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不甘示弱,同样望了过去,虽是开春时节,对方只着一件薄衫,外面套了一件灰色披风,健硕的身材,显得极为高大威猛。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阁下便是他们口中的三爷?”

    三爷微微皱眉,似乎对武长风这样的问话极为不满,但还是拱了拱手,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武长风却觉得,其他人对三爷的谣传,还是有些误解的地方,按这些人的说法,三爷应该是那种蛮狠不讲理的人才对啊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占了他的座,他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在下武长风,幸会了,咱们急着赶路,所以占了三爷的座,想必三爷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三爷明显一愣,脸上戒惧的神色已经被惊讶所取代。

    别说是三爷,其他人也是一样,在武长风说出自己名号的时候,这些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难道说眼前这人,便是凌王府的那位武大总管?

    心中虽然泛着嘀咕,却没有人开口问话,还是正主三爷首先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位凌王府的大总管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对方的说法。

    在确认之后,三爷猛然一派大腿道:“佩服,能与武大总管同桌吃饭,那是咱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便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,径直坐在了武长风对面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为难夏国迎亲队伍的事,咱们都听说了,能扬我周国国威,武大总管实是替咱们长了脸面啊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名号居然这么管用。

    谦虚道:“分内之事,又哪里有三爷说得这般大义了。”

    三爷摆了摆手道:“诶,不管怎么说,武大总管恩威并重的举措,咱们倒是很欣赏的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见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,武长风就知道他还有下文,也不惧对方的名声,接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三爷微微一笑道:“只不过听说凌王爷出征在外,现在王府交给武大总管在打理,你说,他这样一个大忙人,有时间到这样的小酒馆来喝上两杯吗?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,武长风瞬间明白了对方用意,他这是将自己当成了冒牌货?

    也不如何着恼,微微一笑道:“这也说不定啊!出来散散心,喝上两杯酒,也是极有可能的嘛!”

    酒馆中其他人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会是这样的答话,这不是明摆的承认自己不是武长风吗?

    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三爷并没有立时发难,只是一双狐疑的眼,不停打量着武长风,许久之后,这才一脸不信说道:“你说你是武大总管,可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呵,今天这是怎么了,出门吃个饭,还要证明自己是谁不成?

    见王文平就要掏出腰牌,当下不着痕迹的阻止了,而后微微一笑道:“你说你是三爷,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三爷了?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,武长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酒馆,此时想的更加寂静了,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,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闻得出来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有好戏看啊!

    三爷同样愣了片刻,随后哈哈大笑道:“兄弟这句话问得好,想要证明我是不是三爷很简单,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只见他手中猛然一掌拍在木桌上,可怜那已经漆黑破旧的木桌,在他这一掌之下,又缺了一角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情景,知道三爷动怒了,小小酒馆之中,所有人都点头称是,就连酒馆的老板在内,也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,武长风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几分,呵呵笑道:“原来三爷的名头,是这么来的啊!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显露自己武功的意思,只是端起面前的酒碗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,三爷露了一身本事,即使对方不是武长风,恐怕也要露上两手才是。

    是以,武长风端起酒碗之时,众人目光几乎全都集中在他身上,及至他将酒碗重新放回桌上,过得片刻之后,见并没有异样,整个酒馆之中,忽然爆发出一阵嗤之以鼻的响动。

    反应最大的,自然是三爷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怒目圆瞪,死死盯着武长风,见对方除了衣着稍微华丽一些,再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而自己与他聊了如此之久,为的就是打探出对方的虚实,此时见对方并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,即使他真是武长风,自己得罪了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怒不可遏道:“臭小子,你敢耍我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不动,微微皱眉道:“伙计,咱们的菜怎么还没上,咱们还要赶路呢?”

    听见酒馆中的动静,别说是跑腿的伙计,就连后厨的一帮厨子,都跑出来瞧热闹了,没有人做菜,自然没有人上菜了。

    酒馆老板虽然极想做武长风这单生意,可是眼见三爷已经动怒,即使武长风给自己再多的银子,自己恐怕也收不了了。

    是以虽然见武长风正在呵斥没有丝毫动弹之意的伙计,老板也只是冷眼旁观,并不催促伙计去做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举动不仅让酒馆其他人感到意外,更让三爷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他三爷是什么样的存在?这十里八乡的,谁听见他三爷的名号,不得绕着路走?现在倒好,眼前着小子不但不将他放在眼里,更是将他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三爷心中那个气啊,当真是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猛然站起身来,便要去抓武长风的衣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举动,武长风高声喝道:“李兄,既然来了,何必躲躲藏藏的,与三爷过上两招,也好让我瞧瞧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三爷微微一愣,心道,这小子还有帮手?

    四顾之下,只见门旁立着的一人忽然动了。

    三爷只见对方一袭宽大的斗篷,瞧不出对方额容貌,但他却清楚的见到,对方的右手没有中指。

    因为在那人刚动的时候,他便看见一个没有中指的拳头朝自己砸了过来,只一拳,便将高大魁梧的三爷打得鼻血直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