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天狠狠瞪了他一眼,似乎要用眼神将他凌迟一般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“老子即使去了北芒,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,开口求饶的事情,老子做不出来,你如果还念着咱们的情分,最好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便说的那人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先前东窗事发,这人也曾开口求饶过,虽不似其他那些人鬼哭狼嚎一般,但真真切切是怕自己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而卫天所做的事,虽然自己也觉得是大义,但为了所为的大义,就应该将自己的性命搭上去吗?

    卫天可以,他却不能。

    只顿了片刻,那张羞愧无地的脸庞已经换了另外一种神情,语气坚定道:“我就是拿你当兄弟,才会跟着你干这等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的事,今天无论是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罢,当着武大总管的面,我非得将事情说个清楚不可。”

    别人劳碌一生是为了吃肉喝汤,享受人生,他这般委屈自己,又图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不说出来,在别人眼中,他永远只是一个偷窃王府药材出去卖的小贼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制止两人,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二人唱双簧。

    而从卫天那凛然的正气看来,两人似乎都不是在说谎,至于两人口中所说的事究竟是什么,倒引起了武长风的极大好奇心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要做什么事,需要如此多的银子?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让武长风的目光,重新落在了卫天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他额头条条青筋暴起,目光死死盯着那人再瞧,他这般模样,较之暴怒的狮子,更让人畏惧几分。

    那人见他如此,眼神不禁有些闪烁,抬头望了武长风一眼,见他只是望着自己,并没有给自己任何承诺。

    于是他心里的那点小算盘,又开始打得叮咚响了。

    如此情形之下,自己说出了卫天所做的事,对于卫天来说,虽然不是什么坏事,但此人完全就是一死鸭子嘴硬的角色,他既然不肯说,自然是咬死不会说的,而自己贸然将其中原委道出来,往后他可不会再承认自己这个兄弟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得到武长风的许诺,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小命,即使他不拿自己当朋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毕竟,还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些。

    心下犹豫之际,不禁将目光落在了武长风脸上,咂巴了两下嘴巴,这才问道:“不知道我说出此事,武总管能不能放过我等,即使武总管觉得这是有利于王府的事情,是大功一件,咱们也不贪图半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闻言,本来落在卫天身上的眼神,不禁转向了这人,只见此人浓眉大眼,生得甚是魁梧。

    依着他的长相,应当是相当豪迈之人才是,即使面对刀山火海,也不会出卖朋友的角色才是啊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听他的口气,仿佛是要用这件事作为交换他性命的条件?

    如此不仁不义之人,卫天也算是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当下按捺住心中不忿,微微一笑道:“所言属实的话,我未必不能放你们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相从卫天口中得知此事的原委,是决计不可能的,现在既然有人要说出来,他干嘛要阻止了?

    只是从他方才的人品来看,武长风不打算轻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!

    那人听武长风答应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而此时暴怒的卫天,已经在武长风的示意下,被任云霄亲自拿住。

    而后便听这人说道:“卫天如此做,不过是为了接济那些孤儿罢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众人均是一怔,这年头又不是兵荒马乱的年代,即使接济孤儿,也用不着如此多的金银吧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任云霄已经冷笑道:“这样的故事,你拿去骗三岁小孩尚且可以,但想忽悠咱们,你是不是太小看咱们了?”

    任云霄一开口,堂下立时乱哄哄起来,无一例外的,这些人所谈论的,无一不是指责这人的话。

    那人本来以为说出其中隐情,定然能博得一片赞赏,可谁知道,这些人居然说自己说的不是实话。

    原本神气的脸色,忽然变得不好看了,而面对咄咄逼人的众人,他心底更是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左右张望之际,却见卫天一脸颓然之色,知道自己说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,让他极为的不快。

    以往他遇上什么事情,总是第一个求助卫天,而此时见对方神色,又想到自己刚刚将事情抖落出来,依着卫天有恩必还,有仇必报的性子,他是决计不肯帮助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还欲再多说些什么,好让众人相信自己,只是卫天只是告诉了自己这些事,其他的他一概不知了。

    现在落到如此窘境,他不禁有些懊恼自己先前为何不多打听一番,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掌握清楚。

    以自己与卫天的交情,想知道这些事情不难。

    可此时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面对众人鄙夷的目光,他这才想起要为自己辩解来,以一种极为真诚的目光,以期能让众人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,除了武长风仍旧一脸微笑的模样,大厅之中,哪里有人会相信他这等鬼话了?

    见众人僵持不下,武长风当即喝道:“来人,除卫天以外,其他人尽数送去北芒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一呆,不仅仅是跪着的几人,就连任云霄等人,脸上无不是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武长风总管这句话的意思,是要将卫天就地正法?王府虽然有这等权利,但卫天确实是铁骨铮铮的一条汉子,就这么处决了,是不是有些可惜了?

    至于另外几人,他们压根就没留意,对于这些毫无骨气之人,他们是不会存半点怜悯之心的。

    依照他们的想法,真正应该处决的,不是卫天,应该是这些人才对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怎么想的,众人没有人能知道,但堂下听了武长风这句话的七人,脸色无不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即使是方才一脸颓然的卫天,此时也是一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这些人反应过来,已经有人从外间走了进来,拖着人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被人拖动之后,这六人才回过神来,只听见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求饶声,响彻了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为所动,只是一脸微笑看着卫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