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看着她异样的神色,就知道对于调往琴箫阁一事,她根本没有经过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“听赵姐姐的口气,似乎不怎么确定啊,这样吧,赵姐姐也不用急着给我回复,还是赵姐姐与三小姐商量一阵,三日之后,无论什么决定,我都欣然接受。”

    他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,没有必要在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在一个不怎么喜欢自己的人面前,还是尽量少出现为好,让自己轻松的同时,也能给对方一个舒心的环境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即使只是出现了片刻,还是让黄诚语感觉极为不快。

    因为赵丹珠再看自己的眼神时,里面已经多了一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黄诚语虽然身为凌王府的三小姐,自然有不少人疼爱,当然这些人中,也包括黄诚烟与黄诚泰二人。

    两人虽说对她爱护有佳,但因为自己的琐事,也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但作为贴身侍女赵丹珠来说,无论是吃饭睡觉,还是沐浴更衣,赵丹珠都陪在左右,这等感情,不是因为眼缘而决定的。

    而是朝夕相处,日久天长之下逐渐养成的。

    赵丹珠对于自己的言行,向来都是言听计从,如果不是处于对自己的绝对信任,她又怎么会做到不问缘由的地步?

    今天赵丹珠这样的眼神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因为陌生,而让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难道想去?”

    对于始作俑者的武长风,黄诚语气得牙痒痒,但这件事毕竟是自己武断的决定,并没有和赵丹珠商量过。

    武长风方才说话之时,她就瞧见赵丹珠眼中闪过的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心动!

    对于属下的眼见,身为王府小姐的她,是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自己或许可以依靠自己的父亲,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,即使未来的夫婿,自己能干的父亲也会给自己物色好。

    一向不需要担心的她,又如何能明白生活在底层人的想法了?

    虽然她极想赵丹珠能够留下来,继续帮自己打理小院,因为自己的一切喜好,赵丹珠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只有在外学艺归来之后,看着小院中熟悉的一切,她才会觉得,王府是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一旦赵丹珠调去琴箫阁,一切都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虽然细微,以至于微不可查,但其中的意义,终究少了那么点味道。

    至于与新调来的人磨合,更让她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自己本就在府上待的时间短,好容易与人混熟了,自己又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或许等自己回来之时,小院中的侍女恐怕又换人了。

    对于就在安定之中的她来说,最伤心的,莫过于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她很想将这份熟悉的感觉留住,以至于让自己不要望了,王府还有人等着她,还有一个她熟悉的地方可以住下。

    但自己毕竟不能让赵丹珠陪伴自己一生,即使自己想,也要问人家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与她从小玩到大,虽是侍女,却早已当成了姐姐一般看待。

    赵丹珠的决定,她还是想听听的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现在在王府,还能庇护她一二,但等到来年之后,自己便又要重回师门学艺,留下她一人在府中枯等自己,似乎太过残忍了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让我留下,我绝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似乎听出了三小姐话语中,那一丝若有若无,却又带着无比依恋的不舍,赵丹珠没有半刻犹豫,立时说出这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在旁人眼中,她只不过是一个贴身的侍女,在整个王府之中,她不过是一个属下,如果不是看在三小姐的脸面,她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舒坦日子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今天的一切,几乎都是三小姐给予自己的,离开了三小姐,她自己将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而对于三小姐极为熟悉的她来说,她很清楚三小姐那一声叹息之中,所包含的所有感情。

    这些感情,对于她来说,又何尝不是了?

    她现在才有那么一丝的明悟,离别苦,原来是这样的酸楚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她希望武长风从来没有来过,对于自己调往琴箫阁一事,也从来没有提及过。

    现在对于她来说,三小姐就是自己的全部,什么前途光明,什么一飞冲天,与三小姐的情义相比,都不算是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宁肯陪着三小姐终老,也不想再去考虑,离开三小姐之后的日子。

    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三小姐的答话,却让她不得不再次思考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就足够了,我现在是问你的意思,不是要你顺着我的意思,我待在府上的日子屈指可数,以后的前程,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,你确定要陪着我,守着这一所宅院,等着我归来吗?”

    看着脸上笑靥如花,却仍旧带着一丝酸楚之意的三小姐,赵丹珠这一刻的心,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。

    整个身子轻轻一颤,便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是啊,三小姐便在了剑仙门下,修习的乃是上古绝学,日后的成就不说震烁古今,至少也能扬名天下吧。

    自己如果跟随三小姐,固然能在她成名之后,在她身边,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,但以自己目前现在的实力,是否又能配得上她给予自己的地位?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只能是她身边一个端茶倒水,嘘寒问暖的侍女么?

    然而,即使自己甘愿如此,三小姐目前已经很少回来,自己能见到她的日子,也不过月余时间,而一旦三小姐成名之后,她需要处理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到时候,自己能不能见到三小姐的面,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真的要守着这一所小院,枯等着她回来?

    而如果自己听从了武长风的安排,自己虽然调去了琴箫阁,但等三小姐回来之前,自己仍然可以申请调回三小姐的小院。

    即使三小姐成名之后,自己也不再是现在的自己,凭借自己在琴箫阁学来的东西,日后多少也能帮助三小姐一些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长远考虑,还是就目前来看,武长风的决定,对于自己来说,似乎都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自己仍然在府上,三小姐想见自己,随时都能见到,权衡之下,应该如何做,已经很显然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赵丹珠沉默良久,只是从她阴晴不定的脸上,才能看出她内心思绪起伏的冰山一角,然而在她的心中,却早已有了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