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见众人如此,心下颇多感慨。

    在王府这样的大环境之下,疏于整治之故,王府竟然沦落到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身居要职的总管领队整日里想的,是如何让自己更加舒适安逸,这些人就好像米虫一般,看似不起眼,实则危害极大,好端端的一缸大米,日久天长之下,终究会被这些米虫啃噬一空。

    而对于那些身份卑微之人,他是极少关心的,除去将几个溜须拍马的委以重任以外,其他人的死活,确实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想当初自己初入府中之时,与罗无双二人胡搅蛮缠一番,也只有刘龙出来调解过一次,至于更深一步的了解,却没有一个人问过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不是老爹将天尊诀修改完成,自己现在的下场,恐怕比那些低等的技师都不如。

    然而像真正有本事的卫天,王府居然视而不见,只是将他调去看守药园,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真正的才能,如果不是他自己走出这条路来,现在恐怕也不过是区区的一个药园总管而已。

    一面感慨王府局面的同时,又不禁暗自伤神。

    现在内府算是完成了初步的预想,相信在淘汰制的督促之下,内府无论是技师的专业水平,还是对于王府交待下来的事情,想必能有一个大的提高。

    但外府这一块,自己实在了解不够,如何能快速将外府风气整顿过来,他现在最大的依仗,也只有依靠任云霄了。

    虽说任云霄对自己印象还算不错,于自己升任大总管一职,也没有多少怨言,然而这只是没有触犯到他利益的时候,他才会表现得如此淡定,而一旦有了冲突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是想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见众人一脸紧张的神色,武长风摇了摇头道:“王府人员不会有很大的变动,我还有需要人手的地方,只要肯脚踏实地在王府待下去的,我一定不会亏待这些人,但那些心里有什么花花肠子,将王府不当成一个家来维护的,我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人留在王府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虽然说得极重,但却让众人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升为总管领队不是一天两天了,在王府待的时间久了,自然而然生出了感情来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却是有些偷懒的嫌疑,也有些居高自傲的意思在,但他们只是缺乏人督促,才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,只要让这些人时刻见到危机就在眼前,他相信这里的许多人,做出来的事情,都比他要强。

    自己,或许只是一个充当黑脸的判官而已。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便宣布了筛选名额的事,所有人员,按照成绩的排列,从上到下,最后十五人被单独抄写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武长风将名单交给程思琴时,这才正眼看了一眼这个精明能干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巴掌大的脸上,有着一对铜铃一般的大眼睛,里面蕴着一汪清泉,仿佛自高山之上留下的小溪,清澈,无尘,没有丝毫的杂质。

    能在这样的环境中,还保持这样一份心态,武长风心中暗赞一声,已将手中名单交给了她,简单说了几句,让她安排些繁重的事情给他们做,能留下来的,他日后再行调度。

    程思琴只是点了点头,顺手接过名单,便悄然而立一旁。

    如此举动,在众人看来似乎平常,但对武长风来说,却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要有怎样的心性,才能将自己所说的话,当成一个不能不完成的任务,毫无疑问的接了下来?

    但他也很清楚,唯有这样的人,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。

    做人,不能太过圆滑,失去了自己的原则,以至于到了最后,连自己都忘了,那最初那远大的理想,以及遥不可及的目标,最后只能随波逐流,落入平凡之流。

    程思琴不多问自己原因,是她很清楚这一点,一旦开口问了,那她势必会卷入到这场不知是否对错的风波之中,而后将自己代入其中,变成了一个患得患失之人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做法,她完全可以将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,即使在事情的结果出现偏差之后,她能很清楚的看清整件事情的脉络,而且不会因为那些阻扰事情发展,让事情走向失败的因素而坏了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此做法虽然有些淡泊的味道在里面,但对于她自己来说,不但可以收获不少管理事情的经验,更能在出现突发情况之下,自己仍然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正如自己尽早从药园回来之时遇见的那些人,他们绝对不会去找程思琴的麻烦,而是硬着头皮,来向自己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自然不会像自己先前那样,因为诸事不顺心,而有一种破口骂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武长风点了点头,也不再与她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即使质问她原因,他能想象出程思琴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如此吩咐的,我自然如此做,他们来问我原因,我如实回答而已。”

    只要这一句话开口,自己拿她没有办法不说,反而会因为她的回答,让自己心情再次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将目光从程思琴身上,转移到了任云霄身上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,咱们前院现在有多少武师?”

    即使他不想再惹麻烦,但需要处理的事情,还是需要自己去处理,谁叫自己是王府的大总管,发现了问题,自然不能视而不见,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任云霄没想到武长风话锋转得如此之快,眨眼的功夫,就转移到了自己身上,虽是一愣,却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加上在外奔走的,以及本人在内,王府武师,攻击三百二十七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数字,武长风还是吓了一跳,三百二十七人?我看没这么多吧,总共算下来,自己见过的也不到五十人,什么时候多出这么多人了?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武师的作用,好像除了看家护院以外,就只剩下打探消息一途了。而待在王府的武师只有那么几个人,至于外面的人,都去干什么了?

    武长风不解,侧头望着任云霄。

    任云霄见他脸上疑云满布,知道他心中困惑,当下便解释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