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知道,现在张文亮心里,一定对自己充满了怨恨,如果给他一个机会,他相信张文亮会不计一切代价与自己搏命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但武长风没有时间和他闲扯,之所以将他抓来,实是因为出于担心。

    既然张文亮能逃出来,碧水宗其他人未必不能?

    这里面,或许还夹杂着不少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,其他人在什么地方?”武长风言简意赅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张文亮脸上明显一愣,随后一咬牙,便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你现在说出来,我念在咱们相交一场的份上,可以给你一个痛快,如果落到其他人手中,我可不能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王府长期与那些江湖上的亡命之徒打交道,对付犯人的办法自然有一套,不说凌迟、五马分尸这种酷刑,灌辛水、上烙铁这类的东西总会有的。

    如果将张文亮交给王府中其他人审讯,自己真不能保证他能有个全尸。

    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张文亮这次倒显得硬气多了。

    “姓武的,你被假仁假义了,如果不是你,咱们碧水宗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,你就好好等着,总有人会来收拾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喉头咕噜一声,似乎吞下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王才银眼疾手快,上前一把掐住他喉头,可惜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见张文亮两眼一番,五官无不缓缓渗出血丝来。

    王才银徒劳松开手,缓缓摇了摇头,便退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王才银神色,便明白了他的用意,怔怔瞧了张文亮一眼,又上前查探了一番。

    只瞬息的功夫,张文亮已经没了丝毫气息,可见他吞服下去的,必然是极为厉害的毒药。

    无奈叹息了一声,便命人将张文亮好生葬了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成为朋友,但往日的交情也不是那么容易断绝的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张文亮最后说出的话,让武长风背脊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身为王府的大总管,他不怕有人明面上对自己动手,就怕像张文亮这样的碧水宗余党,在背后是阴招。

    防不胜防之下,极容易中了对方的圈套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想得知其他人的下落,武长风是做不到了,这件事只能交给任云霄去处理,看他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。

    等做完了这一切,武长风这才重新收拾好心情,径直朝罗刹宗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他总觉得自己这一次西丘之行,不会怎么顺利。

    张文亮既然能在西丘站稳脚跟,说明这里有人在庇护他,放眼整个西丘,能有这般实力的,也只有罗刹宗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说张文亮与罗刹宗没有半点联系,他是断然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只是,既然罗刹宗出面帮助王府,为什么又在背后勾结碧水宗这样的人?

    难道说,罗刹宗真的想入住中原武林?

    带着种种疑问,武长风还是进入了西丘之地。

    恩归恩,怨归怨,武长风不会将两者混淆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帮助过自己,应得的奖励,绝对不会少一分一毫,但如果他们真的相对王府不利,自己断然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当见到从树林深处走出来的大朗小朗之时,武长风也没有用先前的暗号,只是直接说明了来意,希望能见罗刹宗宗主一面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武长风意料的是,大朗小朗连通传都没有,直接回绝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宗主身体不适,不宜见外人,武大总管的好意咱们宗主心领了,请各位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王才银见对方无礼,欲上前呵斥一番,却被武长风伸手一拦,给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咱们前来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为了当初罗刹宗相助王府一事,宗主咱们可以不见,但这里薄礼,二位请务必收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武长风使了个眼色,身后自然有人将准备好的丹药奉上。

    大朗小朗二人迟疑了片刻,最终还是接下了这份礼。

    “还请各位见谅,不能招待各位进宗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,便见二人消失在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良久,武长风这才微微一笑,直接转身,朝着王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或许别人不知道,武长风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但武长风自己最清楚,有些事情,不是你不想让我看见,我就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刚才他之所以没有立刻离开,就是一直动用眼力在观察大朗小朗二人。

    两人虽说接下了武长风的礼物,却没有径直回到宗门去,折转了两趟,确定自己等人没有跟去之后,这才轻啸一声。

    一人从高空而下,曼妙的身段,配上一头乌黑的秀发,当真有出尘之感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许方举的长女许紫嫣。

    三人嘀咕了一阵,而后许紫嫣点了点头,这才命二人将丹药送回宗门,她自己则尾随武长风等人而来。

    见他们这般模样,武长风如果还猜不出来是什么情况的话,他就算是白来西丘一趟了。

    罗刹宗这是要与王府划清界限啊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想要入住中原武林,必然要得到王府的认可,此时好容易有机会,能让自己亲自跑来一趟,他们反而拒自己于门外,这与他们当初的想法,不是背道而驰么?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武长风只能想出两条来。

    其一,他们与碧水宗逃走的人必然有联系,想要取得碧水宗的信任,然后利用碧水宗的残余势力,进入中原武林。

    其二,罗刹宗想要叛离大周,改投伊国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可能性极小,但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在大小姐大婚之时,罗刹宗恐怕将中原武林其他门派的人都瞧在眼力,因为其他宗门的实力,让罗刹宗打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更加愿意相信第一条。

    虽然罗刹宗吃人的事远近闻名,即使伊国也是闻风丧胆,但说到底,他们毕竟是周国的人,不是万不得已,他们不会轻易投靠伊国。

    这些,武长风都没有放在心上,即使对方想要有什么大的动作,也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只要有时间,自己就能从中找到破绽,从而是碧水宗逃走的那些人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,化为最后的绝望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