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府武师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,其中最重要的三项,武长风说了两点,至于第三点,只有任云霄清楚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而正因为这第三点,王府每年折损的武师,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江湖上有宗门为依靠,又有王府提供庇护,很多人武师不是拜入管家府邸,就是投靠宗门。

    但总有那么些人,他们既受不了府邸的约束,又嫌宗门的待遇不够好,所以他们只身一人,行走于江湖之中。

    像妫水七君这样的存在,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活在江湖之中,他们不受任何宗门府邸管束,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为何是七人一起,武功又为何奇高,那就只能问他们自己了,而想起他们那七张喋喋不休的嘴,恐怕没人会没事找事做吧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些人眼中,江湖之中没有利益,没有对错,只有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咱们同上酒楼,你白了我一眼,我就要找你要个说法,你如果不能解释清楚,呵呵,那咱们就打一场。

    打输了,是我技不如人,找个深山老林,或者寄居在某一个亲友处,刻苦修炼一番,而后再找回颜面。

    若是打赢了,对不起,以后再见着我的时候,你就放聪明点,绕着路走的事,你总该知道吧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斗殴,朝廷是没有办法制止的。

    虽然官府有明文规定,城内杜绝斗殴,一旦发现,就是一顿好揍,情节严重的,不但要挨一顿打涨点教训,还要赔偿破坏人家物件的费用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人能只身行走江湖,哪一个没有一点本事的?如果他们要动手,快则三五招,慢则二三十招,等到官府的人前去,他们已经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即使遇上了,官府毕竟是治理一方的文官,哪里有什么高手在里面了,一旦打起来,这些江湖人士可不管你什么规矩,一番较量之后,这些人大多都是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王府身为管辖一方的存在,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而对方武功奇高,只有派出高手,才能将这些人拿住。

    所以王府身下的那些人都去哪里了,很容易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并不是王府武师伤亡惨重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江湖上有很多不敢苟同朝廷礼法,又不拘世俗之人,这些人有些是为了利益,占山为王,成为大王的。

    像武长风遇见的雪云寨,就是这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有些山寨只是为了躲避世俗,做一些自给自足的事,而有些则是好逸恶劳,靠打家劫舍过活。

    对于后者,官府也不可能置之不理,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剿灭。

    想要剿灭这些山寨,同样会出现文不如武的情况,这个时候,剿灭的任务,便落在了王府头上。

    而能占据一方的山寨,都是极为有实力的,两方火拼之下,自然会出现伤亡的情况。

    等任云霄将其中原委所清楚,武长风这才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原来王府武师,还有如此多的事情要做,再见任云霄时,脸上不禁多了几分敬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于剿匪这一个概念,旁人或许不是很清楚,更有甚者,会觉得人家好端端的过自己的日子,你们为什么去剿灭别人。

    只有在自己被那些山寨打劫一番之后,这些人才能深刻体会到,王府如此做法,是多么的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对于为国为民的义举,武长风从来都是心存敬畏之心的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他是王府的一员,必须要做这些事,也不是他曾经遇上过这样的山寨,对他们有多么的仇视,更不是为了分文不值的大义,想要被人称赞自己。

    他看不惯的,只是那些好逸恶劳,将自己的享乐,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有武功在身,但你们不能将自己这一身本事用在正途之上,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么?

    欺负那些老百姓,又算哪门子的能耐了?

    所以,他给予任云霄的肯定,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觉得,王府有三百二十七人的武师,是不是有些太多了?

    虽说剿匪这样的事情,确实需要大量的人手,但这样的匪类,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,王府养着这样一群人,无疑是一笔莫大的开销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心疼这点花费,而是,大小姐大婚之时,他好像也没见王府有多少人啊。

    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任云霄也是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大小姐大婚,应该是所有的王府成员都应该回来才是,只是消息传出去,回来的却不足一半,至于那些人的去向,他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神色,也不多问,当下又问道:“超过六等的武师,现在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任云霄心里咯噔一下,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。

    方才武长风所言,都是对内府而已,听武长风一句句的说出那些规矩,他始终只是冷眼旁观,并不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但此时武长风询问自己的问题,仿佛越来越靠近他先前所说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毕竟是大总管,自己不能不回答。

    心中暗自盘算了一番,这才开口道:“加上新晋的几人,六等以上的,应该在九十八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闻言,连顿时黑了下来,偌大的王府,有着三百多人的武师,超过六等的,居然不足一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王府还真是一个超大的林子,什么鸟都有啊。

    当下又开口问道:“那些没有超过六等的武师,入王府有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任云霄脸色再一次变得铁青起来,站在那里却不敢回答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偷懒,身在王府之中的武师,他很少让这些人闲着,不是指点他们一番,就是让人去演武场对练。

    只是修炼这个东西,完全要靠自己,他们自己不用功,即使自己说的再多,也是徒劳无功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神色,就知道这些六等以下的武师,在王府所待的时间,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了。

    当下便又说道:“明日正午,让所有三年为过六等的武师,全部去演武场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愣了片刻,还是挤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许多都在外奔波,此事恐怕难以办到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皱眉说道:“无法在正午之前赶回来的,全部除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任云霄知道自己想帮手下那些人已经不肯了,当下点了点头,便吩咐手下人传下命令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