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脸上无波,一双深邃的眸子更让人看不透,众人见胡玉衡出头,心下虽然长长出了口气,但看见武长风这等神色,脸上哪里敢露出半点讥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胡玉衡当面点破了武长风的语误,众人倒想见识见识,这个被穿得神乎其神的人,究竟是如何化解这一场尴尬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扫视众人一眼,见这些人均是一脸看戏的模样,心下不禁暗叹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你们是舒服太久了,大概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,是谁给你们的勇气,让你们敢如此横行无忌了?

    倒不是他要故弄玄虚,也不是他有意要让这些人看自己的笑话,只是念在他们为王府效力这么多年的份上,他不吝给他们点教训。

    当下缓缓说道:“哦?依胡总管之间,如何称之为不草率了?”

    他只是宣布了刘龙升任一事,至于其他的事情,他还没有开口,他倒想看看,一向居高自傲的这些人,究竟玩的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胡宇衡没有不禁皱了皱,武长风的语气让他极为不舒服,但奈何武长风现在是大总管,又极有可能是王爷的私生子,是以心中虽是不忿,却也没有爆发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见武长风一脸求教的神色,他脸上得意之色更盛,心道,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,能济得了什么事?出了什么事,还不是让咱们来背锅。

    当下缓缓开口道:“领队就是领队,怎么能随意升迁,我看武总管还是收回先前那句话,以免落人口实,如果他真以技师的水平,胜过咱们这里面的任何一人,那他当这个总管,咱们没有半句怨言。”

    刘龙一听此言,心里原本还存着一丝的侥幸,此时已经荡然无存,论起技师的水平,他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他们的,这一点他还是极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从失落中回过神来,又不禁为武长风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方才胡玉衡的那句话虽然没什么问题,但只要细细琢磨,便能听出其中的意思来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逼武长风就范,承认自己口误的事啊。

    此举对于旁人来说,无非是让人取笑一番罢了,但对于位居高位,特别是大总管这样的职位,又在众人面前来说,口误这样的事是绝对不能发生的。

    朝令夕改,如何能够服众?

    想到此节,刘龙不禁为武长风捏了一把冷汗,虽然他自己也觉得,武长风方才的口误太过明显,想要遮掩过去,恐怕不是容易之事,但武长风方才毕竟有提拔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为人虽然方正,但不代表他是一个榆木疙瘩,别人对他的好,他如何不记在心里,是以见无耻了落入如此窘境,他才意识到自己不但帮不上武长风的忙,反而还陷他于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如果,自己有六等以上的技师水准,今天自己不但可以帮武长风一把,更能让自己多年的心愿得以实现。

    可惜啊,自己实在是太不争气了。

    刘龙自责的时候,武长风却没有半点纠结的意思,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眼神中充满了同情之意。

    果然如他所料一般,这些人虽然不敢明面上表示支持胡玉衡,但脸上的神情,无一不是想瞧自己的笑话。

    即使是赵丹珠这样的人,脸上讥笑之意虽然没有其他人那么明显,但从其严肃的神情来看,知道她是决计不会参与这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亲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难道我一个大总管行事,还需要考虑你们心里的感受?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顿时将洋洋自得的胡玉衡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是啊,武长风即使再年轻,他也是一个大总管,他如何做事,需要自己过问吗?

    不仅是胡玉衡,大厅之中的众人,均是一脸的错愕,胡总管如此说话,是不是有点过界的意思了?

    武长风贵为王府的大总管,其权利应该毋庸置疑才是,别说他升任刘龙了,就算是升任一个三岁的小孩,这件事似乎也轮不到胡宇衡说三道四啊。

    只要王爷开口答应,即使他们心中有再多的不满,也只能当作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胡玉衡现在才觉得,眼前这个小子,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但他既然已经出言阻止,如果就这样不了了之,岂不是让其他人看笑话了?骑虎难下,只能殊死一搏了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行事,固然不用咱们过问,只是如果武长风执意如此,日后王府内院,恐怕不会怎么太平了!”

    胡玉衡的言外之意,武长风已经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能将刘龙升任上来,只是因为刘龙与自己关系不错,由此可见,自己必然是那种任人唯亲的人。

    存了这种想法,王府中其他人怎么想,不用自己多说,他们肯定会掏空心思来讨好自己,到时候没人去办实事,王府岂不是要乱套?

    武长风很想说一句,多谢胡总管关心了,我可不是那样的人,只是想到胡玉衡的所作所为,他脸上却露出一抹弧度,这一抹弧度虽然翘的很高,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笑意,再加上武长风那一张冷峻的俏脸,众人只觉得,他这是在冷笑。

    你现在知道为王府着想,当初又干什么去了?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们了,你们自己不珍惜,就不要怪我下手不容情了。

    当下并不直接回答胡玉衡的话,反而问胡玉衡道:“哦?我倒想知道,王府要怎样才算是太平?”

    还是那一个拖长了尾音的哦字,听得胡玉衡嘴角直抽,只是听清楚武长风所所问的事,脸上得意的神色,早已将心中这一丝不快取代。

    侃侃而谈道:“王府太平,自然是物尽其用,人尽其才,府内一切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,忙而不乱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耐心听着,一脸思考的模样,因为胡宇衡是背对着众人,只能瞧见大厅上武长风的脸色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转身看一眼旁边众人的神色,就知道众人的脸色有多么难看。

    胡宇衡所说的这些,正是他们一直以来管理王府的准则,对于这些规矩,众人没有一个不熟悉的。

    此时胡宇衡说出来,半点不差,但如果真能做到这样,自己今日又为何会在这大厅之中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