睛直勾勾望着老四,想看清他脸上的镇静究竟是真的不在乎,还是假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寨主放心,一定不会让寨主失望。”老四神色变得肃然起来,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寨主便让其退下了,只是望着外面的眼神,已经露着几许担忧。

    东林寺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客栈大堂之中,已经有不少人起身坐在一起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,昨晚客店里遭贼了!”一人小声说道,似乎怕被掌柜的听见,影响他生意之下,别赶出客栈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你们可有丢失什么东西?”另外一人附和道,双手已经偷偷去摸自己放银子的钱袋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都在呢,我看你是瞎说的吧,小心老板娘听见,赏你两耳刮子。”此人似乎对这家客栈极为熟悉,确认自己没有丢失什么东西之后,便开起玩笑来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我可听见响动了,昨天晚上住进来的三人,你们可看见了?我就住在其中一人旁边,你们是没有听见,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。”先前说话之人不服,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咱们没有丢失什么东西,又哪里有遭贼一说了?”一人摇了摇头,不相信这样子虚乌有的话。

    “那是被人发现了,所以才没有得逞,你们是没看见,整个房间被砸得稀巴烂,那几人都是……”说话之时,只是将大拇指竖了竖,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这三人身上一定有什么宝贝,不然也不会有人其了心思,想要对他们下手了!”一人猜测道,却引起了更大的风波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客栈谈论的,无不是关于武长风三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直到三人下楼,楼下的议论之声这才消停了些,只是众人在此看向三人之时,眼神却变得贪婪与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理会这些,付了房钱,牵了马匹,便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只是三人前脚刚出客栈,后脚就有一人尾随而出。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心里暗道,又是一个不怕死的,既然你想死,我也拦不住你。

    三人吃了早点,便策马扬鞭,径直朝着镇外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提昨晚的事情,李鑫自然不会主动说出来,以至于王文平看见李鑫瞧武长风的眼神时,发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大事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不好看口询问,只是暗自揣度,大总管这又是干了什么事,让李鑫如此的瞧他了?

    三人行出一阵,到了一处名为望风亭的地方。

    望风亭依山而建,又有浓密的大树作为掩护,如果不是熟悉此地的人,很难发现这一处歇脚的凉亭。

    武长风因为眼力之故,自然是轻松发现了凉亭所在。

    见烈日当空,便说道:“前面有一处凉亭,咱们歇息片刻再走,如何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话,王文平自然不会违拗,至于李鑫,就更加没有意见了,见两人同意,武长风便直朝着凉亭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烈日当空,确实应该休息片刻,但明知道凉亭四周危机四伏,还要继续前往的,恐怕只有武长风一人了。

    别人辛辛苦苦布置一场,总不能让人家白等不是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