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如果这件事不说出来,他心里着实不痛快。

    是以在天黑以前,王文平在丹药房找到了武长风,将清单交给武长风的时候,不免添油加醋,将他们交换意见的情形说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随后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点头,是因为对王文平的肯定,现在的王文平只是一个代理领队,只要他还在王府一天,就不得不听从那些人的安排,即使有自己出面,他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,也正因为他职位低微,才更能显现出他对自己的忠心。

    而摇头则是对那些后院总管的失望,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想出如此烂的招数来,难道自己年轻一点,就真的拿自己当小孩子看了?

    你们这些人,未免也太小瞧我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是天黑之时,武长风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朝王文平示意,让他先行回去。

    至于对付胡玉衡等人,他心中有不下百种办法,至于用哪一种,要等他细细看过清单之后,再行定夺。

    武长风小岛之上,碧秋碧水二人一脸谨慎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总管从来没有发如此大的火,究竟是什么情况?”碧秋一脸不解,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我看肯定是府上有人不服总管约束,存心想给总管找麻烦。”碧水摇了摇头,犹豫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这一次总管会不会严肃处理此事,不然以后怎么在府上立威?”碧秋有些担心,小脑袋里所想,尽是如何帮助武长风的事。

    “总管的本事外人不清楚,咱们岂能质疑,放心吧,总管有法子对付他们的!”

    两人小声嘀咕着,缓缓向偏房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不禁苦笑起来,这两个小丫头,对我倒是挺放心啊,不过想到二人先前的对话,武长风心里倒颇觉温暖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恐怕还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吧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他们说自己有办法应付,那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失望不是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多想此事,吹灭了烛火,便回到后方睡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议事厅内。

    除了内府总管胡宇衡以外,所有小院领队全都到了议事厅,其中包括一直不安分的赵丹珠,以及只顾埋头做事的徐薇红。

    王府内院的编制很简单,一个总管,加上七个领队,除了赵丹珠、徐薇红以及刘龙以外,其他几人武长风不怎么熟悉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重要,因为武长风不打算继续将他们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们的说法,因为大小姐出嫁的原因,王府现在至少要添三十人,才能保证府上一切正常?”

    武长风轻咄一口茗茶,脸上并没有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大厅之内肃然一静,这些数字,他们昨天早已经对了无数次了,现在听武长风说出来,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。

    望着厅内一众人等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我说有谁能想出不招一人,府中仍能一切如旧的办法,你们觉得你们还有必要待在府上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大厅之内众人神色均是一凝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敢将咱们开除了?

    那些数字是他们经过商议之后,这才定下来的,其中所含的水分,如果不是精通府内运转情况的,恐怕没人能发现什么毛病,而想要熟悉府内每一处,在府上没有十年半载,是决计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本以为只要自己不说,武长风定然不会发现其中的关键所在,是以只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,想看看武长风是如何处理此事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哪里料到,武长风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单上面的东西,不然只有一晚上的时间,他如何能将七个小院的情况都尽数梳理一遍?

    更何况,他昨晚很早就睡了,根本就没有看清单的打算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此言一处,他们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,如果真有不长眼的人瞧出了其中关键,那自己岂不是要被赶出王府去了?

    想到此节,众人脸色均是一沉,背脊之后,更是冷汗直冒,不由自主的,均将目光落在了胡玉衡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主意是他想出来的,不得他许可,他们可不敢随意说出其中的关键来。

    还是胡玉衡老道,脸上并没有半点惊慌失措的样子,反而踏上一步,镇定自若的说道:“这些数字都是咱们研究了许久之后,才得出来的定论,如果有人能缩减人员,还能让王府保证顺畅,那胡某无话可说,任凭武总管处置便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处,众人均是长长出了口气,有人站在自己背后撑腰,自己还怕什么?反正如果真查出来有问题,自己大可以将责任全都推到胡总管身上。

    当下便有两个不怕死的站出来,随声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理会这些人,只是微微一笑,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有靠向胡玉衡一边的,准备搏命一击,自然也有人心存担忧,不敢将全部身价都压在胡宇衡身上。

    刘龙便站了出来,朝武长风拱了拱手道:“我还没见过清单,不知道具体是如何安排的,如果武总管放心,不如让我瞧上一瞧,说不定我能看出其中不妥之处,从而缩减几人下去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方才还理直气壮的胡玉衡瞬间委顿下来,而随声附和他的两人,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还准备看好戏的人,现在如果还看不清眼前的局势,那他这个领队就白当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没将清单给自己看,自己又是如何知道这些人定然需要了?

    是以众人现在才明白过来,武长风虽然只说了只言片语,但背后隐藏的玄机,却不是他们能够揣度的。

    见到端坐在大厅之中,似笑非笑的武长风,众人心中无不生出感慨来。

    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能将自己拍死在沙滩上啊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毫无顾忌,要将自己这些人全部扫除出王府?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在王府做事,已经不下十年了,对于王府中的一切,都熟悉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然去年他们也不会联名上书,使用同样的法子,借助大小姐出嫁一事,让王府多招了三十人进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三十人,他们基本上什么事都不用做了,只需要吩咐一声,下面便有人替自己将事情办妥了。

    这种仅次于王爷公子的生活,他们哪一个不想持续下去了?

    谁知道今天用了同样的戏码,居然折在了一个年轻小子手中,一个不慎,还极有可能被赶出王府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,是真有点担心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