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王府,武长风便将此时说与任云霄听了,沉默了许久的任云霄,便再次开始忙碌起来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细细探究此事的想法,这些琐事,交给他们处理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再次清闲下来的武长风,准备潜心修炼之时,王府却来了以为贵客。

    当朝丞相,李源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一直让众技师仰望的存在,所有人心中都是带着敬畏之意的,即使是以实力说明一切的武师,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毕竟,到了李源这个高度,已经不是一身本事能够撼动得了的,而别人只要一句话的事,自己便可以亡命天涯了。

    作为王府的大总管,武长风同样怀着这样一丝心理。

    对方也是天岳书院出身,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同门师兄,有这样一个人作为自己的标杆,自己也不至于在其他人恭维的话语之中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按照王侯的礼仪,武长风将李源引进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当再次见到这个满面春风,显得极为亲切的中年汉子之时,不知道为什么,武长风想起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心丞相这个人,不要和他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忘记了是谁告诉他这句话的,但他却牢牢记住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小心谨慎,本就是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,他没有狂妄自大到,以为自己当上了王府的大总管,就可以放心身边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这么一句话,却让武长风感到了不安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,只要与他相处之时小心些,就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奉上茶盏,两人寒暄了一阵,而后李源直奔主题,问了武长风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上次来时,王府风气虽然不错,却松散得多,只短短几天的时间,你居然将王府梳理成这般,作为技师,我是由衷的佩服啊,不知道你有没有意思为我做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丝毫不忌讳,竟然就在王府之中,对自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可是王府啊,自己,可是王府的大管家啊,你如果要挖墙角,也找个没人的地方,咱们单独聊不是,就这样说出来,是不是太不将凌王放在眼里了?

    武长风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会遇上这样的情况,更加没有想到,自己一向敬重的丞相,居然也是如此轻浮之人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武长风心中的迟疑,不等武长风开口,李源继续说道:“哦,至于凌王爷这一块,你不用担心,只要你愿意,我会想办法说服凌王爷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将后路都给自己安排好了?还是说他对自己势在必得?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与黄启明见过面,自己还与他闹得有些不愉快,如果在他手底下做事,恐怕讨不到什么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还有自己的事需要去做,如果答应下来,那自己的事又该如何处理?

    无心于庙堂之上的武长风,刚想出言拒绝,却只见丞相微微一笑道:“此事不急,你慢慢考虑便是,如果有想法,可以虽是带着这枚玉佩,去丞相府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李源已经将一枚玉佩放在了桌上,也不问武长风是否接受,直接起身,微笑着离开了王府。

    望着桌上通体发绿的玉佩,武长风怔怔出神起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丞相与凌王都是周国的重臣,两人一人主文,操持周国大笑事务,一人主武,统领三军抵御外敌。

    即使李源再有想法拉拢自己过去,恐怕也要先问过凌王爷,得到同意之后,才会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他趁着凌王领军在外,直接询问自己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虽然说对方没有用半点威逼的手段,但字里行间,无一不透漏着几分霸气。

    他,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虽然满肚子的狐疑,但有一点武长风是可以肯定的,自己绝对不能答应他,去为他办事。

    撇开其他的不谈,只是他这种态度,武长风就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尚且不是他下属,他都是这种强硬的态度,一旦自己答应下来,自己恐怕再也没有开口的权利了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身为王府的大总管,不管是大小事务,只要吩咐下去,不知道又多少人抢着去办。

    而一旦进入丞相府,自己恐怕就成了王府之中其他人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宁为鸡头,不为凤尾的道理,武长风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想,武长风还是收起了桌上的玉佩,既然对方有这个意思,如果真出现了什么情况,或许还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嘛!

    等丞相走后,武长风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,仍旧如同往昔一般,巡视着王府前前后后。

    演武殿上的人,已经变得多了起来,有许多出手看着比较稚嫩的,都是从技师那边调过来的。

    王府后院的花草,也已经开始冒出骨朵来,不少人正忙活着修剪枝条,将花草搭理得好看些。

    最难得的,自然是翠湖之旁,那些修检船只,忙得焦头烂额的人了。

    看着王府中众人各尽其职,所有的事情都有人去处理,武长风只觉得,来年的王府,一定能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就在他觉得可以静下心来,将武功再进一层之时,去了玉山派许久的二公子,也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黄诚泰一脸寒霜的俊脸,武长风就知道,他这一次出去,又吃瘪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说,死缠烂打这一招很管用,但这也要看情况,才能欺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不是?你这样下去,恐怕只会让郭师妹生厌吧?”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坐,武长风不失机会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黄诚泰只恶狠狠的瞪了武长风一眼,而后一脸沮丧说道:“我也没见那姓肖的有什么好,师妹怎么总是要找他?”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,他口中的姓肖的,指的就是逍遥王肖俊,对于这种情况,武长风决定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在一个打翻了醋坛子的人面前,自己的一言一行,都极有可能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等二公子自怨自艾了一番之后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距离产生美,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黄诚泰本来一脸死灰的神情,在听了武长风这句话以后,忽然变得神采奕奕起来,回过头来,却发现了武长风那一张带着坏笑的脸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