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黄诚泰闲聊一阵之后,武长风便出来二公子小院,径直前往任云霄哪里。

    虽然他一直都在处理王府的事情,但对于自己的私事,他也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让其他人留意天尊诀的下落,总比自己一个人四处寻访要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而过得着许多时候,任云霄哪里恐怕得到了不少消息,如果事实可靠,自己可以前往查探一番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没有将天尊诀练成之前,贸然去找那个藏在背后的人,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所以,在将医仙交给他的残篇练全之后,他现在修炼最多的不是天尊诀,反而是花雨针法。

    这一门功法不仅是一门极为适合自己的暗器功法,修炼之时,更能提高自己一心多用的本事,对于天尊诀这种心性要求之高的法门,有着不小的帮助。

    虽然他一直勤修苦练,花雨针法也不过练到六层而已,想要再进一步,似乎心力有些跟不上。

    深思熟虑之后,武长风觉得,应该是自己修炼天尊诀的武功是残篇,心性无法贯通之下,便只能限于此等修为了。

    想要突破,唯有找到另外的天尊诀秘籍。

    至于花雨针法,他却没有停止修炼,即使无能再有所精进,却可以提高熟练度,等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,再找到天尊诀秘籍之后,花雨针法便可以水到渠成的上升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带着满心希望,武长风见到了正在指导众人修炼的任云霄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过来,任云霄忙将武长风引进了雄威殿,两人闲聊一阵,武长风直接问道:“我托你办的事情,可有什么进展?”

    任云霄沉吟了片刻,缓缓摇头道:“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,不过听他们说,东山之地有不少高手,并不知道他们武功传承,武大总管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,我可以派人请几人过来问话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微微一皱,随即摇头道:“不必了,些许小事,不值得大动干戈,对了东山之地是什么样子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一拍大腿,苦笑道:“那边高手确实不少,当时他们都没有什么野心,一心只想着吃,所以咱们也没放在心上,只是上一次有一个叫余跃怀的家伙看见咱们的人在山林中烤兔子,一时把持不住,便与咱们的人动了手,后来出手之下,对方一人便将咱们六个四等武师打趴下了,这件事之后,咱们才对东山之地重视起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笑道:“后来呢,任总管就没有找他们要个说法?”

    任云霄尴尬一笑道:“最开始听见这件事的时候,咱们确实派人去过,只是动手了三次,每次都是咱们吃亏,后来还是东山当地一位声望颇高的老前辈出面调停,这件事才揭过去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脸有不虞之色,微微皱眉道:“如此大的事情,你们怎么不上报给王爷知道?”

    岂知任云霄赔笑道:“起先咱们也觉得这样的势力存在,终究会影响到其他王府,只是一场赔罪宴,却将他们的秉性都暴露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疑惑望着自己,这才微笑道:“当初咱们也以为他们身手非凡,定然会给咱们找麻烦,岂知菜肴一上桌,咱们还没有开口,他们就已经大打出手了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依然是一副不解的神情,任云霄补充道:“不是相互之间的客气,而是真的大打出手起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皱得更加深了,极想知道后文,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出手,是否与自己的猜测一样?

    而后便听任云霄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的起因也很简单,是一人先尝了桌上的一道菜,一人说有些咸了,另外一人尝了一口,却说有些淡了,两人僵持不下,众人便来劝说,几次三番之下,对于这道菜的评价也就越来越多,到了后来,劝架变成了吵架,一时之间酒宴上的人分成了数波,互不相让之下,便动起手来,直将好好一场酒宴,硬生生变成了打架的擂台。”

    听任云霄说完,武长风眉宇间的阴沉这才散去,果然,这些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忘记医仙跟自己说的话,完整的天尊诀,能让人感官变得敏锐,他们虽说是因为吃食而起的争执,但毕竟是因为味觉的缘故,再加上任云霄先前描述的,说他武功奇高。

    两者结合之下,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没有修炼天尊诀,只是因为个人喜好才产生的误会,但自己跑一趟,也损失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有可能,武长风断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自己待在王府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,在继续待下去,恐怕会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之中,将自己最后哪一点血性也消磨掉。

    告辞了任云霄,武长风出了王府,游走了一圈之后,回到岛上之时,武长风遇见了许久未见的王文平。

    现在的王文平,已经是王府的领队了,除了武长风交待给他的事情以外,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,能遇见他,也确实是一件难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我刚刚去了演武殿,重新评定了武师等级。”见到武长风之后,王文平一脸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见到他脸上高兴的神色,武长风大致能猜出来他的武师等级,即使没有够六等,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,有这样的提升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努力能够办到的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武长风仍旧一脸惊讶道:“哦,你现在是什么等级了?”

    王文平一脸得意道:“与大总管相比,自然差了不少,但六等的水平,在所有技师之中,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超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并不是说大话,而是在陈述一个实是而已。

    六等武师,放在武师之中,恐怕只能是中等偏下的水平,但如果放在技师之中,就是拔尖的存在。

    虽然替王文平高兴,却不想他因为一点进步而止步不前,微微一笑道: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王兄这句话,说的有些轻浮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