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天明,王府便已经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装车的装车,喂马的喂马,就连在外当差的武师,也一并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得益于武长风的管理,在凌王起床之前,武长风让众人将整个王府,彻彻底底清扫了一遍,就连往日里很少清理干净的石缝,也被整理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唯一不足的,就是二公子仍旧在玉山派,因为路途遥远,无法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等凌王起身出房门的时候,只见他必经的几条道路上,一排排站满了王府的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,凌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这些人了吧。

    深入商国三十里,取商国大将燕云骑首领的首级,在两军对阵的情况下,他真的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商国对周国有吞并之心,周国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这一次刘启云仗着有商国太子在手,料定对方不敢轻举妄动,一旦凌王成功,将燕云骑首领的首级取回,那商国在想与周国骁骑军抗衡,那还是痴人说梦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燕云骑首领的武功本就了得,再加上燕云骑中三十个顶尖高手寸步不离左右,成功希望,宛如大海中的一粒尘埃,渺茫得很。

    但为了周国的壮大,身为骁骑军的统领,又是大周百姓的王爷,凌王没有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信步而来,见那些早些年入府的人,脸上已经有了霜痕,而那些新进王府的,真小心翼翼的那余光偷看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形,凌王心中当真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好好生生的过日子不好吗?为什么非要将对方吞并了?

    作为一个军人出身的凌王,此时居然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来。

    没有战争的士兵,就没有任何功勋可言,没有功勋,就永远只是一个士兵,作为一个士兵而言,战死沙场,或者荣耀而归,这才是一个士兵应该有的殊荣。

    而作为这些士兵的领头人,居然希望没有战争发生,对于那些士兵来说,这样的领头人不是让自己庸庸碌碌了此残生么?

    但战争终究不能避免,凌王此时也只是感慨一番。

    很快,用过早膳的凌王,在凌王府众人的簇拥之下,朝着大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骁骑军的先锋,早就在门外候着了,见凌王出来,他那百无聊奈的脸上,终于焕发出兴奋的荣光来。

    有凌王在,就有骁骑军在,又骁骑军在,就有胜利在。

    无数的欢呼呐喊,无数的荣耀功勋,都是在这位身经百战的凌王带领下,自己才慢慢获得的。

    他坚信,这一次有凌王亲自,自己定能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而到得此时,武长风等人也早就在门口候着了。

    见凌王过来,众人都恭敬了叫了声王爷。

    凌王挥手示意一番,让众人免礼,而后在武长风耳边低语道:“这些,都是你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凌王则微笑道:“排场确实够足,却没什么用,你让他们各忙各的去吧,我可不想背负劳民伤财的骂名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便让人传话下去了。

    片刻的功夫,那一身铠甲的武士也已走到了近前,一脸微笑道:“王爷,时候不早了,咱们该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王爷,武长风就足以能看出凌王在军中的威信,有这些真心拥戴凌王的人在,凌王这一次出征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。

    眼见凌王便要翻身上马,王府之中却跑出一人来。

    十七八岁,模样清秀,大眼睛水汪汪的,忽闪忽闪的同时,带着几分天真。

    不是旁人,正是王府三小姐,黄诚语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只是日出时分,三小姐居然醒了,或许是因为王府动静太大,将她惊醒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她能来送凌王一程也是好的,免得王府回想此事,觉得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全王府的人都来送行了,唯独自己的子女没来,这样的场景,他真的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武长风朝三小姐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,同时夹杂着些许赞赏之色,但收获的,却是黄诚语偌大的白眼。

    嗯?我什么地方得罪她了?让她如此讨厌我?

    下一刻,武长风见到三小姐身后的赵丹珠,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为了送行,而是来给自己的侍女出头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拆穿她,只是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想到戎马一生的凌王爷,在临行之时,居然连一个亲近送行的人都没有,想想他这一生,活的也算是极为不堪了。

    等黄诚语简单寒暄了两句,便听其撒娇道:“爹,你可要为女儿做主。”

    凌王一脸惊奇,顺着小女儿的目光,便看见了淡然一笑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瞬间明白了女儿那点心思,但还是问道:“怎么回事,是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黄诚语见自己撒娇奏效,忙说道:“没人欺负我,只是有人欺负我的侍女。”

    “哦!?”凌王故作惊讶,朝武长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爹,你不知道,这个家伙当上了大总管,就将我的贴身侍女降级了,他虽然没有欺负女儿,但这不是在给女儿脸色看吗?”

    凌王了然点了点头道:“即使降级了,他还是你的贴身侍女啊,只要她自己肯奋发向上,有朝一日她还是能升任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所作所为,凌王了如指掌,而最近几日,王府有不少人跑去他那里告状,却都被他挡了回去,对于赵丹珠被降级一事,他还是略有所闻的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院子,难当还要他来指手画脚不成,我就喜欢珠珠,想让他帮我打理小院。”黄诚语不依不饶,继续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语儿,不得胡闹,现在王府他最大,即使是本王,也要听从他的安排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身边将士脸上的挪揄之色,凌王当即喝道,这让原本有些忐忑的赵丹珠,吓了一跳,忙上前拉住三小姐,让她不要再为自己求情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想通过三小姐,恢复自己领队的身份,可刚才听了凌王的话之后,她已经彻底绝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自己这点小事,就弄得他们父女俩不和,赵丹珠可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赵丹珠松口,凌王这才点了点头,若是不然,他很有可能立时将赵丹珠赶出王府去。

    持娇而纵,在一向军纪严明的凌王眼中,是最要不得的。

    三小姐少不得被凌王呵斥几句,知道嘟着嘴跑回小院,这才罢休。

    而凌王则嘱咐众人一番,便与等候多时的其他将士一同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