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怪武长风会生出这样的想法,大厅之内的其他人,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胡玉衡这句话倒没有什么问题,只是他说话的语气,哪里还有先前的那股嚣张劲了,唯唯诺诺之下,完全就像换了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转变,也难怪众人心中犯嘀咕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起模样,终究还是暗叹了一声,当下朝众人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看胡玉衡发窘的脸庞,又瞧了一眼武长风的神色,知道即使自己留下来,非但帮不上胡玉衡什么忙,反而极有可能惹怒大总管,连带自己一起受罚。

    胡玉衡被赶出王府不要紧,但自己还有一家老小要养,绝不能因为一时之气,而绝了全家的口粮。

    那些和胡玉衡关系不错的,只是朝胡玉衡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目光,至于其他人,则快步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和武长风这样的人待在一起,无疑是一种煎熬,说不定自己那句话不对,他便对自己下死手了。

    等一众人走后,武长风这才露出一脸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以下犯上的罪名,恐怕不用我多说吧,依你的脾气,我本该留你,但鉴于你在王府待了这许多年的份上,我暂且在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虽说胡玉衡先前挤兑自己的话语,已经让武长风极为不快,但想到他不过是为了点蝇头小利,才会干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,如果他真心实意的想留下来,听从自己的安排,自己也不是不能给他留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而胡玉衡听武长风如此说,他如何不知道这也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,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资历,忙答谢道:“但凡有命,无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句话,武长风着实觉得诧异,这句话从旁人口中听来,或许只是让他高兴一番,但从胡玉衡这样老资历的人口中说出,无疑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。

    有了这般底气,又见胡玉衡确实想留在王府,对胡玉衡说道:“我现在将你降为领队,你可有不服气的地方?”

    总管与领队虽说只有一级之差,但两则需要处理的事务却截然不同,胡玉衡先前之所以与众人串通一气,无非是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轻松惬意一些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自己谋划多时的计谋,在武长风面前,居然如此的不堪,而听了武长风的处分,他心下当真是悔恨无比。

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,赔了夫人又折兵啊。

    只是胡玉衡现在被他掐住了脖子,如何敢说一个不字,当下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此,这才补充道:“既然你还是王府的领队,自然要写一份清单出来。”见胡玉衡犹如霜打的茄子一般的脸,顿了顿才接着说道:“如果你列出来的清单,确实比其他人要高出一筹,你升任总管的机会,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胡玉衡眉头不禁皱了皱,还没有开口询问,却见武长风已经缓步走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望着武长风离去的背影,胡玉衡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先前不是明明白白说的很清楚,将自己降为了领队么,怎么转眼之间,便又说自己有机会,可以再次升任总管?

    不过他毕竟不是寻常人,只犹豫了片刻,便看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他这是既往不咎,不再追究自己先前所犯下的过错了?还是说他想表达的是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的原则?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,只要他对自己没有成见,凭自己的本事,当上总管一职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想通了此节,他被降职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,反而有几分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哼,不就是一个清单吗,难道还有谁比我更了解王府了?

    当下再无迟疑,大踏步朝着大厅之外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出了大厅,并没有理会其他,自己该说的已经说了,至于那些人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饭碗,就看他们明日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鉴于今日对这些人施加的压力,武长风又想到一个好主意,如果众人都没有意见,他相信用不了多久,王府便能如胡宇衡所说那般,物尽其用、人尽其才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,因为还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。

    丹药。

    他很希望三天时间能将自己所需要的丹药全部炼制出来,但昨晚与老爹交谈一阵,这才发现,当药方的药材,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那些混吃等死、浑水摸鱼的,真该将他们赶出王府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王府,已经有将近三年没有炼制过丹药了,按理说来,王府那些种植草药的田地,即使收成再不好,也足以满足他现在的需求才是啊。

    可是,老爹告诉他的数字,却着实让他惊讶得差点让下巴掉下来,只是从老爹口中得来的数字,如果想弄成这一批赏赐给宗门的丹药,非得拖到年底药材收获了才成。

    他要的是现在就炼制出丹药,如何能等如此之久了?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他准备每一个宗门都配备一粒蓄气丹,只是老爹告诉他的是,蓄气丹不可能弄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什么办法能帮助六等武师铸就脑海虚空,那蓄气丹绝对是不二之选,当初武长风就对任云霄提及过此事,以至于丹药的蓄气丹为之一空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丹药,却不可能炼成,原因之一,则是种植药材的药园,不已经三年没有出过上等的仙人刺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节,武长风真想将那些种植药材的人,一个不留的赶出王府去。

    药材量少就不多说了,特么你们现在还给我直接断了,而且断了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足足三年。

    难道偌大的王府,就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劲?

    看来整个王府,不只是后院需要整顿,就连药园,也需要自己亲自巡查一番了。

    心中暗自抱怨一阵,却还是脚步不停,径直朝当药方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等他见了四处捣鼓药材的医仙,以及来不及向自己行礼的翅虎与月轩二人,他就知道,老爹现在是真的忙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打扰老爹,只是在门外看了一阵,确认不需要自己帮忙之后,这才负手望天一阵,随后便缓步离开了炼丹房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