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用余光瞟了胡玉衡一眼,只见其脸上忽而泛白,如同寒冬里的白霜,忽而又变得赤红,仿佛燃烧的火焰,又过得片刻,终于变成了铁青一般的眼色,好似脸上隐藏的血管都露出肌肤之上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神色,武长风心下已经了然,只是看他年纪已过一半,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可活。

    武长风轻叹一声,心中暗道,只怪自己还是太过仁慈了。

    他如此大一把年纪,做自己的父亲都足够了,俗话说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他不想将事情做绝,但也不能让他们蹬着自己的鼻子,爬到自己脸上去。

    心中真寻思等他认错之后,如何给他一个不轻不重的惩罚,是以只是看着胡玉衡,并没有理会一旁目光灼灼的刘龙。

    岂知下一刻,武长风心中那一点仁慈,瞬间被胡玉衡的话语,冲洗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你要清楚你的身份,这些东西是你能随便看的?”胡玉衡冷哼一声,目光森冷看着刘龙。“这些事务,是咱们几人费了将近半日的时光才商定的,如果真有什么问题,咱们岂能不知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来,又对武长风恭敬一礼道:“武总管如果觉得不妥,大可以明言,咱们能办到的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认识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坐在上首,胡玉衡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,这小子只是准备吓唬自己,并没有看出其中的关键来。

    方才还有些害怕的他,此时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,反而,在见了自己呵斥刘龙之后,对方一脸担忧的模样,终于又找回了自信,抬头挺胸之际,仿佛大厅之内,他才是最大的一般。

    而见武长风久久不语,唯恐又生出什么事端,这才补充一句道:“只是王爷毕竟是王爷,如果日常起居出了什么差错,恐怕会引得天下人耻笑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一副看戏的模样,想瞧瞧胡玉衡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等这句话说出口,他再也淡定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狗仗人势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自己犯了错不承认,居然还敢拿王爷来压下此事?如果我是黄口小儿,或许会上了你的当,可惜啊,你想死,难道我还不成全你吗?

    当下深深吸了口气,努力平复下自己心中的怒气,抬手一挥,已将桌上的清单,递给了刘龙。

    “刘总管,劳烦你看一看,王府前后如此多的院子,究竟需要多少人才合适?”

    武长风此言一处,厅中众人均是一愣,随即有些人忍俊不禁起来,竟然捂着嘴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刘龙在王府时间虽然不短,但限于技师水平,一直都只是一个领队,如果他们没有听错的话,武长风方才叫的是刘总管。

    一个连属下身份都弄不清楚的人,有什么资格当这个大总管?

    而最得意的,莫过于胡玉衡了,他现在算是看清楚了,武长风根本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。

    亏得外面传得神乎其神,先是灭掉碧水宗,后又单独将商国太子擒来,而后又是平定了前来惹是生非的夏国等诸多宗门,只要能干成其中一件事,足以让自己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样一个连属下职称都不知道的人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?

    但凌王给予的赏赐,却是实实在在将他架在了高位之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不由对武长风的来历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和凌王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在,他如何能有外人口中称颂的那般?

    揣度半天,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,武长风极有可能,是凌王在外面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只有这一条,才能解释他为何能在王府不到半年的时间,就爬上了大总管的高位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大总管的职位,还是专门为他设立的。

    他胡玉衡在王府不说一辈子,少说也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了,其间不说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本本分分的做事,熬了接近二十年,才换来这么一个总管的职位。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年轻,在王府的时间又如此短,他凭什么?

    就凭他连下属的职称都能忘记的本事?

    呵呵,就算打死胡玉衡,他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自己倒不能将他逼的太急了,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,就是武长风绝对挑不出清单上面的毛病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在院中时间久了,才能发现其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是以虽然见刘龙拿过清单,他也并没有阻拦,只等刘龙看完,自己再好好问问他关于刘龙职称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趁着他暗自揣度的时间,刘龙已经大致扫了清单一眼。

    方才武长风称呼他为总管,他也颇感无奈,虽然自己确实很想当上这个总管,奈何自己老眼昏花,已经过了那个争强好胜的年纪了,至于职位的事情,他倒不如何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关系到武长风的威望,他不想让武长风名誉扫地,毕竟自己与武长风的关系还算不错,当初他进府之时,就是在自己手底下做事

    如果自己提出来,于武长风的颜面终究不怎么好看,是以只是装作没听见,并不理会这一茬。

    待他看完清单,这才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依我在王府多年观察来看,清单上的人,可以少招一半,只是不知其他人还有什么高见,我就不能断言了。”

    别人或许对武长风的实力有所怀疑,但他刘龙绝对不会,当初二公子升任他领队之时,自己便与他交谈过一次。

    起初自己还不觉得如何,等到时候回想此事,才知道武长风之所以不与自己抢那个领队来当,一是出于好心,不肯凌驾于自己之上,二是他在王府根基未稳,不想太过出风头。

    其实在刘龙看来,武长风的真正意图,其实是第二条。

    有如此心性之人,会简单到哪里去?

    更何况,大小姐出嫁这几天,前前后后的事,他不说全部知道,但最少有一半的事情,是武长风安排自己去做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做这些事的时候,完全没有想到会给王府带来如此大的好处,甚至于武长风让任云霄给宗门送信,他反而觉得武长风有对王府不利的想法冒出来。

    但事情的结果出来以后,他这才真正了然。

    试问有如此心思之人,只是从他简简单单的叫错了自己称呼这一点,就能判断他是一个黄口小儿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