宽敞明亮的大殿之中,一人端坐其上,堂下一人全身湿漉漉的,似是因为紧张而惊出的一身冷汗,细看却又仿佛真的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此人一件薄衫,外套一件长衫,正是与武长风发生过冲突,又失足落入河中的陈三爷。

    “陈三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大殿之上,一人微微皱眉,只扫视了陈三一眼,目光便拉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此事千真万确,是我亲眼所见,寨主即使信不过我陈三,也应该相信我这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陈三爷忙解释道,生怕这位寨主以为他是信口胡诌,因此即使全身冻得瑟瑟发抖,却是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那人嗤笑一声,似乎对陈三这句话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关系极大,他不愿错过任何一丝可能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问道:“他们朝什么方向去了,走了多久?”

    陈三一脸苦涩,自己先出的酒馆,事后又失足落入水中,来不及换一件衣衫便赶了过来,哪里知道他们朝什么方向去了?

    看着陈三一脸迟疑的模样,大殿之上那人在此露出一声嗤笑,而后一脸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下去吧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”

    陈三如蒙大赦,忙退出殿外,他现在是真的感觉冷,冷到骨子里去了,如果不及时泡个热水澡,他相信不出三天,自己必然得道成仙。

    然而,坐在大殿之中的那位,却并没有因为陈三的遭遇,而有丝毫的同情之色,回过头来,问坐在下手那人道:“老五,你怎么看这件事?”

    听得那人说话,其中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了起来,恭敬之意,皆在一举一动之中。

    “宁可杀错,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可是整个五华寨的耻辱,如果不能将那可恶的盗贼抓住,他们五华寨就永远无法真正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五大高手坐镇,上百人看守,最后,却还是让那人得逞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谁,也不想知道对方是谁,现在,他们只需要做一件事,将那盗贼抓住,然后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那人点了点头,吩咐道:“老三,打探消息的事,就交给你去办了,记住,找到他们之后,千万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站起身来,随意拱了拱手,便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模样,又有一人说道:“老大,老三这个样子,我实在有些不放心,上一次如果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还欲再说下去,却被大殿之上那人挥手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就别提了,如果你觉得你轻功比得过老三,你跟去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先前说话那人一愣,随后便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见大殿之上在此恢复了沉默,大殿之上那人目光又有些发直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名声,老子才不在乎呢,可是那宝贝,如果找不回来,那才是最大的损失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官道之上,三匹马奔驰而过,只留下滚滚尘埃,让人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然而,道路旁一株大树之上,一人双眼微眯,直直瞧着三人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等三人消失在视野之中,树上这人这才自言自语道:“上一次让你得逞,是因为我的大意,这一次,我看你小子往哪里逃?”

    言罢,弹身而起,人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奔行在官道之上的三人,似乎并没有察觉出异样,只是为首之人眉头微皱,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三人真是从酒馆出来,而后一路向东的武长风三人。

    或许王文平没有丝毫察觉,只是在想着夜蝠为何会跟来的心思,至于夜蝠本人,只是一脸沉默的跟在众人身后,从他脸上,看不出什么异样来。

    然而武长风有着惊人的眼力与耳力,早在对方停在树上之时,他已经看见了对方,至于对方的话,也轻松落入了武长风耳中。

    大意?逃?

    这人武功不弱,是奔着自己而来,但听他的口气,似乎不是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回头望了一眼一脸死灰的李鑫,眼神中满是狐疑。

    但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回过头来,装作无所谓的模样,继续朝前赶路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,谅他也翻不出多大的风浪来。

    因为李鑫的到来,两人不再茫然无措,紧赶慢赶之下,终于在天黑之前,到了一处名为路河镇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里因为靠近穆王府,显得繁华了不少,三人没有费多大的功夫,便找了一间还算不错的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之时,武长风忽然出现在李鑫门外,似是赏月,却又似乎在想着心思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有什么事要问的,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屋内的李鑫已经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卖关子,径直推开房门,见李鑫并未睡下,而是提着酒壶自斟自饮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,你得罪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绕弯,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得罪的人多了,难道你也觉得有些不对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冷,心中暗自嘀咕一阵。

    难道,他也有扫视方圆五里的本事?

    “不是觉得,是有人盯上了咱们,我觉得应该是你以前的仇家,所以过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李鑫递过酒杯,替武长风满上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如果怕麻烦的话,可以趁着天黑离开!”李鑫不咸不淡的说道,似乎并没有将来人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做他这一行的,没有仇家那才是怪事,如果整天提醒吊胆的担心别人来寻仇,恐怕没有别人抓住,自己就先吓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直觉有危险,却并不如和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是颇为佩服他这一点,宠辱不惊,才是干大事的料。

    “如果怕麻烦的话,我就不会同李兄说那番话了,只是我觉得这一次的人有些不简单,李兄还是小心些为好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路上遇见那人是从哪里来的,单是他那身轻身功夫,就不是寻常人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能拍出如此厉害的轻功高手查探自己的行踪,对方的实力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李鑫听了,眉头这才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之中,武长风似乎从来没有现在这样谨慎过,难道说,这一次的对手,真的有那么强?

    努力搜寻脑海中的记忆,想要弄清对方的来历,但除了东林寺是自己只能望风而逃的存在以外,这世上还没有谁能威胁到自己。

    而除了东林寺盗得藏佛砚以外,就只有当初自己初出书院之时,加入的一伙盗匪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真的是他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