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等了半晌,屋内忙碌的身影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,武长风心中原本的期待,一下子降到了冰点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这,算是将自己当成了空气吗?

    疑惑着向炼丹房而去,却见室内除了翅虎与月轩以外,哪里有老爹的身影?

    而见武长风走了进来,忙碌的月轩二人只是扫了他一眼,轻微的点了一下头,算是打过招呼之后,又继续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额,这是怎么一回事?难道他们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,就将自己忘了?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果断否定了自己心中这一想法。

    翅虎木讷,待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,月轩心如止水,什么事都无法让她动容,这样的两个人,又怎么会因为眼前的境遇发生了变化,就对自己有了隔阂了?

    这里面,一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而能解释着件事的人,只有老爹一人了。

    也不再去询问二人,武长风直接绕过了前殿,来到了丹药房的后院。

    只是见了院中的情形,武长风便震惊住了。

    一色的红泥小炉之上,架着不下百余个小鼎,澎湃而出的热气,直将顶盖掀得‘哗哗’作响。

    而这些小炉之中,一人正穿梭其中,不时给小炉扇上两下,又不时掀开小鼎瞧瞧。

    看着忙碌的身影,武长风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老爹,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!反正都这么多天了,迟上一两日,又有什么要紧的。

    眼见老爹如此忙碌,武长风哪里忍心打搅他,本来想伸手帮忙来着,却不知道药材投入的时间,只能眼睁睁看着老爹奔行穿梭,忙碌于丹药炉之间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老爹倒出来的一罐又一罐的丹药,粗略估计了一番,自己所需的丹药,天黑之前,恐怕就能弄齐。

    也不再打扰老爹炼丹,武长风径直出了炼丹房,信步而来,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己原先的小院。

    此时罗无双与唐万能二人,正在忙着给小院挂上匾额,这件事是武长风吩咐下去的,目的是好区分各门各院的为之,以防有什么突发事件,可以言简意赅的找到地方。

    见到匾额上歪歪斜斜,写得不算工整,却装裱得体的管霜院,武长风不禁面楼婉尔之色。

    这,是谁起的名字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一阵鄙视,却也没有提出要修改的意思,只是眼见道了管霜院门前,多少要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而当武长风踏入院门之时,罗无双二人已经反应过来,刚想丢掉手中的伙计,去迎接武长风,却被武长风出言,及时的制止了。

    等两人忙活完,收拾停当之后,唐万能这才奉上茶盏,恭敬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至于旁边的罗无双,只是低垂着头,不敢再拿正眼去瞧武长风。

    平日,他们不是这般模样啊,今天这是为何?

    为了试探二人一番,武长风一伸手,示意二人坐下说话。

    但二人只是摇头,并没有入座的意思,见劝说了两次,两人仍旧如此,武长风也由得他们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与二人都是书院出身,一直将他们当成同辈看待,现在自己坐着,他二人却站着,武长风本来的兴致,也在这层隔阂之中散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简单询问了两句之后,武长风便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这般信步走着,却没有真正想要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二公子不在府上,没有人与自己闲扯一番,而管霜院自己总觉得有些生分的已是,待在哪里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至于回到小岛之上,武长风却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一来丹药快要练成了,只等到天黑,自己就要去炼丹房询问一番,看丹药是否够用,二来,碧秋碧水二人现在已经与武长风熟络了,她二人见到自己,总是要调戏自己一番的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在这里闲散自在得多。

    一路上,武长风只见王府先前松散的景象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,则是忙碌的身影。

    或修检残败的枝叶,或清扫无人路径的道路,又或者清洗柱石几案,反正一路行来,武长风没有看见一个闲散之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解之间,武长风发现自己走到了前院,见门口原来松散的守卫,此时也挺直了腰杆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对于王府这些细微的改变,武长风还是极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这些细微的改变,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做出来的,但让他们做出这些改变的人,肯定受到了自己的影响。

    只是,王府虽然焕然一新了,但武长风觉得,自己似乎与王府有些格格不入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细细思索这一丝不同的时候,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?来来来,里边喝杯茶再走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循声望去,却见任云霄一脸微笑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正考虑再去什么地方转悠,有任云霄这句邀请,他自然却之不恭了。

    拱了拱手道:“如此,就打扰任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谈笑之际,武长风已经被引进了大厅,命人奉上茶盏,任云霄便侍立在一旁,一副恭敬的模样,仿佛见到凌王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皱眉,却没有明言,只是微笑道:“我本是客,现在反倒成了主人了,任总管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?”

    他可是记得,当初任云霄便邀请过自己,只是当时自己确实没有时间,所以才婉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自己就坐在他面前,他难道就没有什么想和自己说的?

    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任云霄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当初武大总管不过是一个刚入府的新人,我与你亲近,别人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,但现在你已经是大总管的身份了,我若是在与你攀交情,恐怕会招来口舌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长长‘哦’了一声,心中却混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难怪自己一路新人,其他人都仿佛看见洪水猛兽一般躲着自己,即使躲不过,也是尽量的将头埋得低些,就连翅虎与月轩这种不谙世事的人,见了自己也没有先前那般热情。

    原来着里面所有的原因,都是因为自己位居高位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这样的身份,就真的不适合与他们交往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