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到了凌王殿前时,武长风这才一扫先前的不快,身为王府的大总管,本来就有许多事需要自己处理,而现在遇上困难,总不能带着一肚子的埋怨,将问题抛给凌王吧。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是如此想的,他又何必跑到凌王这里来?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武长风不能越矩。

    什么叫越矩?自古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话,对于先斩后奏,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,但武长风在王府之中,能如此做吗?

    很显然,不能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王府的主人,毕竟是凌王,无论武长风有什么想法,应该先知会凌王一声。

    他先前降了胡玉衡的职,已经有些越矩的意思了,如果这一次减少王府的人,以及对药园进行重新整顿,在不经过凌王允许的话,即使凌王不说,别人也会觉得他有取凌王而代之的嫌疑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在王府待下去,有闲暇的功夫能修炼武功,然后找出当年谋害一家的凶手,等报完仇之后,再说其他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他既然身为王府的大总管,总不能只是挂着这么一个头衔而不做任何事吧。

    这些事如果没有被自己碰上还好,但见到了,又怎能坐视不理?

    是以在他做出眼下这些决定之前,他还是要先与凌王招呼一声的。

    如果凌王拒绝,那他也没必要太较真,那些人坏的可是凌王府的规矩,偷的可是凌王府的药材,凌王都不在意,他再着急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至于拒绝的话,武长风觉得可能性很小,发现家里有贼,即使这个贼是自己最亲近的人,恐怕也没有人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见匾额之上的三个字仍旧那般熠熠生辉,武长风轻轻叹了口气,整理了一番衣衫,便踏步走进殿中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昨晚就让人通知过凌王,放下诸多事宜的凌王,此时真坐在大殿之上,翻看手中的册子。

    至于其上是什么,武长风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一番见礼之后,武长风也不绕弯,直接将胡玉衡等人准备狮子大开口,要多添三十人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在议事厅之中的一些细枝末节,武长风自然略过,只是言简意赅的说要重整王府后院,可能会有比较大的人员调动。

    凌王只是微微颔首,以示自己同意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见凌王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,仿佛根本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这算怎么回事,难怪王府会乱成这样。

    自己费了好大一番周折,才弄清楚王府后院的情况,他不褒奖自己也就算了,最起码也应该露出一副聆听的模样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心下暗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凌王似乎的确很忙,也不敢多耽误,当下又将药园的事情说了,而到得此时,凌王才抬起头来,眉头挑了挑,只简单问了一句是否属实的话。

    在确认了事情的真实性之后,凌王只是淡淡回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就放手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嗯?这是对自己的信任,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一桩小事?

    药园发生如此大的事,凌王居然一点也不担心,武长风颇为好奇,凌王是如何做到这般淡定的?难道说凌王就这么大度,对于钱财只是如粪土一般?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心中猜测一番,凌王的话却让武长风不由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过分的,一律发配北芒,你告知徐谋士一番,他自然知道处理。”

    难怪他如此淡定的,原来是不出手则已,出手则让人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北芒是什么地方,武长风去过,天寒地冻不说,又是比邻商国,一旦战事起,那些固守北芒的将士,就是首当其冲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前些日子已经传下令来,商国要对周国用兵,现在的北芒,无异于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是个北芒的将士,恐怕有是个会死在北芒。

    而对于发配北芒,武长风自然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之后,武长风瞬间明白了凌王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样的惩罚,不禁是让自己知道怎么用,也是在提醒自己,如果自己做出了什么对不起王府的事情,后果也和那些人一样。

    什么叫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?凌王如此做法,就将这一点显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面对偌大的王府,在王府中待久了,谁会没有点花花心思?但只要做的不过分,凌王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一旦超出了凌王的底线,那后果,可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。

    此时武长风的脸上,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恼怒,取而代之的,则是小心谨慎,在如此人物手底下做事,自己还是谨慎些为好。

    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会犯错,而犯了错之后,也未必会有人与自己为难。

    而一旦自己到了得意忘形的地步,那离死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这句鬼话,如果真的都是好人,这个世道又怎么会大行武风?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会不会也采用凌王这种做法,毫无疑问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利,而且其他人犯错,一个人追究的,肯定是他的责任,如果放任那些人到了这般田地,自己的仕途就算走到头了。

    见凌王只淡淡说了这一句话,又重新拿起手中的册子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恭敬说道:“前院人手也不如何充足,我准备亲自招几人过来,王爷如果信不过我,也可以另外派人去找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只是商量的语气,却没想到,招来了凌王的一番斥责。

    “我提升你为凌王府大总管,是让你帮忙解决问题的,而不是如现在这般,一味的给我找麻烦,如果什么事都要问我,我还要你这个大总管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便噎得武长风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是啊,凌王说的好有道理,自己竟然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他既然让自己担任这个大总管,自然是信任自己的为人,不然只凭先前的事情,他又如何放心将偌大的王府交给自己?

    得,看来自己的好心,还是变成了驴肝肺,早知道是这样一番结果,自己就不应该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凌王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武长风不再多言,正欲转身要走,却又听见凌王以一种极为温和的口气,说出一句让他喘不过气来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