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武长风一脸迟疑之色,李鑫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,淡然开口道:“如果武大总管怕引火烧身,现在离去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别说是武长风了,就连李鑫也觉得这件事极为头疼。

    撇开五华寨那些人不谈,只是东林寺知道了自己的行踪,定然不会善罢甘休,要将藏佛砚要回去。

    丢了宝贝事小,没了性命事大。

    东林寺虽然为佛门寺院,却也不会大度到只是收回藏佛砚,就息事宁人,不再追究自己闯入东林寺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武长风露出迟疑之色的时候,他只以为武长风觉得这件事极为麻烦,不想趟这趟浑水,在武长风说出这样的话之前,自己开口总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摇了摇头,微微一笑道:“藏佛砚现在可还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提及藏佛砚,李鑫脸上明显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砚台而已,对我没什么用,我只是好奇,随便问问而已,如果李兄不肯说就算了,时候不早了,李兄早点休息,咱们明天还要赶路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站起身来,看了满屋子的碎片,微微一笑道:“李兄还是换一间房间吧,这里好像不能住人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武长风走到门口,李鑫这才开口说道:“武大总管,你真的不怕惹上麻烦?”

    他行走江湖多年,早就看透了人心,当初如果不是意外之中听见了五华寨大当家的话,他也不至于偷了藏佛砚以后,带着宝贝离开五华寨了。

    趋利避害,是人永远都改变不了的天性,无论是谁,都无法摆脱这种天性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的答话,似乎丝毫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只有两种情况,武长风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其一,是因为凌王府的存在,依靠凌王府的实力,自然不会畏惧一个东林寺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而起,而自己与他的交情,只算得上是点头之交罢了,让他动用凌王府的势力来帮助自己,似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其二,则是他自己本身有这样的实力,为了拉拢自己,让自己为他创造出更大的价值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没有见过他出手,但看起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,他这般年纪,武功能有三等已经撑破天了,这还是千古以来,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,他不相信自己这么巧,眼前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即使他有着一等武师的实力,面对整个东林寺,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。

    东林寺在四国形成之前就已经存在了,其底蕴之深厚,较之任何宗门都要深厚,加之东林寺为佛教,极少有门徒与人主动其争执的,东林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,没有人敢去猜测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得罪了东林寺,后果就只有两个,一个,亡命天涯,不被东林寺知道行踪,另外一个,则是被押送进东林寺,后果如何,却是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究竟是因为什么,他才会以身犯险,主动趟这趟浑水?

    下一刻,武长风的话,给了他一个不算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答应与我共谋大事,咱们自然要同舟共济,我不知道你以前做的事,正如你不知道我以后会做的事,总不能见了麻烦,就选择放弃了吧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,似乎东林寺在他眼中,并不算是什么威胁一般。

    怔怔看着武长风出门,李鑫心思开始起伏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不放弃自己的理由?未免也太扯了点吧。

    虽然说东林寺不是天下无敌的存在,但敢豁出性命,与自己一路同行的,这个世上,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究竟要敢什么,居然连东林寺这样的存在都不怕?

    还是说,他有什么特殊的法子,能够对付东林寺?只是想到东林寺这样侧存在,李鑫哪里还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能与东林寺为敌的,恐怕只有朝廷了。

    即使双方斗起来,恐怕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,他一个小小的王府大总管,又如何能对付东林寺了?

    难道他就如此的相信自己,觉得自己真的会不畏艰险,与他一同干出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来?

    可是,自己与他见面不过三日,说上的话也不过百句,为了自己这样一个人而树立如此强大的敌人,这件事在谁看来,似乎都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心思,又岂是他能揣度出来的。

    面对东林寺这样的存在,武长风自然是不想与之为敌的,只是藏佛砚这个东西,世人或许只知道他是东林寺的镇寺之宝,但很少有人知道,他真正的用途。

    如果能得到藏佛砚,他相信,自己以后的路很好走很多。

    至于东林寺的纠缠,武长风是不如何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有着凌王府大总管这一层身份在,他们即使要对自己动手,也不会肆无忌惮的打压自己,只要藏佛砚到手之后,自己用上一段时间在还给他们,想必东林寺不但不会为难自己,反而会感激自己。

    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,武长风想探一探东林寺的底。

    王府管辖一方,之所以不能将所有宗门连根拔起,最为忌惮的,就是因为东林寺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旦王府对宗门有什么大的动作,东林寺总会站出来说上两句话,慑于东林寺的威压,朝廷也只能任由宗门发展了。

    虽然每年都在暗地里打压宗门,但想要正真将宗门消除,在东林寺没有垮掉之前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打算帮助朝廷灭掉宗门的意思,身为武者,他极为清楚一个武者一身的本事,是需要经历多少苦练方能练成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好奇,东林寺为何会有如此底气与朝廷叫板,或许有朝一日自己面对极为强劲的对手时,也能创建一个如同东林寺一般的班底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知了其中缘由之后,武长风非但没有拒绝李鑫,反而刻意的拉拢他,想将他拉入自己这一只班底当中去。

    未来的事情,谁都说不准,或许,自己如今辛辛苦苦的忙碌,在真正见到那人之后,或许没有半点用处。

    但也有可能,在自己孤立无援之际,有了这样一只班底,自己的胜算便能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未雨绸缪,永远都不是坏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