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凌王离去之后,王府众人都长长出了口气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不管凌王脾气如何,人品如何,他终究是王府之中最大的,在这样一个具有绝对主导权的人面前,这些人又如何敢有半点冒失之举?

    让凌王不快,就是断自己的后路,只要他们还想好好生生待在王府,面对凌王这样的存在,必定要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噤若寒蝉,如履薄冰,恰是他们在凌王面前的表现。

    此时凌王一走,他们背后的大山被移开,如何能不让这些人松一口气了?

    只是他们松了口气,武长风却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王府,就这样交给自己了?

    刚才凌王训斥三小姐的话,可还萦绕在他耳边。

    “王府他最大,即使是本王,也要听从他的安排!”

    他不觉得这句话只是对三小姐说的,更是对自己说的,也是对整个王府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只要有凌王这句话在,他武长风就不用担心自己所作所为有人阻拦,即使是小姐公子,也不能。

    这种无上的权利,谁不想要了?凌驾于整个王府之上,主宰王府所有人的生死,这等权威,可以折服多少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看到的,却不是众人眼中的光鲜亮丽,而是隐藏在权利背后,让他半刻也不敢松懈的责任。

    王府之中,但凡出了半点纰漏,就是他这个大总管管理不当,而如果出现什么大事,他更要对这些事情负责。

    想想王府成百上千号人,偌大的地域,自己想要将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望着凌王消失的方向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一阵头晕,如此大的压力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手段,有的是方法,有的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办事的人,但能不能将王府打理好,他真的没有绝对的信心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凌王将如此重任托付给自己,自己又岂能因为小小的压力,就放弃了?

    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自己不行?

    不怕王府不出事,就怕出了事没人说。

    所以在凌王走后,武长风做的第一件事,是召集了王府所有人,宣布了一条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但凡找出王府不足之处的人,依照实际情况,可以给予相应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至于隐藏其中的另外一条规矩,武长风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鸡蛋里挑骨头的,送去北芒,听王爷号令。

    就目前看来,王府存在的不足还有很多,只要是真心实意为王府办事的,不难发现王府的不足之处,但如果有人故意要搅浑这滩水,自然会弄出一些无中生有的东西来。

    说穿了,打理偌大的王府,需要的,还是一些尽心尽力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人出了问题,即使自己管理得再好,也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或许不会,三五天之后也可能不会,十天半月兴许也不会,但谁能保证,三五年之后,也不会出问题?

    他相信,这样隐藏的问题一旦爆发出来,比现在冒出来的这些小问题,影响要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提出了这么一条规矩。

    看懂这些人人心的同时,也能更好的利用人心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他武长风上任以来,就将王府中的一匹混吃等死之人给揭了出来,而后换上那些有能力,真心做实事之人?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不及武长风这般心思缜密,但他们并不是傻子,如果到现在还看不出武长风的用人标准,那这些人日后恐怕很难有什么大成了。

    只要还想着在王府谋取一席之地的人,武长风的这条规矩,就是他们通往康庄的大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傻到,将这条大道,让被别人去走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条规矩颁发以后,武长风收到了不少意见。

    于是,本来以为王爷一走,武长风就会偃旗息鼓的众人,在武长风的调度之下,又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而其中一项让众人不能理解的,是武长风提出的换职一说。

    什么是换职?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武长风先前提及的,武师转为技师,技师转为武师。

    对于技师来说,能重归武师的行列,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,以武为尊的世界,能有高等级的武师技能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无异于穷途末路的流浪汉,忽然看见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温馨小家。

    虽然简陋,却也让他们感到温暖。

    但对于武师来说,却仿佛如同雷霆一击一般,那些高等武师不怎么受影响,低等的武师却是苦了脸,因为武长风用来开刀的,就是这些人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自己的本事,只能算是垫底的,也真因为如此,他吗在倾尽全力的修炼,努力不放自己落的太远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好容易保住的武师资格,在武长风的一句话下,便丧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么说,自己多年的努力,都化为了泡影?

    这些被调往技师的武师,现在的心情,仿佛一架三十万响的鞭,在心中炸个不停,没有片刻安宁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自己的光明前途之上,忽然出现了雾霾,让自己看不清方向,而后逐渐迷失,再也回不来头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因为武长风的这一举措,却让他们重新认识了自己,多年之后再谈及此事时,这些人脸上,无比露出钦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然而,在新政策开始推广的时候,总有人抱着怀疑的心态,不肯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,让众人都有些意外,不是他们那些低等的武师,也不是那些有望重修武学的技师,而是一向不理府中之事,偶尔才回来小住片刻的三小姐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告诉你们大总管,就说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脸一黑,只能悻悻推出了居香阁,三小姐的小院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赵丹珠,则是一脸的感激之色,夹杂着些许的不安。

    等王文平走后,赵丹珠这才说道:“小姐,这样做会不会连累到你,毕竟王爷当初所说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凌王的那一句话,她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,既然在王府之中,王爷都要听武长风的,那三小姐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事,而有什么麻烦?

    可恶的武长风,居然让我去琴箫阁,这不是让我送羊入虎口,让那姓程的给我脸色看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