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众人摩拳擦掌的模样,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,然而站在他身边的任云霄,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了。

    当初几人与碧水宗殷文军等人对上时,任云霄就见识我武长风的厉害,虽然没有见武长风真正出过手,但只是从他的轻身功夫以及临敌时的随机应变来看,武长风的武功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不过是一个五等的武师,在所有武师当中,虽然算得上中等偏上,但如果与武长风对上,他还真担心不够分量。

    正如此人所言,统领武师需要的,不是一张巧舌如簧的嘴,关键是武师等级,他身为外府总管,自然不能明面上与武长风难堪,但看见武长风咄咄逼人的气势,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这是武师的通病,只服那些比自己武功高强之人。

    任你再有谋略,任你再有权势,任你能一张嘴能吹出一朵花来,在武师面前,不过是旁门左道吧了。

    只需要一巴掌的事,何必要浪费这么多唇舌。

    是以见有人出来与武长风抬杠,任云霄并没有出言制止,反而担心出言挑衅之人武功不够,被武长风又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与武长风为难的意思,有他整顿一番外府的风气,他倒乐得如此,但王府统领武师的规矩,就是强者为王,他相信这个规矩,以后也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现在武长风以一个技师的身份,想要指使他们这些人做事,虽然自己能压下去,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能彻底让这些人刮目相看,那他以后管理起外府来,也会轻松许多,相对而言,自己也能少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当时过了片刻,却不见武长风答话,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正微笑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任云霄心里莫名一阵发虚,这看似如春风拂面的微笑,却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凉飕飕的寒意。

    大总管被人挑衅,自己不站出来时候两句话,只从这一点来看,就足以看出自己的用心。

    但他估摸武长风武师等级不过在三四等左右,遇上刘佳能这样的对手,绝对会吃亏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没有明面上与武长风动手的意思,但见这些人不满的神色就知道,他们定然也不怎么信服武长风的管束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成了骑虎难下的局面,自己总不能坏了武师的规矩,而给武长风出头吧。

    这样虽然能帮武长风解了目前的燃眉之急,但如此做法,终究有些得罪众人的嫌疑在。

    是以虽然见武长风这般模样,任云霄却佯装没有看见,只是干咳了两声,便将头扭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众人见任云霄这般模样,心下均是一片了然,而先前挑衅之人见武长风迟迟不肯答应,当下又催促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没有真本事,还是害怕了?怕挨揍的话,你只要不插手咱们武师的事,咱们任然认你这个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哪里不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留余地,看来王府这些人虽然无礼,却也不是得寸进尺之人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却言简意赅道:“你还不配我出手,找一个你们觉得能让你们信服的人出来与我对放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直接让任云霄下场,自己与他较量一番的,但念及两人只见的交情,他还是让这些人主动推举一人出来,不然显得自己太过狂妄,将他们都瞧得小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众人仍旧觉得,武长风有些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都听闻过武长风的光辉事迹,但那些只是限于技师,而且很少有人见识过武长风的武功,以为他之所以不动武,实是因为武功却是不算高明。

    但此时武长风此言一处,众人便开始嗤之以鼻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明摆的让任总管下场么,我看总管顾及他的颜面,顾及会让他一招半式,好让咱们信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俗话说人不可貌相,虽知道他有几斤几两了?不过我不怎么看好他,估计王杰就能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演武场变得沸腾起来,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着,却没有人推荐出一人来。

    而先前开口说话之人,见武长风如此傲气,当下也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少说大话,我看你连咱们王领队都打不过,既然我不够格,那咱们王领队够格了吧,只要你能过得了王领队一招半式,我谢某人就算服了。”

    王杰的武功,他们小队几人算是领教过的,那一手霸气无双的荡气回肠拳,当真是虎虎生风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而能在王杰手底下走过三招的,除了早间死去的一位兄弟,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走过三招,那自然比自己抢上不少,虽然不忿,却也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岂知武长风仍旧摇了摇头,问道:“与王才银王领队相比,你们这位王杰王领队可能胜出?”

    王才银身轻如燕的轻功,在王府那是赫赫有名的,别说是王杰了,就算是任云霄与他对上,一时半会也那他不下。

    而只要王才银想跑,整个王府,恐怕没有人能拦得住他的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这么一说,乱哄哄的演武场忽然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以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武长风,仿佛自己方才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,是不是有点太张狂了?还是说他压根就没有什么真功夫,如此说法,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?

    正在众人腹徘的时候,王才银干笑两声说道:“你教训这般兔崽子就教训嘛,扯上我干什么?不管你怎么激我,我是不会跟你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,王才银算是比较了解的,此人武功不但不差,心智也是远胜于常人。与他产生什么误会,日后对自己决计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为了替众人出头,就得罪王府堂堂一个大总管,而且这个大总管,还是有实力的那种。

    王才银此言一出,众人脸上神色再次一变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真有两把刷子?不然好动的王才银,今天怎么变得如此老实了?

    只是不管怎么说,武长风的武功自己没有亲眼见过,不管是任云霄置身事外也好,还是王才银避之唯恐不及也好,在没有看清武长风实力以前,他们还是不敢相信武长风武功多么了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