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任云霄见到一脸愁云的武长风与二公子时,原本灿烂的脸上,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二公子找我有什么事?”任云霄言简意赅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外府之中,可有父王的消息?”黄诚泰有些急不可耐,忙问道。

    任云霄本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却没有想到,二公子是担心凌王,所以才会如此紧张。

    只是依照时日推算,即使探子回来,也需要两三日的时间,更何况,王爷没有走几天,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当下微微一笑道:“二公子多虑了,现在王爷恐怕只是刚到北芒,两军相交,更不可能轻易动手,我看没有十天半个月,恐怕不会有什么重要的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听完,又一脸狐疑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自己的猜测,并没有多大信心,但既然武长风能想到此节,恐怕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任云霄说没有收到父王那边的消息,那这件事究竟是一场虚惊,还是确有其事?

    如果真的有危险,自己也好提前通知父王一声才是啊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武长风这才摆了摆手道:“有劳任总管跑一趟了,看来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见任云霄一脸无所谓的笑笑离开,武长风这才开始细思起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以丞相李源的实力,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必然是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,更何况,他时常待在当今圣上身边,谨言慎行应该不输于任何人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轻浮的表现,绝不可能是他一个丞相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能如此明目张胆的招揽自己,只可能有两个原因,其一,他与凌王感情交厚,过来询问自己,确实是因为欣赏自己的才华。

    只是从黄诚泰口中得知的消息,却让武长风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一个从来不来王府串门的人,能与凌王的交情好到哪里去?更何况,他不趁着凌王在的时候提出来,偏偏选在王爷出征不久的日子前来,就足以说明,两人关系并不如何深厚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原因,武长风压根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两人如果关系不算身后的话,丞相如此做法,必然会引起凌王爷的不满,到时候凌王爷回来,必定会质问他一番。

    李源不但不遮掩此事,反而大张旗鼓二位,不是他不惧凌王爷,就是凌王爷不会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技师出身的丞相,如何敢与武师出身的凌王爷硬碰硬了?不惧凌王爷这种说法,很显然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但如果说凌王爷不会去找他麻烦的话,武长风是不怎么相信的。

    一个与自己关系并不怎么好的人,来自己府上趁自己不再挖自己的人,不管这人是不是凌王,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吧。

    既然凌王爷必然会去找李源麻烦,那他为什么又毫无顾忌,一意孤行呢?

    很显然,对方是料定王爷回不来了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凌王府必然遇到了十分凶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是什么,武长风自然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而李源身为朝中大臣,对于前线的消息,自然要比自己快上不少,难道说,他已经收到了什么风声?

    凭着一直以来谨慎的态度,武长风不敢大意,将自己推测说了一番,想听听二公子的意见。

    黄诚泰沉吟了片刻,觉得武长风有些天马行空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发生的概率,恐怕连万分之一都不到。

    虽说王府的探子,比不上朝廷的快马,但如果王爷真出了什么事情,必然有人前来汇报。

    丞相如果能确定父王有什么不测,那自己也应该得到消息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到目前为止,自己也没有收到关于父王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长风,是不是咱们小心过头了?他只是来挖墙角而已,有怎么会想得如此长远了?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疑惑的黄诚泰,武长风不禁回过头来,又将事情重新清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除了李源的突然到来以外,王府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即使是朝廷,也没有什么大的举动。

    难道说,真的是自己胡思乱想?

    还是有些不放心,便问黄诚泰道:“二公子,要不要派人前去打探一番?”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不放心,且身为大总管有这样的全力调度人手,但此时毕竟有二公子在,凡事还是要过问他一声才行。

    越俎代庖的罪名,他可不想背。

    迟疑了片刻之后,黄诚泰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反正派两个人去,父王即使没出什么事情,知道了也不会生气,反而因为自己的不放心,心中会更加宽慰几分。

    得了黄诚泰的许可,武长风便告辞出了小院,径直找到了任云霄,让他派人打听前线的消息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第一波摊子来报,说两军正处于对峙之中,凌王一切安好,正在思量应敌之计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消息,武长风与黄诚泰二人均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,还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啊。

    放下心来的二人,又重新整顿起王府来。

    鉴于武长风先前所言,黄诚泰现在也开始过问王府的细枝末节,对于如何打理好王府一事,也学到了不少。

    至于三小姐,在赵丹珠被送往琴箫阁的时候,就直接离开了王府。

    对于三小姐的行踪,除了凌王以外,在没有第三个人知道,所以即使是询问黄诚泰,武长风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场算不上是风波的事情过去之后,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,身在王府中的人都觉得,现在的王府,与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偶尔会去炼丹房,与老爹闲聊上几句,有时则在岛上闭关不出,提升自己的修为,再有空闲的时间,便会四处转转,找罗无双二人聊上几句。

    至于王文平,在刘玉玲被随嫁到夏国之后,就一直醉心于修炼之上。

    最近武长风去找他时,发现他的变化,是整个王府之中最大的。

    看见王府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,武长风与黄诚泰二人并排而坐,晒着春日里温和的阳光,喝上一口温热的茶水,如此神仙般的日子,倒让武长风沉醉于其中。

    “长风,你说咱们一直这样生活下去,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闭着眼睛,靠在躺椅上的黄诚泰忽然开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