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头再看夜蝠之时,只见对方浓眉细目,一双小眼睛从来没有片刻停顿过,总是滴溜溜的四处打量着,虽然看着武长风,似乎也在打量自己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从他模样来看,对方比自己不过大了几岁,仿佛三十出头的模样,与传说中的相印证,心中更加肯定对方便是夜蝠了。

    王文平本以为听了对方名号的武长风,即使不显得震惊,也会又些许的惊讶,但从他脸上,王文平找不出半点吃惊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微微一笑,轻哦了一声道:“原来是李兄,久仰大名,在下武长风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明显感觉到,先前还放松自如的夜蝠,在听见武长风三个字以后,手脚已经紧绷起来,似乎只要武长风微微一动,他便打算立时逃走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武长风的名字变得这般骇人了?

    心中不解,却听夜蝠说道:“你,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微微点头之后,脸上这才露出惊惧之色,问道:“你不是来帮我的,是想抓我的吧?”

    王文平清楚见到,对方的双脚已经踩实,屁股也已经离凳,戒备武长风的同时,也警惕着自己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王文平不敢坏了武长风的大事,只是一脸询问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仍旧喝着茶水,对眼前的一切似乎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小人之心,你可以走了。”叹了口气,武长风将目光一向远方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瞧去,王文平只见因寒冷而产生的水汽,在初生的太阳之下,正缓缓的消散开去,如有若无的远山,在薄雾之后显得更加朦胧了几分。

    但可以清楚瞧见,近处那些残枝败柳的树上,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悄然冒出一丝绿意来。

    春,终究是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的情景,王文平不禁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自从自己进入书院以后,就从来没有见过早春时节是什么样的景象了。

    在书院时,自己一直忙于各种技师的修习,即使有时间,也会用在偶尔修习的武师之上,而进了王府之后,自己一直忙于府上的事情,哪里有什么闲暇,去赏玩附近的风景了?

    即使有这儿心情,王府也没有这样的景致。

    所以,再次见到眼前似曾相识,却久未相见的情景之时,王文平心中的思绪,已经开始漂浮起来。

    及至感觉有人碰了一下自己的手臂,回过头来才发觉,坐在对面的夜蝠,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解问道:“大总管,难道咱们真将他放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,缓缓摇头道:“我轻功不如他,你能追得上他的话,我倒是不介意将他抓来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王文平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是啊,对方的轻功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,自己这点功夫,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用,想要留住对方,是绝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正失望自己,又听武长风说道:“更何况,我也没有抓他的意思,到时候,他会来找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夜蝠会回来?骗小孩呢?

    他可是三山五岳都在通缉的要犯,被人发现了行踪,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走,哪里还会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先前自己没有报上名号之时,或许对方真的有所希翼,想从武长风手中捞到点好处,但报上了王府名号之后,绝不可能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王府是干什么的?王府就是管辖一方,约束武师欺压良善的存在,既然他偷盗了别人的东西,王府又岂会轻易放过他?

    见王文平一知半解的模样,农妇又没有将早餐弄好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,想不明白?”

    王文平见机会来了,点头如捣蒜一般的答应。

    只听武长风说道:“我有办法让他过上他想要的生活,他却极为厌倦眼下的生活,你说,如果是你,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?”

    王文平一愣,随即明白了武长风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这是欲擒故纵之计,让夜蝠自己送上门来啊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总于明白武长风为什么如此痛快的放走夜蝠了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心里还向着武长风所说的事,在没有弄清楚以前,他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这好比一个赌徒,手上但凡有一分钱财,即使手气再背,也不会离开赌桌一般。

    他现在,真的有些看不透武长风了,自己明明与他一样,只长了一个脑袋,但对方想问题的方法,不知道比自己高明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是说他是咱们天岳书院第一庸才吗,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脑袋?

    心中思量此事,农妇也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木桌,一碟泛光的乌黑咸菜,配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粥,清贫之中,却透着讲究。

    武长风津津有味的吃着,是不是夸赞两声,惹得一旁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的农妇,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而王文平却没有他这等心思,只是不断在想,自己与武长风之间的差距,究竟有多远。

    等一碗稀饭吃完,武长风见王文平仍在发呆,忍不住说道:“以我看啊,你还是打道回府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本来好端端的,蓦然听见武长风来了这么一句,王文平心中所有的想法,顿时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不解问道:“大总管,我没做错什么事吧,为什么要赶我走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现在是没什么事,所以没什么要紧的,如果遇上点事,就你这样的状况,能帮得上忙吗?”

    王文平当下猛然站起身来,坚定说道:“有什么吩咐,大总管尽管……”

    ‘吩咐’二字还没有出口,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,摇摇晃晃之际,好容易站稳脚跟,却见对面武长风不以为然的回过头去,接过农妇递上来的热粥,继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文平这才意识到,武长风为什么不愿意在晚上与夜蝠秉烛夜谈,这才知道,为什么他会起的如此之早。

    身体,永远都是放在首位的,没有好的身体,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状况?

    自己虽然难得跟在武长风身边,能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,但前提是,自己要有足够的精力,再能学到东西啊。

    不然,除了拖武长风的后退以外,自己半点忙也帮不上。

    当下恭敬行了一礼,便将先前的事抛在了脑后,专心吃起粥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