议事厅中,王府一众总管领队,全都来齐了,这些人眼神中,无不透漏着小心谨慎,噤若寒蝉般立在大厅两侧,仿佛犯了错的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大厅主座之上,武长风随手接过一叠纸,正是这些人花费了一夜的时间,按照武长风的要求,重新拟定出来的清单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立时去看这些清单,而是先扫视了一眼众人,见众人那胆战心惊的模样,武长风不禁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清单吗,瞧把你们吓的。

    只要你们能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,我绝对不会问难你们的,心下暗叹了一声,便开始翻阅起清单来。

    他将此事想得很简单,别人又怎会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,撇开其他的不说,只是昨天的三言两语,就将为王府效力多年的胡总管给降了职,如此震慑之力,这些人如何能不怕了?

    毕竟这种事情,在王府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呢!

    想到自己所列的清单,极有可能入不了武长风的眼,如果降了自己的职,岂不是让整个王府的人看笑话?

    听大厅之中没有动静,有些不怎么自信的,便时不时拿眼角的余光,偷看一眼武长风的神色。

    待看见武长风脸上变幻的神情时,心里不禁暗自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脸上露出微笑时,他们心里会想,他此时看的清单,是不是自己所列出来的,而当武长风脸上变得沉肃之时,又害怕他所看的清单,正是自己所写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心里一阵揣度,自己所列的清单能否让他满意之时,武长风已经将清单分成了三分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见众人恭敬立在哪里,仿佛一尊雕塑一般,似乎从来没有移动过分毫。

    武长风满意点了点头,这才开口道:“我不知道王府以前是怎么安排职务的,也不想知道,现在我只想让你们知道,我的规矩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均是咯噔一下,不知道武长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昨天的事,给了他们一个很清晰的认识,只要自己还想在王府待下去,就不用想着还有偷奸耍滑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这种认识,众人是喜忧参半,那些做事本分,从来不搞小动作的人,自然乐得如此。

    看武长风昨天的行事作风,这些人很清楚,只要自己尽力而为,别说是降职了,升任自己的可能都有。

    刘龙的例子,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?

    然而这一句话,却让三位内府总管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依照武长风的性子,又瞧见他手中所分出来的清单,说不定他单独分出来的三份清单之中,便没有自己的。

    连胡玉衡这样的存在,他都能随意将他降为领队,至于自己,如何还敢存半点侥幸的心思了?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武长风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眼下也不敢当那个出头鸟,只是立在哪里,静候武长风后半句话。

    见众人并没有反驳的意思,武长风这才继续说道:“以后王府所有的技师,每年都要来一次考核,够格的,可能提升职务,反之亦然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厅之中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考核是什么鬼,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

    以前升任总管领队,不都是王爷说了算,觉得谁办事得力,便将谁提拔上去的吗?他弄出如此举动来,到底有没有和王爷商量过啊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一阵腹徘,嘴上却不敢多言,只是四目相对,想知道自己方才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众人一脸错愕神色,接着说道:“如果各位觉得有什么意见,可以去王爷哪里诉苦,只是有一点你们要记住,只要王爷还承认我这个大总管,那么我今天说的话,就绝对有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本来还有些脾气的人,瞬间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你是王爷亲自封的大总管,这件事都已经传遍了整个凌王城了,要说王爷不承认,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

    得,你官大,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等众人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消失一空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,而后拿起手中的清单,开始宣读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份清单,算是今年对各位的考核,其中有升有贬,没有念到名字的,降为技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脸上的神色又开始丰富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?直接从主管领队,降为了技师了?那这么多年,自己的辛苦努力,岂不是白费了?

    不等堂下唏嘘之声变大,武长风已经打断了众人的各种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用人只看一点,各位如果有什么意见,可以去王爷那里告状,至于为什么,我不想在这里废话,但大家可以记住一点,只要是真心为王府着想的,我一定不会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众人这才恍然,虽然觉得武长风如此行事,确实有些不近人情,但他这种做法,确实是为王府着想。

    这件事王爷不知道且罢了,如果让王爷知道了,非但不会驳回武长风的想法,反而会支持他这么干。

    得,看来自己只能认栽了。

    那些本本分分做事的,譬如赵丹珠等人,脸上已经露出微笑来,至于那些整日里想着靠关系上位的人,如与胡玉衡交好的几人,此时则拉下脸来。

    而等武长风将清单重新拿起来的时候,有些嘈杂的大厅,再一次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墨迹,径直开始宣读,首先确定的是三位总管,刘龙,赵丹珠,程思琴,而胡玉衡,则自然降为了领队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将所有领队的名字宣读完以后,堂下还有六个人没有念到名字,武长风也不逐一叫出他们的名字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!

    只是扫视六人一眼,给了六人一个鄙夷的神情,而后让他们跟着刘龙,听从刘龙的安排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是被降为技师的那几位。

    这一次升迁,给众人的震撼已经足够了,升迁的,自然沉浸在喜悦之中,至于那些被降职的,当然被郁闷所笼罩,以至于对王文平升任领队,没有一个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还未等众人从悲喜之中走脱出啦,武长风从其中抽出了一份清单,赫然是程思琴所写。

    这一次三位总管之中,只有她一个总管没有被降职,这等殊荣,并不是因为她如何貌美,又或者与武长风有什么瓜葛,只是因为她数列的清单,对得起她的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不招人,反而裁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