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破沉默的,还是三小姐黄诚语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不用多想了,想去就去吧,我也不能让你总等着我,让我等你一回,又如何了?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让赵丹珠还未平静下来的思绪,又飞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小姐这是?

    能猜出自己的想法,赵丹珠并不感觉意外,让她意外的是,三小姐这是同意了?

    对于自己这个三小姐,赵丹珠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金口玉言,绝不改口。

    即使是错误的决定,也非撞得头破血流不可。

    既然他对武长风说拒绝自己去琴箫阁,就绝不会答应才对啊。

    怎么三小姐今天如此痛快,就这么答应了?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黄诚语,仍旧是清秀的模样,仍旧是水汪汪的大眼睛,甚至连那曼妙的身段,也没有多少变化。

    但不同的是,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之中,似乎多了一丝异样的东西在。

    理解,与成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间,三小姐已经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三小姐,虽然为人处世,还是先前那般的桀骜不驯,但其中的沉稳以及深思熟虑,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了。

    人,还是会长大的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金枝玉叶也好,还是小家碧玉也罢,即使你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平民女孩,也终究会长大的。

    长大意味着有了自己的思想,有了自己的爱恨情仇,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蜕变,也代表着,能跟随在她左右的,也一定要有与之相对应的能力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自己,似乎连三小姐都不如了,更准确的说,自己本来就不如三小姐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出身,还是身份地位,亦或是所走的方向,自己与三小姐,终究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。

    无关乎双方的信任与否,无关乎双方的感情深厚与否,唯一有关的,是两个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她现在似乎有些明白,武长风之所以亲自来劝说自己,恐怕也是瞧在三小姐对自己的这份情义上。

    不然,他也不会自降身份,为了自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侍女,而亲自跑来看三小姐一番白眼。

    不抓住这一次机会,恐怕在日后的某一天,自己真的要与三小姐彻底分开了。

    即使连一个追随者的资格,都达不到。

    然而失去三小姐庇护的自己,以后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向赵大娘一样,整日里洗衣做饭,了此残生?

    还是说想张大妈一样,随便找个人嫁了,然后整日里为了财迷油盐,与丈夫喋喋不休的争吵?

    亦或是……

    她虽说是被送进王府的,但他毕竟曾经当过领队,有着那么一丝的优越感在,再去做这样的事情,她已经很难再接受了。

    人生啊,就如同逆水中的船儿,你若不进,便是后退。

    随波逐流的后果,她比别人要看得清楚的多,顺风顺水之下,或许你能去到那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海,自由畅游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之上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,不是磕中了暗礁,沉沦在那一方之地,就是被风吹进了一个肮脏不堪的小角落里,腐烂、发臭。

    怀着些许的愧疚,带着几分不舍,赵丹珠还是吐露了心声,让三小姐不要误会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两人握手相谈,直至深夜时分,尽兴之时,两人更是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敬对方,也敬自己!

    之后的两天,两人都没有主动找武长风的意思,而是将藏在心底多年没有挑明的话,趁着三日的时间,互诉衷肠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再也找不出话题之时,这是相视而笑,就这般天真的,傻傻发呆。

    有你的日子,真好!

    打破这种温馨画面的人,自然是不招人待见的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在此来到小院之时,两人眼神中的敌意,已经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破天荒的,三小姐让人给武长风送了一杯茶水,而后又叮嘱了赵丹珠几句,这才一脸凶相的让武长风保证,不会对赵丹珠太过严苛之后,这才让武长风将人带走。

    而与找党组一道出来以后,武长风直接将人送到了琴箫阁,而他自己,则去了炼丹房。

    经过三天时间的处理,武长风已经将王府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梳理了一遍,几乎所有的事情,武长风都已经交给了其他人去处理。

    对于用人,武长风所信奉的,永远是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的道理,有了先前的重重前车之鉴,他先行王府这些人定然会尽心尽力的去为王府办事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再过问王府的事,但他所定下的规矩,却始终如一把长鞭,鞭策着王府众人前行。

    而此时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做,就是承诺各宗门的奖励。

    因为药园之事被查,武长风的不追究,卫天所做的第一件事情,不再是拿王府的东西,去干什么周济天下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而是先将药园所有的药材送进丹药房,供医仙使用,而后便在武长风的推举之下,将药园好好整顿了一番。

    武长风给他的要求很简单,满足了丹药房的需求之后,其他多余的产出,任由他分配。

    遇上这样以为恩威并重的大总管,即使卫天有各种花花肠子,此时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按照武长风的说法而行。

    而对于决定聪明,又是种草药出身的卫天来说,即使野生野长,药园也能提供丹药房足够的草药。

    只要打理得当,他能分配的草药,不会比自己目前得到的少多少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是,自己不用再偷偷摸摸,而是可以光明正大,做自己心中想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丹药房来说,却苦了医仙了。

    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草药,量是够武长风需要的丹药所用了,可问题是,将这些草药分文别类的处理,却需要大量的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不管是医仙也好,还是新进不久的翅虎与月轩也好,三人无不是忙得如同陀螺一般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到来,他们压根就没有时间理会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在门外看了一眼,便摇头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想当初自己刚将他们带回府中时,他们对自己那个恭敬,不是可以用言语来形容的,但现在呢?自己到了门外这么久,居然没有人出来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忍不住朝里间喊了一声:“老爹,我来看你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