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二公子会忽然谈起这样的话题来。

    在没有进入王府以前,武长风或许和二公子的想法一样,寻一处安静的居所,过一些平淡的人生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孜孜不倦的追求武功的精进,实是因为十年之中,被太多的人瞧不起,在重多的压力之下,想证明给别人看,自己也是头顶天脚踩地的男子汉。

    只是在进入王府之后,自己武功不但进步神速,就连技师一行,也颇为精通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,没有必要再有什么突破。

    因为,撇开自己的私人问题不谈,身在王府的他,现在实际上已经无欲无求了。

    正如二公子所说一般,过这样闲适惬意的日子,又有什么不好的?

    可是,想到自己身上背负的仇恨,武长风却不能甘心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父母被害,他也不会遇上医仙,没有遇见医仙,自己的眼睛也不会出现问题,说不定天岳书院第一天才的名头,仍旧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父母被杀,自己也是一个有着母亲疼爱、父亲教导的孩子,在被别人欺负的时候,也不至于只能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的苦。

    自己所有的境遇,都是因为那个人所造成的,如果不能将那个人揪出来,即使自己过上在舒适的日子,心中也永远无法痛快。

    如果,没有这些事情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是啊,每天看看日出日落,泡上两杯热茶,与三朋四友喝上两杯,这样的日子,何其快哉。”

    梦想,每个人都有,只是能够实现的,永远都是少数人。

    自己不可以,但身为王府的二公子,黄诚泰却可以。

    他不会将自己的仇恨带进王府,也不会将黄诚泰牵扯进其中,黄诚泰能享受到这般待遇,是因为他的出身。

    没有人对付他的父母,也没有人会理会他的成败,在旁人眼中,他永远都只是凌王府的二公子。

    即使再努力,除非有超越凌王爷的功绩,否则,他永远都只是这么一个身份。

    有这这样一个身份的人,你和他谈爱恨情仇,与他说江湖恩怨,拉他共谋天下大事,你自己不觉得不妥,别人未必会听你的一派胡言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身份,就应该过上这种闲适的日子,然后慢慢终老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在听了黄诚泰所言之后,并没有用自己的观点去考虑这个问题,他只是用一种旁人的眼光,帮黄诚泰分析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所走的路,与黄诚泰是截然不同的一条路。

    即使头破血流,也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。

    黄诚泰却忽然话锋一转道:“可是,这样坐吃等死的日子,又有什么味道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他转变得居然如此之快,猝不及防之下,差点没有从躺椅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你丫的,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要不咱们换换,你去复仇,我来当这个吃穿不愁的富二代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一阵腹徘,嘴上却是苦笑道:“这种日子,不知道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,二公子,你就别拿刀子戳人的心了,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以为二公子不过是在与自己开玩笑,所以信口胡诌了一番,却没有想到二公子听了之后,猛然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长风,我说的是心里话,你说咱们做什么事,能够名扬天下?”

    一脸诧异瞧了黄诚泰良久,见他确实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武长风这才惊觉,自己是不是又将自己的想法,强加在他身上了?

    以同样严肃的神色说道:“二公子,有些事是注定了的,永远无法改变,你现在这样的身份,除非武功能练成天下无双的地步,不然,你永远也做不到你所说的那般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打击黄诚泰的意思,只是在陈述一个实是而已。

    凌王爷统领骁骑军,在军中的威望是无人能及的,即使是朝中那些嚣张跋扈的大臣,见了凌王爷也得礼让三分。

    一个在庙堂之上有着绝对的地位,又在三军之中有着极高威望之人的儿子,他如果去走凌王爷的老路,在没有超越凌王之前,只会找人笑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凌王爷这样的存在,也不是那么好超越的。

    一旦没有好的时机,那他的一生,将注定活在凌王爷的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而如果他能练成天下无双的武功,从宗门上入手的话,武长风有信心能将武林宗门重新整顿一番。

    宗门与王府不相容的局面,将砸自己的谋划之下土崩瓦解,最后形成互惠互利的局面,将是前无古人的。

    然而,想要练成具有震慑所有宗门的绝世武功,没有几十年的功夫,恐怕是办不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并没有隐瞒黄诚泰的意思,选择将最坏的结果说出来,免得他心存侥幸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样无趣,别人和你谈论大事,你总是喜欢浇上一盆冷水,我就是想想而已,难道这也不成吗?”

    是啊,梦想谁都有,自己又何必将他的梦想给扑灭了呢?

    即使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梦想,只要将其放在心中,即使自己这一生都无法企及,可是在生命的长河之中,自己也能知道,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自己不但将他的梦想给扑灭了,还让他看清了现实,不知道自己这一生究竟是为什么了。

    怀着几分愧疚之意,武长风尴尬一笑道:“额,二公子,我不是有意的,如果你真想留名千古的话,我倒有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本来没了兴致的黄诚泰,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又如同打了一计鸡血一般,猛然坐起来问道: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武长风遥望远方,微笑道:“一个你永远都不敢去做的法子,谋反!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出口,吓得黄诚泰猛然串到武长风近前,将其嘴巴堵上之后,确认四周没有人,一颗惊魂未定的心这才落下。

    埋怨道:“以后,这等胡话千万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道:“看吧,只是听到,就将你吓成这样,真要干起来,你恐怕吓得要尿裤子来吧!”

    面对武长风的调侃,黄诚泰真的半点办法也没有,这等大逆不道的话,也只有他能当玩笑说了。

    悻悻坐回躺椅之上,便不再理会武长风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