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却没有打断他的意思,只是任由胡玉衡自顾自的说话,其间还不忘配合胡玉衡一番,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来。

    他越是说的声色俱厉,其他人脸上更是觉得滚烫,等胡玉衡自顾自说到后面,一个安详宁静的王府,已经完全被他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有如此眼界之人,说出一个王府应该有的情形,众人脸上流露出的,应该是憧憬与向往,而绝非现在这样的羞愧才对啊。

    只有他们心里最清楚不过,胡玉衡所说的这些,只是嘴上说说的话,倒是无妨,但如果真要做起来,他们一个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而想到自己如今的行为,与胡玉衡所说的更是背道而驰,自己不但没有将王府打理成胡玉衡口中所说的这般,反而有点充当搅屎棍的味道在。

    是以胡玉衡越往下说,他们脸上越觉得无光,到了后来,大厅之内除了胡玉衡侃侃而谈的声音意外,就只剩下众人细微的呼吸声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均不答话,胡玉衡便觉得奇怪了,按理说自己讲了一大堆条条框框,他们不说欢声喝彩,最起码应该要窃窃私语才对啊。

    现在大厅之内非但没有他意料之中的躁动,反而安静得出奇,出于好奇,胡宇衡终究没有忍住,侧目朝左右看了一眼,这才看见了众人泛红的脸颊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他才忽然意识道,自己,是不是上当了?

    猛然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似笑非笑瞧着自己,胡宇衡心中那个气啊,足可以吹起一个热气球了。

    即使他再好的脾气,眼前又有大总管这样身份的人存在,他满腔怒火,也难以压制住。

    对武长风厉声喝道:“小子,你敢耍我?”

    面对胡玉衡的咆哮,武长风却是微微一笑,不紧不慢站起身来,缓缓对胡宇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我什么时候耍过你了?”见胡玉衡一愣,这才续道:“不过我倒想问问胡总管,是谁给你的勇气,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以下犯上的罪名,没有想象的那么轻。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只是一个大总管,说穿了,仍旧是王府的属下,但胡玉衡今天敢对武长风如此说话,不代表他以后不敢对王爷如此说话。

    即使武长风能忍受得住,不与胡玉衡计较此事,但如果换成了王爷,恐怕就不是数落一顿这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连带着管理整个王府的武长风,恐怕也难以逃脱干系。

    试问一个随时可能祸及自己性命的人,又有谁敢将他安置在自己手底下了?别说武长风了,就算是自己,也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而当武长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不仅仅是胡玉衡,大厅中的众人心头也均是一凝。

    如此厉害的人物,难怪会升任的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众人稍微思量一番,就知道结果了,即使胡玉衡不与武长风为难了,等待他的,恐怕也只有逐出王府这一种可能了。

    但出乎众人的意料,武长风只是说了这一句话,便不再继续说下去,朝刘龙微微颔首道:“将清单传下去,看他们都有什么意见与想法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准备将一干人全部换掉,用上那些自己熟悉的人,只是他猛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就凭胡玉衡方才的那一番话,如果他肯为王府出力,王府上下恐怕不用武长风操半点心,就能安置得妥妥当当,想来,胡玉衡年轻之时,定然也是一位出众的技师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何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,恐怕只有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安逸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是王府的总管,如果不是自己突然出现,凌王府断然不会出现一个大总管的职位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已经到了王府技师之中最顶尖的存在,再加上多年的养尊处优,这才逐渐养成了他的惰性,趋利避害,唯利是图。

    自己将他们全部换了,也不是不可能,只是过得几年,那些新任之人,恐怕也变成了像胡玉衡这般的老油条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般,难道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再重新换一批人不成?

    想到此节,武长风便打消了先前的念头,准备好好整治一番王府的风气。

    是以虽然对他们这些人都不怎么顺眼,但武长风还是决定先留他们一段时间,如果他们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,自己只能将他们赶出王府了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如果厅内众人还看不清楚形势,那他们这些领队总管,就白混了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连胡玉衡这等老谋深算的人,都被武长风坑的一愣一愣的,以至于他现在的去向,都不知道是怎么一个结果了,更何况自己还差着胡玉衡一筹,又如何是大总管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毕恭毕敬接过清单,正准备开口说话之际,忽然听武长风开口说道:“你们看过之后,每人重新拟定一份清单,明天日出之前,将清单交给我,如有重复者,一律赶出王府。”

    当他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众人均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在王府待了少则十年,多则二十年,如果现在将他们赶出王府,还有哪里会要他们这些年近半百之人了?没了谋生之路,岂不是让他们饿死街头吗?

    这些人从来都没有今天这般有危机感,是以拿着清单的那人,不禁觉得手上这薄薄的一片纸,变得异常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句话还真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但别人好歹给人留了条活路,咱们这位大总管,却是半点后路都不给自己留啊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一次如果不效死力,恐怕真有可能被赶出王府去了,因为眼前还有个活生生的例子在,他们可不敢再存半点侥幸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看自己时,已经变得毕恭毕敬起来,武长风脸上,露出满意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这,才是一个大总管应该享有的待遇嘛!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啊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都没有危机感,那我就给点危机感你们,而鉴于他们如今的表现,武长风对于肃清王府的风气,有了大概的印象,等将此事平息了,自己再逐渐将这些规矩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正当他志得意满之时,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想起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那……我也需要重新拟定一份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,正是胡玉衡,若不是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,武长风还以为大厅之内,有其他人敢在这个时候,问自己这样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