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武长风居然点了点头,缓缓开口道:“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,那就忙你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这样决定,大厅众人无一不是惊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年头犯法,不禁不会受到惩罚,反而会被送上一个造福百姓的美誉不成?

    只有说话的卫天,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拿了钱财,做的却是周济天下的大事,此事无论对谁来说,都是获得美誉的最好途径。

    相信除了武长风以外,只要是位居高位之人,听了自己所言之后,恐怕没有一个不想借着这个机会,赚取一堆美誉的。

    然而更加出乎众人意料的是,卫天只是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此事恕卫某不能从命,还请武大总管另请高明吧。”

    拿了王府的东西,虽说是送给穷苦之人,但说到底,他还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啊。

    即使他做的事情再好,对于王府来说,这样的人不将他就地正法,就已经算是对他此举的回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武长风非但不处罚他,还要让他继续看守药园,如此殊荣,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,居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还,这么的干脆。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团迷雾了,这两人究竟在干什么?如果不是他们对卫天都不怎么熟悉,再加上武长风来到王府不到一年时间,恐怕众人要开始怀疑,两人是不是曾经认识。

    如果两人不相识,怎么他们说话只说一半,对方就知道自己的意思了?

    这世间如果还存在心有灵犀一说的话,恐怕卫天与武长风二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时众人对卫天所言均是茫然不解,但对于武长风来说,这是再合情合理的做法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卫天所做的事,不仅对天下百姓有利,对王府也并无坏处,但此事毕竟是他先斩后奏,在众人心目中,已经先入为主的留下了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印象,如果他再继续担任药园总管一职,恐怕会招来其他人的诟病。

    以前你能为了受苦的百姓,将药园中的药材拿出去贩卖,谁知道你会不会又遇上什么事,再拿王府其他的东西出去送人了?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人在王府身居要职,又如何能让人不浮想联翩了?

    更何况,此事没有被众人发现以前,卫天或许可以以自己的名义,又或者是一些不相干的人作为幌子,好教那些受惠的百姓,心理上不至于有什么负担,而一旦王府插手此事,那些百姓明白是王府所为之后,必然想方设法报答王府的恩德。

    此举对于王府来说,无疑是有利无害,但对于那些穷苦的百姓来说,则能让他们夙夜难寐。

    卫天帮助这些人,只是处于对这些人的同情,并没有在这之外,让这些人报答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真按武长风所言行事,他此举非但不能帮助那些百姓,反而是害了那些穷苦之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多么意外,只是淡然一笑道:“怎么,难道卫兄是怕别人的闲言碎语?”

    说完,武长风朝扫视了一眼,见不少人眼神都有些闪躲,很显然自己这一句话,正中了这些人的下怀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记住这些人的样子,卫天已经淡淡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知之辈,又岂能让我将他们放在心上?其中的道理,想必武大总管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他这般发问,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对方究竟怕的是什么,既然他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,事情就容易处理得多。

    毕竟,思想能有如此高度之人,都不是等闲之辈,放任这样的人才自生自灭,武长风实在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当下亦是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我说还是一切照旧,不用更改半分,你又如何回答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大厅中的众人已经长长出口气,无论卫天胆子多大,只要他还是王府的人,就不应该忘记自己的身份,受到如此优待之下,定然想着为王府谋取福利才是。

    而先前众人的百般猜疑,此时也终于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大总管不愧是大总管,果然有起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,卫天居然一脸好奇的问道:“武大总管此言当真?如果真是如此,那卫某愿为大总管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卫天先前还犹豫不决,似乎不肯继续当药园的总管,但武长风说出这句话之后,他居然有些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身边众人都是些虎豹豺狼,要与自己抢夺这样的好处一般。

    只有他心里最清楚,也最能听出武长风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,似乎与其他那些位居高位之人不同,他眼中虽然多少也有些利益的味道在里面,但涉及到大义之时,他所做出来的事,却又远胜于利益之外。

    一切照旧,意思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就是什么都不变,自己仍然可以不用任何人的名义,将贩卖药材的收入送给那些穷苦之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即使被天下人骂,整日劳碌奔波下去,也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,更不明白他为何突然会来了兴致,望向武长风时,却见对方微笑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了卫天的话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众人将目光收回来,卫天已经破天荒的猛然站起身来,一脸激动跨上两步,将武长风的手牢牢握住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实在太快,再加上众人都在揣度武长风的用意,等发现这一幕时,卫天已经站在了武长风跟前。

    如果,他暴起发难,要对武长风下手,那自己岂不是太失职了?

    想到这些的一众武师,已经先后朝卫天拥了过来,只是见武长风安定的眼神,众人这才狐疑着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我代那些受苦的百姓,多谢大总管的恩德了,如果大总管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卫某帮忙的,尽管向我开口便是,只要我卫天能做到的,一定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淡淡点了点头,这才示意他可以离开了,得了武长风的许可,卫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芒。

    只有他自己最清楚,武长风如此做法,实在是去了自己心头的最大顾及,也实实在在能为天底下那些穷苦之人做些事了。

    望着卫天离开的背影,武长风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唉,又是一个不顾自己死活,心中却满是侠义心思的热血青年,希望他能本本分分的在自己手底下做事,别当真折在别人手中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