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并没有理会众人复杂的神色,对刘龙说道:“刘总管,你将清单传下去,让他们逐一过目,我很想知道,王府的技师,与外面的技师是不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他非但没有纠正自己的口误,反而在称呼刘龙之时,特意强调了‘刘总管’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刘龙首先坐不住了,他离武长风不过三步左右的距离,此时偷偷挪了两步,到了武长风近前,这才小声提醒他,自己不过是个领队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仿佛没听见一般,只是目光灼灼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被他如此瞧着,众人虽然觉得他如此称呼刘龙,实在不配当这个大总管,但不知为何,当自己望向他的一双眼睛时,竟然不自觉的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并不再纠结刘龙的称呼了,而是对于武长风方才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王府的技师,与外面的技师是不是不同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话外之音,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能承认,王府的技师,就是与外面不一样吗?

    或许没有到达高位的技师,确实与外面的技师一样,但到了他们这个地位,许多事情,都不需要他们去做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每日的巡视在他们看来,已经变得毫无意义,如果不是为了应付了事,他们才不会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,起早贪黑的四处游荡了。

    长久的养尊处优,已经让他们变得,和其他的技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只希望做的一件事,就是混吃等死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句话冒出来之时,他们都很清楚武长风这句话的意思,这是在给他们提个醒,让他们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技师,终究是技师,即使职位再高,也只是一个技师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从来没没有今天这般如临大敌的感受,技师面对威严赫赫的凌王,他们也没有如此汗流浃背过。

    但此时武长风简简单单的两句话,早已惊得他们一身冷汗了。

    如果想要继续在王府混下去,无疑,他们只能将清单上的漏洞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朝胡玉衡望了一眼,见他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真四处巡视,看他那模样,似乎是在等待下一个接手清单的。

    看他这般模样,他们还敢说吗?

    如果让他们找出其中的不妥之处,他们最清楚不过,因为这份清单,正是他们故意夸大其词,商议拟定出来的。

    别说是刘龙口中说的一半,就算是一个人不加,王府也能照常运转。

    说,则要考虑胡宇衡日后会不会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不说,则很有可能被武长风认为自己技师的水平,连外面的人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正左右为难之际,胡玉衡忽然开口了,这让众人均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,咱们且不论人员是否需要增减,只是从武总管方才称呼刘领队的话语,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他们看了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均是一脸诧异望着自己,而武长风也是一脸错愕,他这才放下心来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连属下职位都记不住的人,又如何知道王府需要多少人了,我看这样吧,咱们也不为难武大总管,我自己多出一份力,这件事交给我去办,保管让武大总管满意。”

    他每说一次‘武大总管’时,总会在那个大字上面重重拖上片刻,似乎只有用这等方法,才能显示武长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完,却是微微一笑道:“多谢胡前辈纠正,倒是我记性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洋洋自得的胡玉衡反应过来,武长风忽然正色道:“从今日起,刘龙升任总管一职。”

    原本众人听胡玉衡挑明了武长风的错称之后,都是一脸围观看戏的神色,等到武长风承认其事,众人便下定了决心,清单之上的事情,绝对不能透漏给武长风知道。

    一个刘龙而已,在胡总管面前翻不了多大的浪,只要自己等人咬死不说,难道他还能严刑逼供不成?

    而下一刻,等武长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包括刘龙在内,众人均是惊讶得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什么?就这样升任了?

    这个大总管是不是脑子不好使,谁都知道刘龙只有做领队的资格,哪里有当总管的能力了?

    不知道此事如果让凌王知道了,心里会怎么想,这么大一个王府,交给一个毛头小子,王爷也真是心宽。

    至于刘龙,则是仿佛做梦一般,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,武总管这是要升任自己当总管?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就回过神来了,见武长风似笑非笑的模样,就知道他并没有开玩笑。

    当下退后两步,忙拱手道:“武总管,不是我刘龙不肯当这个总管,实在是我能力有限,做不来这个总管,还请大总管收回方才那句话,免得让外人耻笑我王府无人。”

    虽说他惦记总管的职位许久,极想自己也是王府的总管,但他自己的实力,他再清楚不过,让他当总管,不是赶鸭子上架么?

    在王府之中,这件事或许还能说得过去,毕竟他来王府已经不下三十年,升任一个虚名的总管,也是无可厚非之事。

    但如果让外人知道了,外人会这么想么?

    其他人恐怕会一致的认为,凌王爷宅心仁厚,却养了一群废物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与地位,但他不能不在乎王府的颜面,如果让外人如此说,他宁可不当这个总管。

    听刘龙开口,胡玉衡也回过神来,瞧了刘龙一眼,脸上尽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人,也能当总管?他配?

    当即反驳道:“刘龙虽然对王府忠心耿耿,但升任一事,历来都是凭本事而定,武总管如此轻率行事,恐怕不妥吧!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虽然没有直接出言阻止武长风,但这句话的意思,却更能让武长风难堪。

    虽然总管有升任属下的权利,但也要这人有这个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其他的撇开不说,只是刘龙六等技师的水平,就只能当一个领队了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坚持要升刘龙的话,必然会引来众人不满,如此一来,众人只消去凌王那里高上一状,武长风这个大总管的职位,恐怕也难保了。

    胡玉衡之所以如此说,是不想和武长风撕破脸皮,想到武长风可能的身份,他如何敢下死手了?

    是以只是出言提醒,让武长风不可乱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