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到秘籍,两人均是一愣,而后瞳孔放大,脸上一副惊喜莫名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并不知道拨浪七式的来历,但两人见识过武长风的武功,想必他拿出来给自己的,定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紧张了半天,生怕武长风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,却没有想打,自己一张嘴,他便毫不迟疑的将秘籍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且不论这本秘籍的价值如何,只是武长风这种大度,就足以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罗无双也不客气,当即迎了上来,略微僵硬的从武长风手中结果秘籍,待翻看了两页,确实觉得这本秘籍,与自己修习的功法要强上数倍,这才向武长风道谢,准备揣在怀里。

    一直有些发愣的唐万能见状,眼疾手快的将罗无双的手腕抓住,丢给罗无双一个鄙夷的眼色,这才有些拘谨的对武长风说道:“武大总管虽然位居高位,可以随意调度王府的资源,给咱们这本秘籍,也不再话下,只是咱们无功不受禄,又怎么能平白要大总管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惊讶于唐王能略微局促的模样,此时听他道来,对他倒是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淡淡回答道:“谁说我要将秘籍给你们了,你们想的倒是挺多。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再次一愣。

    不是给咱们的,那你拿出来给咱们看,你这不是调戏咱们吗?

    心中不快,连带着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了,唐王能颓废的松开罗无双的手,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而罗无双本来惊喜的脸上,此时已经挂上了一层寒霜,恰似受了气的媳妇,好容易找到倾诉的对象,又猛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般。

    悻悻将秘籍递给武长风,眼角余光却片刻不离那本秘籍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之所以在院子中发呆,就是因为听了武长风的话,想提升自己的武功,却苦于没有好的秘籍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只是王府的技师,并不如武长风这般,可以欲求欲取,正寻思如何能弄到一本秘籍时,武长风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既然能将《堂前礼后》这样的书告诉自己,未必不能告诉自己,王府有那些秘籍适合自己修炼。

    怀着千般忐忑、万般无奈的心思,这才支支吾吾的向武长风开口,本以为他念着同门之情,定然不会如此小气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他只是为了戏耍自己一番,并没有打算帮助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正如唐万能所说,王府武师的秘籍武功虽然不少,但自己没有功劳,又如何能得到他的赏赐?

    如此这般一想,心中那点不快,很快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相信凭自己的本事,一定能弄到一本像样的秘籍来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罗无双彻底平静下来,既然武长风能做到大总管的位置,怎么着,自己也能弄一个总管当当不是。

    心里不住安慰自己的同时,却觉得自己交出去的秘籍,半天都没有人接,好奇之际抬起头来,却见武长风一脸微笑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尽快将秘籍抄下来,原本我还有用呢!”等两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武长风这才不咸不淡的说道,脸上依旧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他先前还以为二人不思进取,打算在王府混吃等死,现在看来,是两人羞于向自己开口,才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来。

    出于愧疚也好,出于同情也罢,只要二人肯上进,他还说是很乐于帮助二人的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他如此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罗无双二人心中升腾起一股热流来。

    再看武长风时,只觉他又亲切了不少,就连那脸上的微笑,都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如此迷人,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天底下,或许有不少重情重义之人,但对自己重情重义的,他们应当毫不犹豫的说出同样一个名字,武长风。

    从进入王府两人只见的小摩擦,到后来赠书的慷慨,再到今天送自己秘籍,如果不是自己与他同出一个书院,打死自己也不会相信,武长风会对自己如此好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两人只见的关系,已经好到了极致,两人可以说是两小无猜,无话不谈,但如果说真遇上什么麻烦,他们两人只能大眼瞪小眼,似武长风这般,能慷慨出手、仗义解围的人,真心不多。

    两人眼眶微红,心底却暗暗发誓,往后只要武长风开口,只要是自己能办到的,自己一定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哪怕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刚下了决心,便听见武长风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可告诉你们啊,这本秘籍可不是败给你们的,我今天找你们,就是有事要你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两人先前还激情澎湃的脸上,此时顿时为之一僵。

    你好歹也给咱们一个立誓的机会啊,不是说好的不求回报,不是说好的重情重义么,你丫这是无利不起早,找咱们就有事啊。

    但想到自己心中既然有了这份承诺,而武长风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,当下点了点头,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武长风的这份人情,自己总是要还的,而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,想必交给自己的事情,也不会太难般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二人所料,只听武长风说道:“王府的药园,不知道你们去过没有,正好趁着二公子外出的空荡,你们跑一趟药园,进去之后什么都不用问,只用一双眼睛看,有什么情况,你二人向我汇报一声就成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两人鼻子一酸,差点感动的落泪了,这算哪门子的事,跑个腿而已,说的跟天塌下来一样,但两人明白武长风的用意,他这是不想自己觉得亏欠他什么,才会找这么个不轻不重的事情来给自己做。

    两人自然毫不犹豫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确实是打算自己去的,过来这里,也只是为了打听药园的位置而已,但想到二人要修炼拨浪七式,唯恐二人有不甚明白的地方,自己多少也能给点意见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层的利害干系,他自然不会告知二人。

    而拿着自己给别人的好处作为要挟,还不给别人报答自己的机会,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道德绑架,才是最可耻的行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