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武长风这样的神色,黄诚泰一脸不快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取笑我,也不知道给我出出主意。”

    岂料武长风非但没有安慰他,反而义正言辞道:“二公子,现在王爷不再,你应当挑起王府的大梁,整日里沉浸在儿女情爱之上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一脸不悦的扭过头去,武长风知道他不喜欢听这些话,但还是缓缓说道:“更何况,我说的也是实话,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等黄诚泰一脸疑惑的看向自己,武长风这才继续说道:“你想啊,天底下哪一个女人不想嫁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?只要二公子能够有一番作为,到时候就不是二公子去求郭师妹,而是郭师妹来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如果你对一个人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,她却寸步不离的围在你身边,时间长了,你烦不烦?”

    等黄诚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既然你也觉得烦,那郭师妹不是更烦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黄诚泰才反驳道:“我和郭师妹的关系,不是其他人可以比较的,即使她真的不喜欢我,也不会讨厌我才对啊!”

    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得,自己讲的那些话,他都当成了耳旁风了。

    看来凌王将整个王府交给自己,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有能力打理好王府,更重要的原因,是他深知自己这个儿子无心管理王府,这才让自己顶缸。

    得,自己不但要管理王府,看来,还得将二公子引上正途才行。

    也不着恼,微微一笑道:“是是是,公子说的是,可是,不讨厌你,你觉得就你目前这个情况,你觉得你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只这么一句话,便将一肚子牢骚的黄诚泰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是啊,他不讨厌自己,自己又有什么本事,能与逍遥王一争长短了?

    “那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,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道:“这个嘛,就看你的威名,能传播多远了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似懂非懂望着武长风,希望他能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卖关子,微微一笑道:“我来问公子,当世之上,公子对什么人有兴趣?”

    黄诚泰略微沉吟了片刻,便点了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没有点破其中的关键,目的就是让黄诚泰自己去想,毕竟自己说与他听的道理,无论对错与否,在他心中,永远都有一条自己的底线,超远了他的底线,即使自己说的再对,他也会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他自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知道自己这一条底线之下,其实还有千万种可能之后,以前在他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想法,就能不攻自破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用的,正是这样一种法子,从黄诚泰的表现来看,效果似乎不错。

    等黄诚泰思量片刻,武长风这才将正事提上了台面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重新拟定的各项规矩以外,武长风将丞相李源的到来,也一并说给黄诚泰听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源,也太不将父王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黄诚泰一脸怒色说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直呼李源名号,扫视一眼四周,这才小声道:“公子,慎言!”

    “慎言个屁,他都挖墙脚挖到王府里面来了,我还要装作没听见,趋炎附势的将你送过去?”

    二公子这个暴脾气,哎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郁闷,却又不敢发泄出来,这算不算是自己没事找事做,自讨苦吃的做法?

    但还是压住心中的不快,微微一笑道:“公子,我又没有答应他,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?难道公子不觉得,此事另有蹊跷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蹊跷的,不过是他看你本事过人,想将你拉拢过去,我看他是趁父王不再,所以才敢如此,不然,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对你说那番话。”

    听了黄诚泰所言,武长风心中一阵酸爽。

    从黄诚泰的口气不难听出,他对自己的重视,想自己本事一介籍籍无名的技师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也多亏了他的帮助。

    但李源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来王府要人,恐怕不是因为凌王不再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么浅显的道理,二公子居然浑然不知,这让武长风,着实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丞相以前可有来过王府?”

    只见二公子‘咦’了一声,便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正如武长风所问,丞相却是没有来过王府。

    不管是凌王设宴款待众人,还是偶尔串门来访,在黄诚泰的印象之中,他见到丞相李源,好像也只是在自己大姐出嫁的时候。

    以前从来不来王府的丞相,最近为何会来凌王府了?

    看着黄诚泰一脸疑惑的脸色,武长风就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这样的话,这其中的问题,就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了。

    看来,丞相李源来王府的目的,并不是单纯的想要邀请自己啊。

    只是朝堂之上的事情,不仅仅是武长风,就连身为王府二公子的黄诚泰,也很少听闻,丞相与凌王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,他们又如何得知了?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却各自想着心思。

    黄诚泰担忧的,自然是目前的情形,没有凌王在府上,王府便失去了与朝廷联系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想要趁虚而入,自己又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而武长风考虑的,则要甚远的得多,除了眼下的形势以外,他总觉得,丞相李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似乎,他觉得,自己迟早都会去找他的。

    那种志在必得的感觉,才是武长风最为反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不知道凌王与丞相只见的关系,也不能妄加揣度。

    就这般,两人枯坐了半日,忽然,两人同时一拍桌子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是父王(凌王)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两人本在想着各自的心思,却没有想到会说出同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没有功夫理会为何会在同一时间,想到了同样的问题,当下便将任云霄叫来,打听凌王出征的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