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正午,演武场上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虽被头疼高悬的艳阳,驱散了不少的寒意,但隆冬时节的寒风,却还是让人有些抵受不住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到达演武场时,包括护送二公子在内的刘佳能,此时也已经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初略数了一下,算上任云霄,在场六等武师,一共是八十八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十人,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径直开口,望着有些局促的任云霄。

    “他们被派去追赶一路枭匪,得到消息,便马不停蹄的往回赶,或许是又遇上那些枭匪,起了什么争执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正在说话的同时,七人一脸风霜之色直朝演武场奔行而来,除去寒风吹刮的脸颊,显得凛冽以外,七人眼眸深处的不悦,更增几分冰冷。

    “青狼小队前来报道!”刚到近前,为首一中年汉子低沉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从对方的语气中,武长风看出了深深的怨念,而从对方的神色中,更能看出这些人心情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余下三人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因为任云霄的解释,而对他们有丝毫的包容。

    “不幸战死,这是他们的腰牌。”说话之际,为首中年汉子伸手入怀,掏出三枚腰牌来。

    任云霄一怔,随即接过看了一眼,朝武长风点了点头,脸上同样是一副沉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收到消息,正午时分,需要赶回演武场?”武长风仍旧淡漠说道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咱们接到消息,便一路回赶,只是今早鸡鸣之时,忽然在半路发现了那群枭匪,双方动手之下,这才耽误了时间。”为首之人微微蹙眉,似乎对武长风这样的问话,显得极为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担心误了时辰,你们才束战速决,以至于猛攻之下,忘了互相援手?”武长风言简意赅,一脸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先是一怔,随即也是一脸疑惑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这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先前自己与那群人动手之时,却是是担心误了时间,决定速战速决之下,险些着了那些枭匪的道,拼死突围之下,这才得意逃脱那些人的陷阱,也正因为如此,才送了三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是武长风亲眼所见,还是有人将这等消息告诉他的,但这件事说到底,都是自己失职所致。

    只是默然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言,也因为武长风的这一句话,他先前还有些理直气壮的胸脯,此时也已收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容后再说,咱们先说你们没有及时赶回来的事,如果今日不是召集你们前来议事,而是咱们遇上一群悍匪,需要支援,你们现在赶来,可有想过我们这些人的后果?”

    王杰本来及有些理亏,只是想到自己是为王府办事,耽误这片刻的功夫,也没有什么要紧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武长风如此说法,他心头却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是有人求援,自己来晚哪怕一刻,最后见到的,恐怕是这些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望着默不作声的王杰,武长风面无表情说道:“我将你的领队除去,你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王杰先是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道:“没有意见,一切听从大总管安排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满意点了点头,觉得此子倒颇有几分可造之材的味道在。

    只是王杰同意,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同意,站在他身后的一人,踏前一步说道:“咱们既然奉命去追那群枭匪,遇见了总不能当作没看见吧,因为此事,只耽误了片刻的时间,难道大总管就要降王领队的职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打断他的话,也没有立时回答他的话,他只是看了说话之人一眼,而后又扫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,更有甚者,说话的声音略微大些,武长风即使不用耳力,也能清楚听见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算怎么回事,难道咱们先前的命令就不是命令了?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训咱们一顿话,就将咱们大老远的招来,连手中的事都要放下,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吗,大总管是技师出身,他怎么知道咱们武师的辛苦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也是,只会耍嘴皮子,谁不会啊,有本事他出去完成两趟任务试试,试过之后他就知道王杰多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等众人继续说下去,武长风面无表情说道:“如果人人都存着你这种想法,那以后王府真出了什么大事,还能调度出来人手吗?”

    他不提大小姐大婚一事,是不想让这些人觉得难堪,而如果放任他们继续一意孤行,以后或许遇上什么大事,王府真不能调度朝人手来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事情,这不是还有其他人吗?”先前说话那人脸有不悦,却不敢表现出来,只是小声嘀咕着,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了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武长风所说的重点,但他自己很清楚,王府之所以养了这么多人,目的就是能在发生一切突发的情况之时,能够及时的应对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,那自己等人的存在,将没有半点意义可言。

    当下低喝道:“住嘴!”

    那人还欲说两句,却见王杰脸色铁青瞪着自己,缩了缩脖子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没有打算放过先前说话那人的意思,朝那人指了指,问王杰道:“他一直是由你带着的,好的很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王杰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武长风方才说了半天,却抵不上自己的两个字,虽然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,但武长风会这么想吗?

    当下唯唯诺诺道:“是我教导无方,还请武大总管责罚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而后指了指先前说话那人,对任云霄说道:“此人交给你处置,一月之内,如果还是这般,你知道该如何处理。”

    那人先前还觉得理亏,此时听武长风如此说,顿时血气上涌,不服道:“凭什么,咱们又没有做错事,你别以为当了大总管就能狐假虎威,做武师的,哪一个不是靠武功说话的?只要你等打赢我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不然,即使我你说的再有道理,我也不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众人脸上恭敬的神色已经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对于武师来说,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武功,武功不好,说什么都没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