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大厅再一次安静下来,武长风这才开口道:“既然他们都走了,你现在可以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众人,此时听了这句话,在此陷入到震惊当中。

    难道说,武大总管这是相信那人的话了?既然相信他的话,那为何又要将那些人发配北芒?

    众人正在思索之际,卫天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说你这个大总管的位置,是靠着公子与王爷的关系,才攀上来的,依今日之事看来,你确实有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因为他的赞许而志得意满,只是那般淡然微笑,看着有些不自在,却松了口气的卫天。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已经相信了那人的话,凭借王府庞大的实力,很容易找出那些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自己出了什么事无所谓,但那些人可是孤苦无依之人,如果出了什么好歹,自己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?

    见武长风仍旧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,他心里越发觉得不安,当下只得娓娓道来,将其中的隐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以武为尊,但真正能踏足武者这一步的,却只是少部分人,而即使有这技师名头的人,在世间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正是这些普通人,才早就了王府与宗门的繁华,才让这些高高在上的人,有果腹的食物,有御寒的衣衫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有了这些普通人,宗门与王府的人,才显得那样的特殊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普通人的下场,却并没有众人心中想象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王府本来就与宗门势不两立,而这些普通人大部分生活在宗门的管辖之内,他们除了应该缴纳给朝廷的税负之外,还要额外的给宗门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或许明面上王府对整个境内有着绝对的约束作用,但暗地里,王府却不能将手伸得如此之长。

    即使王府有这样的心思,也没有这样多的人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王府如果事事都管,招来宗门不满不说,更会让自己陷入纷扰之中。

    难道说李二家的牛丢了,也来找王府?王婶家的鸡不见了,也要问王府?至于这些东西的真正去向,就只能问宗门了。

    宗门,名义上游离于朝廷之外,只享受着朝廷应该有的好处,却不负朝廷应该有的责任。

    试想在这样的条件下,这些普通人,能活得有多好?

    当武长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之后,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而其他众人先前的一脸惊讶,此时已经被幸福所取代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待在王府,居然有如此的优越感,再看武长风时的神情,明显又多了几分异样。

    或许,他看着确实年轻,但所作出来的事,却没有一剑不让人拍手称赞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遇上这样的事情,恐怕早就黑白不分,将人统统送到北芒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众人心中最大的疑问,则是武长风先前对于那人的承诺。

    胡玉衡上一次吃了武长风的亏,让他在王府的颜面扫地,此时拿出此事来说,或许能扳回一成。

    “既然武大总管觉得方才那人所言不虚,又为何将那些人送去北芒,如此背信弃义之举,不是惹得天下人耻笑么?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将目光落在了胡玉衡身上,不禁让他又回到了自己当总管的时候,这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,却只有自己敢问出来,只凭这一份胆气,便能压过厅中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无知!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,瞬间让洋洋自得的胡玉衡,呆立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无知?

    好,我无知,你倒是有知给我看看,我就不相信,你知道这臭小子是怎么想的!

    循着声音望去,却见卫天仍旧屈膝于地,因为背对着自己,却看不见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过从他说话的语气就能听出来,他脸上定然写着两个字,不屑。

    胡玉衡本欲发作,但有了上次的教训,他暂时将心中的恼怒压下,顺了口气,才问卫天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看,这不是背信弃义是什么?难道先前的承诺,都不算数了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,如果武长风承认,那降自己为领队的话,岂不是也不算数了?

    然而,卫天给他的答案,却让他羞愧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,武大总管并没有背信弃义,韩天虽然说出了我卖药材的意图,但并不知道我真正要干什么,既然没有说出真正的意图,又怎么能说出这件事的原委了?”

    见目瞪口呆的胡玉衡,卫天并没有理会,自顾自说道:“第二,背信弃义的,是韩天,我将他当成兄弟,他却为了自己能够苟活,却将我卖了,这样的人我不会再用,相信以武大总管的眼光,也不会再用,发配北芒已经算是轻的,如果落在我手上……哎!”

    他本来侃侃而谈,但说到后面,却只是轻叹了一声,想来他并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,如果韩天真的落到他手中,他未必会对对方下死手。

    然而他这番话说出来,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,只是众人都觉得好奇,武长风将他留下,很显然是要对他单独处置。

    怎么原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两人,现在却开始一唱一和起来了?

    不等众人发问,武长风已经拍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卫兄见解,果然高人一等,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心思,那你再猜猜,我接下来会如何处置你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,无疑是承认了卫天所言,这让本来还准备做最后反击,说卫天只是一厢情愿的胡玉衡,立时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而此时众人也极为好奇,不知道武长风究竟要如何处置卫天。

    等众人目光全部聚集到卫天身上时,却见他脸上没有了半点忧愁,取而代之的,更是一股难以言喻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大总管,非但不会处罚我,反而会让我继续看守药园,而对于药园那些金银,也一并由我处置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众人均是一脸的鄙夷。

    他不是脑子坏掉了?还是说他脑子本来就有问题,只是今天出门忘记吃药了而已?

    想得倒是美,拿了王府的东西去送人情,东窗事发之后,大总管非但不会处罚你,反而会任你胡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