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么快,不是还有几天的吗?

    而且商国的太子都被自己抓回来了,难道这一仗真的不能避免了吗?

    武长风正要开口,忽然听凌王缓缓说道:“我原以为你整顿王府最少需要三月之久,好歹也要等我出征以后才能完成,却没有想到,只短短三日的功夫,王府已经焕然一新,将王府交给你打理,也算是去了我的后顾之忧,以后泰儿,就全仰仗你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怎么这些话听起来,像交待后事一般?难道说王爷已经收到了什么消息,知道此行凶险?

    忍不住说道:“王爷,要不我随你一同出征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半是处于对凌王安全的考虑,有自己在,王爷遇到危险的可能性,终究要小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的眼力与耳力无双,能及早发现潜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另外一半,则是为了自己的私心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忙道忘记杀父之仇,还没有忘记医仙别灭门的惨事,如果一直待在王府之中,他又如何找出幕后的主使者了。

    虽然军营与这些或许沾不上便,但他还是想去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岂知凌王没有半分犹豫,断然拒绝道:“你有这份心,就足够了,至于去前线的事,你就不要再提了,你能在短短三日之内,将王府打理成这般,这等奇才放在军队之中,岂不是埋没了你的本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或许不清楚王府这几天的变化,但凌王却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王府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以往那些下人除了做平日离交待的事情外,其他事情则是自己吩咐才会去做,但现在只要自己多吞两口唾沫,便有人送上茶盏。

    只从这一点来说,就足以体现武长风管理王府的成效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欲再说些什么,却别凌王果断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况且有徐谋士跟着我,不会出什么大事,更何况商国太子在咱们手中,他们不管乱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终究还是拗不过凌王,只得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而等凌王说完这一切,武长风只是立在一旁,静候凌王吩咐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觉得,凌王叫自己过来,只是为了夸奖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武长风所料,沉默了片刻之后,凌王这才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泰儿还年轻,许多事情还不懂,你与他年纪相仿,却所知甚多,他年轻气盛,难免会因为一些事情动怒,你以后随在他身边,多担待一些,如果万一我回不来了,王府内外的打理,就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心,猛然一沉。

    如果说凌王这番话说出来,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话,他这个大总管就算白当了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儿子都交给自己了,这是对自己有多放心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心中的顾忌,也知道没能给你什么好处,从你进入王府的第一天起,我就知道你不属于王府,但在你离开王府之前,希望你能将王府管理得井井有条,至于王府的一切,只要是你能看上的,你尽管去取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从怀中掏出一块漆黑如墨的印章,交给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这枚印章现在交给你保管,王府上下,凡见此印章,如同见到本王,如有违拗者,杖毙当场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大总管这个职务只是一个职称的话,那与这个职称相对应的,就是印章带给自己的实权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这样的实权,武长风见之如同烫手的山芋一般,不敢立时接过。

    凌王的意思,已经再清楚不过了,他这是将整个王府交在自己手中,从王府建立以来,恐怕没有人享受过这等殊荣。

    即使连凌王一向信任的徐谋士,见了这枚印章之后,深知也不由颤了颤,由此可见,这枚印章的珍贵之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怕有愧于这枚印章?无妨,将王府交在你手中,总比交给事事不萦于心的泰儿强,你能做到哪般,就是哪般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拒绝,凌王已经将印章塞进了武长风怀中。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遇上其他人为难王府,你可以持此印章进宫,寻求圣上庇护,毕竟咱们是亲兄弟,他不会坐视王府受欺凌而无动于衷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至始至终都只有听着的份,仿佛凌王又说不完的话,要对自己讲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武长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,凌王都将整个王府交给自己,自己还有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干呗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,不干也得干了,见终于找到一个开口的机会,武长风便说道:“这枚印章我暂时保管没有问题,想长久交给我,是不可能的,王爷福大命大,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能平安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就震惊凌王知晓自己的想法,却因为印章的关系,到得此时才暗暗心惊起来。

    凌王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,这件事我好像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过啊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计划,就是在王府中当着差,提升武功修为的同时,顺便打听一下当年剿灭医仙一家的真凶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,没有做出其中任何一件事情,他都不会离开王府,所以这段日子一来,武长风已经将王府当成了半个家。

    而自己表现滴水不漏,凌王又是从哪里察觉出来的?

    虽然不解,武长风却没有多问,但凌王接下来的话,却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,但愿如此吧,虽然你性子沉稳,对什么事都不萦于心,但我还是要告诫你一句,凡事量力而行,切不可因一时冲动,而做什么什么傻事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自己对王府没有什么要求,又对王府中的东西不感兴趣,这才让王爷发觉其中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但凌王的这几句话,他算是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在平定了诸多事宜之后,他确实有些膨胀了,见自己抵御外敌能应对自如,管理王府,又是得心应手,他差点就相信,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事是自己办不成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听了王爷所言,又想到那异常强大、自己没有丝毫消息的幕后高手,他只觉得,背脊一阵发凉。

    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,自己是极为优秀的,但在有些人眼中,自己还弱小得如同一只蚂蚁一般。

    自己的冲动,很可能只能在对方的大象腿上咬上一口,随后便被人轻易拍死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肃然的神色,凌王不再多说什么,他能交待的,几乎都已经交待了,能帮到武长风的,也只有这一句提醒。

    以后的路,终究还是要靠他自己走下去,至于能走到哪一步,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看着武长风离开凌王殿的身影,凌王又陷入了沉思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