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众人一脸兴奋的模样,任云霄也是一脸的感慨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自己在王府当值数十年,任总管一职也不下十年了,但今天这样的场面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以往无论自己是威逼也好,利诱也罢,能影响的,终究只有那么几个人,而时间长了以后,这些人就又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过来,只是简单的两句话,就让众人激动起来,看着他们斗志昂扬的笑脸,任云霄都觉得自己年轻了不下十岁。

    虽然此事还没有得到印证,不知道武长风这个法子能维持他们这种热情多久,但他看的出来,这些人是真被调动了起来,即使失去了现在的激昂,也不会再得过且过了。

    朝武长风深深望了一眼,这才有些明白,为什么凌王如此大胆,刚将整个王府交给他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闹腾一阵,武长风这才示意众人可以离去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任云霄若有所思望着自己,微笑走上前,说道:“任总管,在想什么心思呢?”

    任云霄一愣,回过神来,忙换上笑脸说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还真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略显谦虚道:“只是些雕虫小技,难登大雅之堂,让任总管见笑了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则立时说道:“咱们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处理,譬如各种任务的时限,已经任务等级的划分,如果任总管有时间,咱们现在就将这些整理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任云霄赔笑道:“在王府当差,这就是我分内之事,连做这些事的时间都没有,我还当什么总管了?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便大踏步朝着前院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王府需要处理的事情,以及王府诸多人员的实力评估,武长风都不怎么熟悉,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,看着任云霄与几位领队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只是见到有些不妥之处,这才出言提醒几句,等忙完这一切,已经到了斜阳正浓之时。

    武长风等人均是伏在书案上商议事情,半天下来,早已累得后颈一阵酸痛。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任云霄便提议,众人去外面喝上两口,庆祝今天的壮举。

    在众人哄闹之下,武长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,被一群人围着,便朝王府外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出王府大门,便见一团白花花的肉团朝自己这边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一怔之下,这才看清了来人,不是先前出言询问的李广才,还能是谁了?

    等李广才跑近了,武长风这才问道:“李兄弟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广才只是简单拱了拱手,脚下迈步的动作却没有停,淡淡吐出两个字,却让众人不禁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减肥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胖子说减肥,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?早知今日,当初又何必将自己吃成一个胖子?

    别人不理解李广才,武长风却知道他的为难。

    自己方才所说的奖赏,对于这些人的刺激太大,或许他有能力在三天内完成的任务,却因为他肥胖的身材,或许需要五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不将身上的赘肉减下来,他如何能获得多余的时间了?

    只是,听说减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吧,看他西喘吁吁、满头大汗的模样,恐怕跑了不止一两个小时了吧。

    “张弛有度,才不会将自己的身体累垮,如果你真想减肥,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高抬的双腿终于停了下来,自己也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与自己一般高的一座小山在自己面前蹦跶,你是什么感觉?而这座小山的主人明显已经有了虚脱的迹象,一旦倒向自己,后果怕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想明日城中便会疯传,凌王府大总管一时不慎,被一团人肉压扁,断掉肋骨两根,至今躺在床上未愈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想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武功,但却不想留给被人一个弱不禁风的印象。

    见李广才一脸慎重望着自己,武长风则开口道:“你用一根裤腰带将自己肚子勒紧,除了睡觉上厕所以外,都不要解开,一月之后,你可以见到奇效。”

    不等僵在原地的李广才反应过来,众人已经推着武长风,朝着前方一座酒楼而去,只留下一脸坚定的李广才,若有所思的在原地发呆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的壮举,他的威名已经传遍的整个凌王城。

    当日在大街上为难夏国迎亲队伍的一幕,众人可是全看在眼里,长周国的微风,就是长自己的脸面,以后自己如果遇上夏国的人,胸脯都能抬高几分。

    醉仙楼的老板见武长风等人迎面而来,忙上前亲自招呼,而小二殷勤的举动,更是让一种武师颇为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或许不怎么相信武长风,但经过了大小姐大婚,以及今日整顿王府的举动来看,他们已经彻底相信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武长风在,王府的威名能远播四海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然没他们这等远大的志向,他只是想将王府打理好而已,至于有关王府的一切,他自然要做到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而对于喝酒应酬一事,在张文亮身上,武长风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,而对于这些真心想结交自己的人,他也少了几分算计。

    一众人把酒言欢,畅所欲言,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众人便开始掏心掏肺,将自己心中能说的,不能说的,敢说的,不敢说的,一股脑全倒在了酒桌上。

    而他们谈论最多的,自然是王府了,其中有好的,也有不好的,武长风从头到尾都只是一笑置之,并不因为自己是大总管的身份,而阻止他们谈论王府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毕竟偌大的王府,管理起来难免有诸多的漏洞,有人偶尔吃亏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能将心中的不快说出来,证明他们真的将王府当成了自己的家一般,或许现在他们口中有对王府的诸多不满,但酒醒之后,他们仍然会该干什么干什么,绝不含糊。

    武长风乐得如此,也不想这些事情在他们心中发酵,到了最后,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一番酒话下来,武长风听得最多的,就是他们沉船落水的事情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有那么一两次这样的经历,这让他不禁想到昨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府的修缮工作,也要立即展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