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天明,武长风出了小岛,径直找到了程思琴。

    先前考核之后降级的那些人,武长风都交给程思琴处理,一时之间多出了三十多人来,让程思琴也是一阵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依照武长风的计较,内府各院的人员已经安排到位,多出的三十人,她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地方,能将他们安插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对一向注重自身习惯的程思琴而言,这些人一大早就被叫到了琴箫阁,在程思琴以及另外以为侍女的陪同之下,这些人正在做着技师最基本的事情。

    仪容仪表!

    看似极为简单的一件事,其中的门道却不是外人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头发自然是梳的一丝不乱,衣衫自然是整洁干净,纽扣自然一颗都不能少扣。

    看着被打理得整整齐齐的一行人,程思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已经在这里摆弄了这些人一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见到缓步走进来的武长风,程思琴脸上,总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。

    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也真是的,自从将人交给了自己,就没有再过问一句,昨天自己忙着给他们找事做,当真是绞尽了脑汁,甚至将掏粪的伙计都动用出来了。

    奈何人数太多,没有半天的功夫,这些人便将自己交代的事,全部做完了。

    正发愁今天能给他们找点什么活计时,却看见武长风的到来,让差点到了崩溃边缘的程思琴,如何不松一口气了?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可算是来了,再不来,我就只能让他们站着看别人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要缩减王府人员,所以王府中许多事情都已经细分下去,如果贸然将这些人插入其中,恐怕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武长风可以理解,但最终还是皱了皱眉头,觉得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王府偌大的场地,只是将王府打扫一遍,就足够这些人忙活的了,程总管真是好心,害怕累着他们了?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咱们精明能干的程总管,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?”

    两人谈笑着,下面三十几号人却是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正因为武长风的到来,才让他们落到这般田地,而对方轻轻松松的一句话,自己就可以回老家种地去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敢怒不敢言的瘟神,他们自然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,一个不慎,自己就真的只能回家种地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早就注意到这些人的神情,与程思琴寒暄两句,这才对众人说道:“你们当中,可还有不服气的?”

    下面一片悄然之声,甚至连大点的呼吸声都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自己做到这般模样,已经做到自己能做的极致了,却没有想到武长风的下一句话,差点没将自己噎死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!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这些人脾气纵使再好,也终究有沉不住气的,当下便有人站出来,表示对武长风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服气又能怎么样,难道能将你拉下大总管的位置不成?自讨苦吃的事,咱们可不会干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发出,三十几人便开始嘀咕起来,当然,都是些不怎中听的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没有呵斥众人的意思,只是朝这些人看了一眼,而后便说道:“我说你们没出息,并不是说你们不敢反驳我,而是你们分明不服气,却装作一副恭顺的模样,我可不是王爷,不需要你们这些花架子,既然你们的成绩比别人差,怎么没有勇气超过别人,尽说些没用的,顶什么用?”

    好气啊,与你这么当总管的么,好的也是你在说,坏的还是你再说,我说你是不是和咱们杠上了,非要将咱们赶出王府不可?

    如果是,你直接说出来好不好,不带你怎么耍人玩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心中虽然有气,却不敢发作出来,毕竟离开王府的后果,他们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见众人仍旧默然不语,武长风也不再打击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之中,可有愿意加入武师的?”

    原本安静下来的众人,冷不丁听了这么一句话,仿佛慢慢鼓胀的气球,虽见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什么?武师?

    你确定你没有说错,要咱们重新加入武师?

    要知道,咱们也想修武师这一条道路,可惜的是,咱们没那个天分啊,要不然,咱们怎么可能混到技师来的,而且,被你一番折腾之后,还混的这么惨。

    别说是这些人了,就连程思琴听了这句话,也不禁婉尔,这是明白的在调戏这些人么?

    可没有想到的是,武长风义正言辞的一番话,却让她觉得,武长风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道酬勤,不是你们在武师道路上走不远,只是你们不够勤奋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仿佛听见了什么诡异的消息一般,脸上都露出惊怒之色。

    开玩笑,当初老子习武之时,可是没日没夜的苦练,也别是在告知不能在武师一道上有好的发展前景的时候,更是废寝忘食的修炼。

    如果这都不算勤奋用功,那你告诉我,什么叫勤奋刻苦?

    “勤奋的意思,并不是让你们一味的蛮干,而是让你们将正确的精力,放在正确的事情上面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怒气冲冲的脸色,瞬间变成了呆萌之色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譬如说,你适合修炼拳脚功夫,却一味的将时间用在了刀剑上面,你想想看,十年八年之后,你能练成一流的剑法,那才见了鬼呢!”

    众人也不管武长风那可以噎死人的语气了,而是仔细思量他这句话。

    对啊,当初我修炼的就是拳脚功夫,说不定我适合修习兵刃呢?以我这般体格,挥舞百十斤重的大刀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当初我学的是掌法,依大总管所言,我是不是适合修炼腿法?

    思量片刻,众人心中便有了些许的明悟。

    或许,当年自己习武不成,真的和选择功法有关。

    然而,只有稍微动心了片刻的程思琴才暗碎了一口。

    呸,将悟性说得这么简单直白的,你也算是第一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