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久之后,武长风这才被一声轻咳打断,回过神来,却见满大厅的人,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瞧着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这些人的想法,但他却不打算将自己为何处理此事的原因告诉这些人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侠义之心的人,你跟他谈救国救民,这不是闲着没事干,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?

    与什么样的人,就该说什么样的话,与他们这些总管领队,只能谈及关于王府利益的事。

    很显然,现在需要商议的,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事。

    裁员。

    将目光收回来的武长风,这才重新扫视了众人一遍,而后以一种以为平淡的语气说道:“各院考核的成绩,恐怕已经出来了,各位将自己手下所有人的名字写上,并且附带上此人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自有人纸笔来,在众总管领队还是一脸错愕的神情下,武长风已经催促起来,让他们尽快完成。

    对于成绩考核的事,他们都得到了准确的消息,而考核的内容,众人也只是在召集了院中众人之后,这才将测试的问卷发放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做的,只是批改那些问卷,从而定出成绩最差的几人而已,此时听武长风说要让自己写出每一个人的成绩,众人均是两两相望,僵硬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不带这么坑人的啊,你就不能早点告诉我们?

    有些还抱着一丝侥幸心思,想凭借自己的那点职位,让那些自己视为心腹,成绩又略微差于其他人的人,彻底绝了这等心思。

    面对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众人,武长风只是冷笑一声,并没有出言训斥一番。

    约莫盏茶的功夫,已经有不少人将纸笔归还,经由收走纸笔之人的手,将写满了名字与数字的纸张交到武长风手里。

    而这些能清楚记得名字与成绩的人,自然是上次见识了武长风的厉害,不敢又丝毫懈怠之人,至于那些仍旧一筹莫展之人,自然是想着武长风已经立过一次威,不会再使出什么手段的人了。

    等再也没有纸张交上来,武长风将写出这些纸张的人名字统统叫了一遍,而后便说道:“余下没有上交的人都是领队,从今天开始,你们降为技师,交由程总管分配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厅那些没有写出成绩人的脸,已经刷的变得惨白了。

    不带这么玩的啊,你这是存心想整死咱们啊。

    老子不服,这次老子绝对和你没完,不就是一个大总管吗,有什么权利这样说升就升,说降就降的,老子就不信了,你难道比王爷还大?

    哼,等事情完后,老子叫上那些被降职的人,去王爷哪里问问,这件事他究竟管不管了?

    然而不等这些人的思绪飞扬起来,武长风已经淡淡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有些被降职的人心中肯定不服,我也没打算让你信服于我,我只是问各位一句话,同样身为总管领队,为什么别人能写出下面人的名字与成绩,而你们却不能?”

    原本还在腹徘的众人,此时如同吃了黄莲的哑巴一般,脸上难堪的神色,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。

    是啊,别人能做到,自己怎么不能做到?

    还不等这些人深深自责,武长风则又开口说道:“或许,以前王府的规矩,是只要比技师强,就能当上领队,只要比领队强,就能当上总管,但现在我告诉各位,这个规矩以后不会再有。”

    “王府以后的规矩是,凡是做不到其他总管能做到的事,就降为领队,凡是做不到其他领队能做到的事,则降为技师,如果连其他技师都能做到,而他不能做到的,则驱逐出府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仿佛一个晴天霹雳,直震得大厅中众人,脸上一阵煞白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意思,他们现在算是看明白了,他采用的用人标准,居然不是择优录取,而是选择了淘汰制。

    他如此做法,就不怕到了最后,他的要求越来越高,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的地步吗?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的担心是多余的,武长风并没有对他们提多么严格的要求,只是让他们记住,即使身为总管领队,也有总管领队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份内的事情都处理不好,这样的人,留着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而只要有程思琴赵丹珠这样专心做事的人在,王府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先前那些还在暗自腹徘,一心想要讨个公道人,此时已经偃旗息鼓,再也没有去找凌王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很清楚,武长风如此做法,王爷非但不会看在,自己为王府效力多年的份上让自己重归原职,恰恰相反,他会赞同武长风这等做法,自己前去闹事,只是给王爷找不痛快,说不定王爷恼怒之下,便将自己发配北芒去了。

    先前的例子,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而见众人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豪情壮阔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后对那些还有些洋洋得意,能写出属下人名字以及成绩的事,感到无比庆幸的人,说出一句让他们只是舒张了片刻的毛孔,又重新收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成绩都是你们填写的,我现在派人在各自小院,随机抽出两人出来复试,如果这两人的成绩低于你们所写的成绩,麻烦你们自己主动些,去程总管那里报道。”

    不怕那些弄虚作假,就怕那些将熊熊一窝的。

    既然考核的成就都已经出来了,那么他们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,不是在一旁观瞧,指望那些成绩优异的人多做些事,而是想尽一切办法,提升他们的能力才对。

    都是当总管领队的人,如果没有教导下属的能力,还不如起当技师,整日陷入忙碌之中。

    不劳心者,必然劳力,混吃等死,想得倒美。

    不用武长风重复,已经有人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大厅之内仍在继续,但这些人的心思,却或多或少的朝着大厅外望去,见那些自己熟悉的人,别一个个带到大厅隔壁的厢房之中,这些人的心,始终如一辆在山道上行驶的马车。

    忐忑之下,竟然无法留心武长风说的是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