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仙两眼放光,死死盯着武长风,对于王府的实力,他不会有任何质疑,而对于他来说,没有药材的日子,就如同好酒之人没有佳酿一般。

    以往他捣鼓汤药所需的药材,均是自己亲自挖采而来,如此不仅耽误自己时间,有时候运气差,更是有那么一两味药材难以求得。

    现在武长风能提供自己药材,那自己岂不是能将许多自己没有熬制过的汤药,重新熬制一番了?

    更何况,丹药不分家,自己熬制药材已经许多年,对药材的性质早已了然于胸,既然药汤能熬成,炼丹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行医数年的医者来说,丹药便是他的全部,正如一日三餐一样,已经当成了习惯,不让他治病救人已经极为难受了,再不让他熬点汤药,他恐怕会发疯。

    人闲着的时候,总是喜欢早点事情做,而一旦忙起来,又奢求能够休息一阵,这是人的通病,在医仙身上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将丹药房交给医仙时,只是分拣药材,就足够他忙得焦头烂额的了,等到他好容易将药材区分开来的时候,早已经累得腰酸背痛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多么希望,能有那片刻的休息时间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来过两次,见医仙捂着后腰忙碌,心里也颇不是滋味。医仙虽然喜欢捣鼓药材,但如果因为此事而累出个好歹来,他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毕竟,这件事与医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此节,武长风不禁在丹房转了一圈,丹药房虽说有不少人在,但能够帮助医仙的,却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此事终究是自己夸下的海口,不能将问题抛给医仙之后,自己就一溜烟的跑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当初翻阅了不少医学典籍,对药理颇有心得,之后更是炼制过几次丹药,将助精丹给练成了。

    是以他责无旁贷,便与医仙一道整理起丹房来。

    临近黄昏时分,黄诚泰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小子躲着偷懒去了,没想到到这边捣鼓起药材来了。”黄诚泰脸上欢愉之色未退,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关于大姐出嫁一事,黄诚泰还没有好好感谢过武长风一番,毕竟王府上下都是他一人打点,此事不仅办得圆满,更让王府名气大增,想到此节,他心情就特别的愉悦。

    只是先前武长风答应他的事情,到现在还没有兑现,两个大活人留在自己小院,让他显得颇为拘谨。

    是以不等武长风自己找上门,他便四处在寻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啊,谁叫这炼丹房没人打理,就连这里面的丹药空了,都没人知会一声。”武长风头也不抬,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自从去了一趟商国以后,许多虚礼早已经免了,而此时他正忙得不可开交,左近也没有外人在,是以那些礼数,他就没有讲究了。

    黄诚泰也没有不虞,自顾自的进了丹房,于此同时,见医仙正从后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黄诚泰颇为意外,王府炼丹房,怎么进了生人了?只是见对方正忙得不可开交,没又打扰他。

    不是他对医仙放心,而是对武长风绝对的信任,炼丹房的重要性,武长风不会比自己知道的少,他能放任这位老者进来,定然有他的原因在。

    是以一双眼睛只是盯着医仙看,并不理会忙碌的两人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武长风手中的一炉丹药已经炼成,见黄诚泰诧异的眼光,这才将手中的伙计收拾停当。

    转而微笑道:“忘了给公子介绍了,这位就是我那老爹,你别看他已经上了年纪,炼丹的本事,那可是一绝。”

    他话虽然如此说,但心里却是暗暗打鼓,因为医仙一下午的时间,全用在药材分配上了,至于他能不能炼成丹药,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但自己总不能告诉二公子,老爹医仙的身份吧,只要此事说出去,不出一日的功夫,必有许多人登门求见。

    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,也不想给医仙找麻烦,是以只是给医仙冠了个炼丹的名头,想来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这才对武长风说道:“我说你是不是忘了,就这么将人家一对‘母子’丢在我哪里,难道你就放心?”

    月轩虽然风韵犹存,但毕竟已经年过四十,而翅虎不过二十左右,当月轩的儿子也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称呼二人不如何贴切,但用来打趣武长风一番,却也够用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罢,猛然一拍脑门道:“我怎么将此事忘了,快将他二人带来,我这里正缺人手呢,有他们帮忙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。”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口中的‘母子’,武长风极有印象,两人虽说都是苦命的人,但绝对不是那种游手好闲、好吃懒做的人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两人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卑微,如果一直供养着二人,时候长了,恐怕二人会生出其他的什么念头,能找点事给他们做,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,那是再好也没有的事。

    虽说两人不懂药材,但帮医仙打打下手的事情,还是能操持妥当的,月轩曾经管理过整个嘘寒问暖阁,这一座小小的丹房,自然不再话下,而翅虎生性木讷,为人本本分分,有着学医之人不可多得的严谨在,虽然人脑子笨了些,但跟着医仙时间长了,未必不能学出点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当下也顾不得其他,当即命人将二人领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见了武长风,脸上神色都有些拘谨,很显然,几日未见,两人心中已经起了不少杂念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以为然,只是淡然一笑,便将自己心中所想和盘托出,征求二人意见。

    至于医仙,呵呵,压根就不用商量了,还不等两人答话,已经一手拉着翅虎,一手拉着月轩,给他们详细说起丹药需要注意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当真是分身乏术,恨不能多调些人手过来,毕竟武长风所需的丹药,可不是一枚两枚。

    武长风看着忙得团团转的医仙,不禁苦笑着摇起头来,他就是这个样子,一旦忙碌起来,便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寻了一个空荡,特意嘱咐了月轩两句,让她好生照料医仙的起居,免得老爹累坏了。

    月轩心领神会,朝武长风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