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见这一幕发生,众人脸上的神色再次丰富起来。

    谁说武长风是技师出身的,站出来,老子保证不打死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技师该有的武功么?王杰可是正儿八经的三等武师,在武长风手底下,却连一招都没有走过。由此推断,武长风武功必然在三等以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又开始狐疑起来,有这般伸手的他,为什么不直接入咱们武师一行?

    要知道,武师所能享受的待遇,与技师相比,那正如众星捧月的轿子一般,只要是一个正常人,能一路在武师道路上前行的,就没有人会选择技师这一行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位,似乎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而此时众人再看向一脸风轻云淡的武长风时,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骄狂了。

    能将三等武师王杰打败的,自己恐怕还不够格与他动手。

    但凡事都有例外,譬如与武长风一道进入王府的章横,就不怎么相信武长风能有如此涨进。

    他得到任云霄的其中,在王府所获得的资源可谓丰厚无比,再加上他自身刻苦修炼,只短短半年的时间,就已经从六等武师,爬到了五等的行列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武长风举手投足只见,便轻易将王杰打败了,他不知道王杰的实力,但他很清楚武长风的能力。

    九等武师,即使有再多的灵丹妙药,有再多的奇遇,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年时间,从九等爬到三等他。

    他心中现在存在的念头只有一个,就是王杰必定与武长风串通好了,不然以自己对他的了解,他绝不可能做到现在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不等众人议论开来,章横踏出一步说道:“武大总管果然好武功,不知道我能不能领教两招。”

    从上一次与武长风同行,他的不足之处完全显现出来,为此,他没有少受任云霄的训斥,以及王才银的白眼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此事,他才日夜不停的修炼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眼见自己武功突飞猛进,有极为刻苦用功,任云霄等人看在自己勤奋的份上,这才放了自己一码。

    他是多么希望能在二人面前扬眉吐气,不要他们用同情的眼光来看待自己。

    但自己作为王府的后期之秀,又鉴于先前自己的阅历,任云霄只分配自己一些琐事,并不将大任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一等在等,眼见今日可以与武长风正面交锋,却没有想到,对方武功竟然精进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从武长风被封为天岳书院第一庸才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与武长风动过手,此时机会难得,他倒想印证一番。

    而任云霄见状,眉头不禁微皱,本想出言喝止,却听武长风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!”

    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,却将任云霄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武功,他固然没有亲手领教过,但在他看来,武长风武功终究不如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他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,武功能强到哪里去?

    然而章横的武功,却是自己言传身教教出来的,说是自己的徒弟,恐怕也没有人会反对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一句随意,无疑是说章横在自己徒弟面前,毫无反手之力,这对于作为师父的任云霄来说,无异于是在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当下冷哼了一声,便立在一旁,虽觉得章横此举颇为不妥,也任由他胡来了。

    见任云霄一脸不忿之色,却没有阻止自己,章横心头大喜,踏上一步说道:“咱们都是书院出身,咱们就用一套破山拳比划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傻子,并不会乱来,从当初自己几人赶路,以及方才武长风的身法来看,自己的轻功,是决计不如武长风的。

    以己之短,攻敌之长,他才不会做这样的傻事。

    而破山拳乃是天岳书院的基础拳法,自然不存在不会情况,然而出书院之时,自己已经是六等武师,对于这一条破山拳,已经有了不一样的理解。

    当时武长风只有九等,能将一套破山拳完整的打下来,就不会是得到第一庸才的称呼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这一条拳法,自己定然比他要熟悉得多,用这一套拳法比试,自己胜算最大。

    心里如此想时,武长风却是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对于第一庸才这个称呼,他总想抹去,但他很清楚,作为这一个自己人生的污点,不是自己现在的成就能够将其抹去的。

    是以虽然不耻,却也坦然接受了,只是毕竟有关脸面,他总是下意识的避开关于这个称呼的问题,但不知道为何,每次见到章横,总能有意无意的让自己想起此事。

    如此奇耻大辱的事情,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,不给你一点教训,你恐怕忘了,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对方提出要用破山拳比试,武长风脸上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冷笑来。

    任云霄却是眉头微皱,片刻后一脸恍然大悟模样,随后轻轻叹了口气,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如果王文平知道此事,恐怕也会上前制止章横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套破山拳,他可是亲自领教过的,虽然没有多余的花哨,但武长风使出来的破山拳,实实在在的让人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他被武长风打败之时,甚至不知道这套拳法的名字,等武长风说出来之时,他这才发现武长风所使的,确实是破山拳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能将一板一眼的破山拳,使出一种行云流水感觉的人来说,他对这一套拳法的造诣,可谓极深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武长风为何能将破山拳用到这般程度,恐怕只有武长风自己知道吧。

    试想一个在天岳书院的庸才,连一套破山拳都使不好,又有什么资格去触碰更加高深的武学了?

    而武长风在书院一直不肯转入技师,只是守着这一套破山拳反复的修炼。

    十年尚可磨一剑,七年一套拳法,那不是很轻松的事情?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一点,整个书院,恐怕没有人比武长风更熟悉这一套拳法了。

    章横现在要与自己比试这一条拳法,这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么?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不快的脸上,终究还是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问道:“你确定,要与我比试破山拳?”

    本来底气十足的章横,在听了武长风这一句话之后,不知怎的,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狐疑来。

    他那坚定的语气,似乎在告示自己,自己选择破山拳法,无疑是入了他的瓮中。

    想要反悔,却又怕其中有诈,更何况众人眼睁睁瞧着自己,自己可不能露出半点怯意。

    肯定说道:“当然!怎么,怕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