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三小姐这是想害她不成?”

    听王文平回报,武长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赵丹珠一向持娇而纵,但她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只是有三小姐这道护身符在,她一直没有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武长风与她闹过些许误会,但并不妨碍武长风提升她的能力,所以武长风在思量一番之后,决定将赵丹珠从三小姐小院抽调出来,放在程思琴的琴箫阁打磨一番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三小姐既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三小姐的拒绝,自然是一番好意,她虽然在王府待的时间不长,但对于王府错综复杂的关系,她还是略有所闻的。

    以程思琴的秉性,赵丹珠这样的人过去,肯定要吃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很简单,不想与自己从小长大的贴身侍女受人欺负,哪怕是一句难听的话,也不成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这样,赵丹珠以后的成长必然有限,或许他现在是王府的三小姐,能庇护得了赵丹珠,但她总有出嫁的一天,不可能一辈子庇护赵丹珠吧。

    即是说三小姐一辈子不嫁人,那赵丹珠呢?她也不可能服侍三小姐一辈子吧。

    人,终究是要独立的,不管你背后的靠山有多么强大,自己的本事,才是决定自己以后路能走多远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三小姐出面拒绝,究竟是三小姐的一片好意,还是说赵丹珠自己也不愿吃苦,但他很清楚,如果赵丹珠继续待在三小姐身边,她以后的前途,将仅限于三小姐身边的贴身侍女。

    再想寸进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如果说武长风只是王府的一个下人,看见这种事情,他不会理会,即使他身为王府的大总管,最多也只是表示遗憾。

    但现在,凌王将整个王府交给了他,他如果对王府的人不负责,就是对整个王府不负责。

    一个不负责的大总管,谈什么将王府打理好了?

    “还是说赵丹珠他自己甘于平庸,就此止步不前?”

    三小姐想要护住赵丹珠,或许只是处于一种不忍心而已,毕竟跟随自己多年的人,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吧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赵丹珠自己不求上进,即使自己在逼迫他,最后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试问一个只求温饱,打算安安稳稳过完这一生的人,你和他去讲宗教信仰,与他讨论国家大事,如此愚蠢的举动,不是在对牛弹琴么?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自负到,能有这般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地步,他所能做的,不过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别人都明确说出不需要帮助了,他自己有必要将热脸望别人冷屁股上面贴吗?

    很显然,他还没有闲到蛋疼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,究竟是三小姐的意思,还是赵丹珠的意思,只有等自己问过之后才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了王文平的汇报之后,只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便去了三小姐的小院。

    凉亭暖榻之上,黄诚语悠然坐在其上,其曼妙的身段,虽被锦裘所包裹,但优美动人的曲线,却是尽显无余。

    她这般媚态,放在天下任何一个男人眼里,恐怕都要吞咽疾苦唾沫,当然,这是不去看她脸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如果见到她那张隐隐水波之中,带着几分稚气的眼神,这种姿态,就成了被人取笑的‘小大人’。

    明明长着一张娃娃脸,却做出成熟女人的举动,即使在优雅的身姿,也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致来。

    当然,武长风也没有这样的兴致。

    一个二公子就已经够自己头疼的了,如果在加上这个三小姐,他担心自己这一生都走不出王府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见礼之后,武长风开门见山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听说三小姐不愿意赵姐姐去琴箫阁,不知道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作死到,学着凌王的模样,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。

    凌王虽然将整个王府都交给了自己,但王府只要一日是王府,他就永远只是王府的一个属下。

    得罪主子的事情,放在任何一个属下身上,都不会干出如此傻事来,武长风自然也不会。

    “珠珠自小和我一起长大,她最了解我,我小院中的一切交给她来处理,最贴心不过了,你现在要将人换走,我倒是想问问武大总管,你这是唱的哪一出戏?”

    对武长风嗤之以鼻的黄诚语,没有半点好颜色给武长风,简单解释了一番,便开始比问起武长风来。

    王府门前,父王的话她还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武长风没什么好感,但也绝不会因为些许小事,而去忤逆父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三小姐的意思?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微皱,片刻后,笑吟吟望着赵丹珠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瞧着,不知怎的,赵丹珠心里,居然生出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!

    武长风的神色仿佛在告诉自己,如果自己不去琴箫阁,以后后悔的,终究是自己。

    但碍于三小姐的面子,他深深吸了口气,而后上前两步,怯生生说道:“其实,也不完全是三小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自己应该高兴才对啊,怎么回事现在这个样子?

    本来她听到消息以后,便将此事告知给三小姐听了,还没来得及思考其中的利弊,便被三小姐无情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想到的只是三小姐对自己的好,所以顺着三小姐的意思往下想,也觉得自己去了琴箫阁,不过是受程思琴的白眼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来之前,她一直以为,不起琴箫阁,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但此时见了武长风的神色,又听武长风问此事究竟是谁的意思,她才蓦然发现,自己是不是躲在三小姐身后太久,以至于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?

    想到自己去了琴箫阁,定然会吃不少苦头,说不得冷言冷语的呵斥,以及一些不轻不重的惩罚,这些对于一向养尊处优的她来说,无异于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但细细想想,自己如果去了琴箫阁,所能接触到的东西,绝对是自己以前没有见识过的,这些对于自己来说,不正是自己需要的吗?

    这一刻,她才忽然思考起来,三小姐为自己出头,究竟是为了一己之私,还是真心对自己好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