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武长风吩咐众人各自抄写一份清单,而后按照清单上面的分配,将各院人员均衡之后,已经是傍晚时分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才觉得只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这个女子,其办事的能力,要比她的口才好多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吩咐下去的事情,她都能很快完成,而属于她统领的王妃小院中的几个领队,也极为的规矩。

    见她有如此本事,武长风倒乐得清闲,所幸见诸多事宜交给她处理,让他自己看着办。

    因为刘龙与赵丹珠都是新任的总管,脸上虽然喜不自胜,但办事的能力,绝对没有程思琴这般强悍,让二人跟着她,也能让二人学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等诸多事宜吩咐完,看着忙碌起来的众人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,朝着大厅之外而去。

    这,才是一众高层应该有的样子嘛!

    只高兴了片刻,武长风的心里,有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不知道王府的药园,是归于谁管理的?本来打算转身回去,询问程思琴一番,但想到只方才交给了他不少事情,没有必要为了这等小事再去烦她。

    连整个王府后院我都能治得服服帖帖的,难道还拿不下一个药园?

    眼见天色已晚,来去一趟恐怕要不少时间,当下回到了自己先前住的小院,进门便见罗无双与唐王能二人坐在石桌前发呆。

    见两人一脸愁眉不展的模样,武长风眉头不禁挑了挑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自己当初离开之时,好像对二人说过,要让二人将武师等级提升到六等,此时见到两人非但没有练功的意思,反而坐在这里发呆?

    难道这两个小子不想继续混下去了?

    但脸上不动声色,带着一张迷死人的笑脸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总管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得响动,罗无双率先站了起来,脸上恭敬之色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显得极为拘谨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力退众宗门的事,他们可是听说了,不说其他的,就说这一份谋略,就是他们二人不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能被这样的人垂青,自己脸上无疑也多了几分炫耀的资本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淡然点了点头,寒暄了两句之后,这才旁敲侧击道:“怎么今天这么闲,有时间坐在这里喝茶了?二公子小院的事,都处理妥当了?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与武长风都是书院出身,而且早些时候还有些过节,但现在的武长风,那可是凌王府大总管的存在,按道理来说,武长风现在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,领导问话,他们如何敢打马虎眼了。

    恭恭敬敬说道:“二公子去了外边,说要隔几日再回来,院中的大小事务已经处理妥当,咱们见没什么事做,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一脸狐疑打量了二人一眼,见两人却是没有说谎,这才暗自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二公子出府,一向要自己陪同的啊,怎么这一次出去,竟然一个人悄悄走了?

    罗无双似乎看出了武长风的心思,不等武长风开口问话,又补充道:“二公子先前去找过你,见你忙着处理府中的事,就没有打扰你。哦,他让我转告大总管一声,说有刘佳能刘领队陪着,武大总管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刘佳能等人的武功,武长风见识过,而刘佳能为人也算沉稳,有他相陪,相信不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至于二公子去干什么,武长风不用猜也知道,定然是前几日大小姐大婚之时,二公子瞧见了他那个小师妹了,不甘寂寞之下,便去玉山派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这才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也好好歇着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还是挺想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,只是罗无双二人不想努力,自己逼着他们学,也没什么意思,反正自己已经定下了规矩,让各院领队召集众人来一场大考,名落孙山的,会被赶出王府。

    他们到时候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,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岂知他刚站起身来,罗无双忙挡在了他身前,见他眼神躲躲闪闪,言语又是支支吾吾,武长风心下不禁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这小子,难不成知道了要大考,想要贿赂我吧!

    想到此节,他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看了,冷冷说道:“有什么事直说,吞吞吐吐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神色不悦,两人均是吓了一跳,只是求人终究有些难为情,他又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当初得罪过他,他能不计前嫌告诉自己《堂前礼后》这本书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想要他帮自己,罗无双着实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见二人难为情的神色,武长风更是气不打一处,看来你们还是死性不改,想要走后门啊。

    他对二人已经失去了信心,不想再与二人啰嗦,扶不上墙的烂泥,日后对自己的帮助不打,他们自甘堕落,自己又何必充当什么好人?

    见两人默不作声,他一拂衣袖,便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刚到院门,便听见唐王能开口说道:“长风,你能不能帮咱们找一本适合咱们连的武功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阴沉的脸上,瞬间变成了尴尬。。

    得,自己想偏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调整好脸上尴尬的神色,这才微笑转过身来,对二人说道:“还以为你们说的什么呢,不就是武功秘籍嘛,有什么不好开口的,差点……只要你们肯勤修苦练,什么武功秘籍没有了?”

    他激动之下,差点说漏了嘴,如果让二人知道,自己方才心里狠狠鄙视了他们一番,不知道他们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当下干咳了两声,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来,正是他当日从凌王那里秋来,还没来得及交给柳笛的拨浪七式。

    这本秘籍是碧水宗的秘籍,而拨浪七式很有可能是四绝之一的玉心诀的残篇,他二人修炼此等秘籍,定然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至于说武长风拿了拨浪七式去送人情,心里会不会有什么负担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本秘籍本来就是王府从碧水宗收刮而来,他之所以将秘籍要来,准备送给柳笛,是因为他觉得柳笛心性并不算,而且因为貂狐一事,也没有为难自己,处于好心之下,才准备将秘籍送给他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要送人的东西,用来多送两个人也没什么不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