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武长风走出屋子时,又朝数十亩的药田望了一眼,心下又是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,固然是因为胁迫,才会与卫天沦为一丘之貉,但他们既然清楚了这件事的过程,留他们继续看守药园,说不定又会闹出同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然而,如此宽广的一片药园,总需要有人守着不是,至于应当派谁前来,武长风不禁觉得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王府究竟怎么了,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问题?

    但现在不会他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,药园固然重要,也需要有人守着,只是短时间内,院子里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要做的事情,是尽快将自己所见告诉凌王,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倒不能独断专行,让人落了口实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上船,便见一人急匆匆从身后赶来,定睛瞧去,发现正是跟随在任云霄身边的章横。

    对于章横,武长风给的评价是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    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,在书院时便是众人仰慕的对象,但也正因为如此,长久的优越感,让他显得有些目中无人,以至于有了好了天赋,却不知道合理的利用。

    一心痴醉于武功之上,却不知道人情世故为何物,如此下去,他的成就必然有限。

    他很闲提醒章横两句,但见对方一副不服气的模样,他心中这点打算,算是喂狗了。

    你不成长,难道还要老子逼着你成长不成?

    更何况,我又不是你老子,没这个义务对你好,你要是态度好些,我还能好言相劝,现在这般谁都欠你银子的嘴脸,我才懒得管你。

    是以,当章横跑上来,只叫了一声‘喂’的时候,武长风眉头挑了挑,便将心里的话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等章横极其不自然的说出了来意,知道剩下的几人已经被抓住以后,武长风只是淡淡丢下了一句话,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自会处理,只要别将人弄死了,怎么着都成。”

    这种小事也来烦自己,我看你是想邀功想疯了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理会呆若木鸡的章横,跳上小船,便朝着王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当他正思量,如何妥善的将这几日的所见,一五一十的告知凌王时,他只觉脚底有些湿漉漉的感觉。

    低下头去,却见行进之中的小船,竟然进水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,今天是走了狗屎运了么?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不快,却也只能先将不满的情绪压下,这万顷的岛湖,谁知道下面的深浅了?

    虽然他自己会水,不怕会被淹死,但寒冬腊月的来一次冬泳,他可没有这个闲心。

    当下双脚一左一右踏着船沿,轻轻一用力,两头翘尖的小船,立时散架。

    不等船上木板四散开去,武长风瞧见其中一块,双脚一贴,已然平平稳稳落在了木板上,而后提气运劲之下,竟然凭着一身轻身的功夫,并没有沉入水中。

    见已脱险,武长风这才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,想害自己性命不成?但转念一想,这一次上药园的人,都是前院的武师,自己还没来得及整治,他们又怎么会如此仇视自己?

    想到此节,他心里冒出另外一个想法来。

    莫非是王府的船只也年久失修,已经许久没有人修缮了?

    一个偌大的药园,都能让人中饱私囊三年之久,船只无人修缮,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暗骂一阵,却不能发作出来,这里是万顷湖面,他找谁发泄去?

    好容易踏着木板,行道岸边,还来不及将身上的衣衫换下,却见一行人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为首的一人骂骂咧咧,身边众人也是随声附和,看样子,这些人受了不少气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这些人为何会气鼓鼓的,为首那人仿佛猫见了耗子一般,两眼放光之际,便朝自己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呆,正要开口询问,却听见为首之人气鼓鼓的说话,武长风这才明白了这些人的用意。

    程思琴的办事效率,还真不是一般的快,只两日的功夫,便将所有即使考核了一遍,至于眼前这些怨天尤自己的人,自然是排在最末,要被赶出王府的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一行十五人,无一不是气鼓鼓的模样,武长风心里当真是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我说程总管,你办事能不能稳妥点,将人刚出去随便找个理由就行了,非要撕破脸,直接开赶吗?

    你这般做法也没什么错,但你自己不能将这件事揽下来,非要我做这么一个恶人?

    武长风一阵头疼,只觉得自己今天不宜做的事情多了,足不出户待在岛上,那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现在只能想想,却不能置这些人不理,像众人解说了一阵,答应一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,这才如送瘟神一般,将众人送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,只觉得脚下一股凉飕飕的感觉,连带着裤裆之下,都带着森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打了个寒噤,立时折回小院,欢喜了一套衣衫,这才走出门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弄完这一切,却见罗无双二人全身湿漉漉的,一张冻得发青的嘴唇颤抖着,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果然如自己所料,是船只经年未修,他们也遭了难。

    这哪里像个王府的样子啊,真是一堆的烦心事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示意二人进屋欢喜,将两人如蒙大赦般的回屋去了,武长风脸上露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迈出院门之时,前院之上,忽然落下几道身影。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头来,却发现了熟悉的身影,只见赵山河等人轻巧落地之后,似笑非笑的朝自己行礼。

    得,连追债的人,都敢上一起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寒暄了两句,向众人承诺了一番,看着众人身轻如燕,不走正门,轻轻松松翻墙跃出府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前院没有什么毛病的他,现在看来,也需要好好整治一番了。

    让这些武林中人随随便便翻墙进来,前院那些武师,难道是白养的吗?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自己好想忘记了,为了药园的事情,任云霄几乎将所有人都调到了药园之中。

    这半天过的,还真是闹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