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王才银直截了当的拒绝,武长风同样叹了口气,虽说他并没有把握能稳赢王才银,才与之过上几十上百招,绝对没有半点问题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别人不跟自己打,自己又怎么处理此事了?

    眼见日头逐渐偏西,再拖延下去,恐怕自己今天什么都不用说,就能直接散会了。

    当下朝王杰望了一眼,说道:“既然王才银王领队不肯出手,那咱们过上两招吧。”

    先前被武长风训斥一番,他心中就窝着一肚子的火,而此时见武长风同意与自己动手,显得极不情愿的模样,他心下更是不快。

    难道你就这么小瞧我,不将我放在眼里?

    虽说我轻功不如王才银厉害,但论到拳法,整个王府之中,还没有几个是自己的对手,你既然看轻我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。

    当下踏前一步,却没有立即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毕竟是王府的大总管,身份最贵不容有失,而拳脚比试,难免有损伤,我看此事就算了,能当上大总管一职,王爷也定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咱们即使信不过你,也应该相信王爷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道来,本来还不以为意,但听到后半句,明显觉得他话里的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什么叫信不过我,也应该相信王爷的眼光?

    如此说来,你还是不相信我的武功?

    武长风按捺住心中不快,微微一笑道:“无妨,比武切磋而已,一点小伤,又算得了什么,只是想王杰王领队等下不要留手,免得其他人觉得你是有意让我才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说一句,你能挨着我的衣衫就不错了,说这等答话,也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但这样终究有失自己大总管的风度,所以改成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而对于武长风提出的要求,众人却并不如何担心。

    首先,王杰一直奔波在外,与武长风并不相识,就算念在他大总管的身份,也不会故意认输。

    其次,方才武长风的一顿训斥,众人看的清清楚楚,如果说王杰心中没有半点不满,那只是骗人的鬼话。

    谁被人训斥一顿了,还会手舞足蹈的拍手称快了?

    由王杰出手,那是再好也没有的事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四目相对的眼神越来越热切,众人知道两人这算是对上了,知趣的朝后退去,让出一个偌大的场地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众人如此举动,只是微微一笑,却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眼前这个王杰武师等级不过在三等左右,自己与他动手,只是一招半式的功夫,让出如此场地,实在有些浪费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如果打败了王杰,肯定会有人心生狐疑,上场与自己较量一番,让出这样的场地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等众人退的差不多远了,王杰这才开口说道:“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出言提醒,但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,王杰身形已经动了。

    众人只见手握双拳的王杰,宛如一头猎豹一般直冲向武长风,只是看了这一招的架势,许多人开始咋舌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王杰是要动真格了,他这一拳的力道,不说能劈开千斤巨石,但将一人的肋骨打断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看武长风时,却发现武长风只是微笑站在哪里,仿佛对迎面袭来的这一拳,丝毫不放在一眼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轻敌,不少人心中已是发出感慨来,大总管气度虽然不差,但他太过自信了,这一拳如果砸实,他恐怕要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,这还是有丹药相辅的情况话。

    而如果王杰收力不及,这一拳,恐怕就能取了武长风的性命。

    眼见这一拳就要落在武长风身上,而武长风仍旧立在那里,有些不怎么讨厌武长风的,此时已经侧过头去,不再看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而对于任云霄等熟悉武长风的人来说,他们表现出来的,却是一脸的紧张,这一拳如果砸实了,自己怎么向王爷交待啊。

    好歹他是王爷亲自封的大总管,到自己这里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便出现了这样的事,即使武长风不追究此事,恐怕王爷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刚想开口喝止王杰,却发现眼前人影一晃,武长风已经消失在了原地,而后一道残影出现在王杰身后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清清楚楚,武长风明显在王杰背后活动了一下手腕,这才曲肘而下,直向王杰背心砸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杰仿佛一条放在砧板上的鱼肉,只等着武长风宰割,接下来的一幕很是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王杰倒地不起,武长风目光灼灼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所有看清这一幕的人,都显得难以置信,就算是任云霄亲自出手,恐怕也没有武长风胜得这般轻松吧。

    但事实摆在眼前,武长风就是如此轻而易举的,将王杰打趴咋地,而且久久不能起身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大总管真正的实力?

    同样难以置信的,还有任云霄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与武长风一同外出过,知道半年前的武长风,不过是一个六等左右的武师,但短短半年的时间,他武功居然提升到了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妖怪吗,进步怎么能如此的神速?

    如果说任云霄先前还想掂量一番武长风的重量的话,他现在是真的不敢再存半点轻视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就冲武长风方才活动手腕的细节,任云霄就能看出来,他是故意在那间不容发之时出手,好给众人一个强大的震慑作用。

    而如果他不是为了炫耀一番的话,即使自己面对他这一手,恐怕也很难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小子,究竟是怎么练功的,怎么能有如此大的进步?

    而再看一众目瞪口呆的人,任云霄脸上满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。

    亏得自己耐心指点这些人,亏得自己厚着脸皮给他们求丹药,亏得自己不遗余力的加重他们的赏金,却没有想到,这些人有如此好的条件,居然比不上一个整日忙碌的武长风精进的快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感觉,就像是自己耗费了诸多心力培养出来的孩子,自以为自己的这个孩子,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了。

    但没有想到,与别人家放养的孩子一比,简直就是一群垃圾。

    他心头那个气啊,气球呢,那个特大号的给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