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迟疑之际,窗外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六弟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伴随着推门之声,一人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清瘦的脸庞,以及额头上一缕鲜红的头发,本来还在狐疑的李鑫,此时已经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来,真的是他们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微微一笑道:“三哥,我已经退出五华寨了,以后就不要这么称呼我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脸色陡变,先前还一脸春风的脸上,此时只剩下寒霜了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还称呼我一声三哥,证明你还没有忘记咱们之间的情分,更何况,五华寨可不是酒楼客栈,是你想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!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语气中所蕴含的杀机,让人只觉得凛冽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想搭话,但见李鑫一脸无奈的神色,知道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,自己最好还是当一个旁观者比较好,是以只是退后了两步,看着两人对答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不要再逼我了,当初是我年少无知,才会做出以往那些傻事来,想让我重新回去,是绝对不可能的,但我敬重三哥你的为人,叫你一声三哥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其中的隐情,但李鑫却是当事人,对于当初的经历,可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可以说,李鑫这条命,几乎都是这个三哥救的,对他,自然也最为尊敬。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一套,既然你入了五华寨,这一辈子永远都是五华寨的人,你老老实实跟我回去,只要你将东西交出来,再给大当家的认个错,这件事便过去了,以后咱们还是以兄弟相称,还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得极为不耐烦,似乎想要将李鑫拖走,但还是一番说辞,以期能打动李鑫。

    李鑫缓缓摇了摇头,一脸同情望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三哥还是那般重情重义,只是三哥不介意当初我的做法,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想,如果我回了五华寨,后果只有一个,三哥与我这么多年的交情,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这个三哥,李鑫是没有半句话说的,重情重义,将谁都当成兄弟看,如果大当家的有他一半,自己当初也不会离开五华寨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刘云星这才犹豫说道:“放心,回去以后,如果大当家的为难你,我一定帮你说话,而且,大当家的没有要动你的意思,不然,背叛山寨的下场,你又不是不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鑫心中暗自好笑,三哥还是那般的天真。

    大当家的之所以没有追究当年的事情,是因为自己得了那见宝物之后,便销声匿迹,没了行踪,想要找到自己,又哪里有那般容易?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轻功在山寨之中自称第一,就没有人敢称第二的,即使眼前这个三哥轻功决定,也是不及自己的。

    即使找到了自己,他们也无法将自己留下,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,自己才能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至于如今为何会突然向自己发难,李鑫一时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只是淡淡一笑道:“三哥的好意我心领了,只是五华寨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去了的,劳烦三哥回去转告大当家的一声,就说是我李鑫对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李鑫已经不准备再与他多说下去,摆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对方离开。

    刘云星微微皱眉,沉声问道:“你是铁了心的打算不回去了?”

    见李鑫点了点头,续道:“好当初是因为我大意,这才着了你的道,今日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几斤几两?”

    言罢,一掌直朝李鑫扑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刘云星这一招,心中暗自叫声好,排云掌法的精髓,他几乎已经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只见一掌虽然看似平平无奇,但掌劲之中所蕴含的排山倒海的气势,却如同天上的云朵一般,千变万化,神出鬼没。

    武长风几乎将凌王府书房之中的秘籍看了个遍,自然知道着排云掌法的威力,能将排云掌法练到如此程度,没有数十年的苦功,是决计拿不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也想将这门功夫练成,只是因为对劲力要求极高,而且排云掌法看似绵柔,实则是一门极为霸道的掌法,与天尊诀中正平和的内劲全然不符,所以他才没有修炼。

    此时见刘云星使出真正的排云掌法来,如何让他不心生佩服之意呢?

    唯恐李鑫不敌,想要上前挡住这一招,却见李鑫嘴角露出一丝轻笑,而后一个翻身,轻巧避开了对方这一掌。

    看李鑫的身法,武长风这才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和我堂堂正正的比上一场,躲躲藏藏的准备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吗?”

    见一掌落空,刘云星气急败坏的说道,虽是如此,手中的掌力却连绵不绝的朝李鑫拍去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不用激我,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。”李鑫只是绕着屋内游走,并不与刘云星正面对敌。

    三五招过后,屋内已经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如不能将你带回去,我如何向大当家的交差?少说废话,今天你打也得打,不打也得打。”

    刘云星边打边说,丝毫没有气结的极想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暗自奇怪,按理说来,排云掌法虽然霸道,但对掌力要求极高,即使一等武师如陈阳华那般的,最多也能拍出百十来掌,似刘云星这般打法的,他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就别费力气了,我说什么也不会和你动手,既然你无法交差,那咱们来比试一场如何?”

    李鑫边躲边说,又避开了刘云星两掌。

    “比什么?”刘云星言简意赅,却显得有些气喘起来。

    终究是排云掌法,还是有熬不过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鑫环顾一眼四周,见屋内已经一片狼藉,不想在客栈之中继续纠缠下去,便说道:“三哥进镇子时,可看见镇子口的石碑了?”

    见刘云星一脸狐疑,随后还是点了点头,李鑫这才续道:“听说三哥的轻功绝顶,我早就想领教一番了,咱们就比轻功,看谁能先到镇子口的石碑,如何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见过那块石碑,离客栈不过三里地左右,如果按照镇子的大路而行的话,则要多出里许地来。

    如此地形,最适合比试轻功了。

    刘云星收了攻势,与李鑫相对而立,皱眉道:“你输了,是不是和我回山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